毛豆看书 > 都市言情 > 桃枝气泡 > 咕噜噜(尽情地绽放。...)

咕噜噜(尽情地绽放。...)(1 / 1)

第二章

王褶子转过头来的时候,陶枝还没回过神。

铺在窗台上的卷子被风哗啦啦地鼓起一层,热烈的声音像是对她无情的嘲笑。

一声轻响,王褶子又轻敲了一下她脑袋。

陶枝“嘶”了一声,回过神来,抬头眯起眼,脾气有些上来了。

王褶子:“怎么着?写作业不让你聊天还不服气了?你要揍我啊?”

“……没。”陶枝又重新低下头,干巴巴地说。

“行了,先回去上课吧,”王褶子一边从桌上挑出两本书一边说,“今天刚开学,念你是初犯就饶了你了,下次再抄作业被我抓着,真让你在这儿趴着写完。”

陶枝应了一声,心道不抄是不可能的,不让你抓着不就完了。

王褶子:“课间找时间慢慢写完吧,交还是要交的啊。给你个时限,这礼拜吧。”

陶枝抬起头来,拖长了声:“啊——?”

王褶子:“怎么着,还不想交了啊?”

“没有没有,保证完成任务。”陶枝垮着脸把窗台上的卷子收起来,捏着几叠卷子逃回了教室。

这会儿早自习快结束了,她慢吞吞地晃悠回自己的位置,旁边坐了个小姑娘,正在看英语书。

最后一排也来了人,里面的位置空着,外面坐了个男生。

陶枝漫不经心扫了一眼,顿住。

男生也抬起头来。

陶枝眯了眯眼,表情不是那么的太爽,眼神已然是燃起了战斗的号角。

江起淮冷冷淡淡地看着她,停了两秒。

然后面无表情地垂下了视线。

陶枝差点没忍住把手里的卷子都砸他脑袋上。

她也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能这么若无其事的淡定着,明明就在五分钟前还在办公室里把她当傻子一样耍。

但她没能来得及有什么动作,王褶子已经从前门进来了。陶枝没办法,只能先压着火儿坐下了,手里的卷子“啪”地一声甩在桌面上。

她的小同桌被这一声吓得抖了一下,怯怯地看了她一眼。

陶枝才反应过来,道了个歉:“不好意思。”

“没,没事……”小姑娘缩了下肩膀,又偷偷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一下小声说,“那个,刚刚发了这学期的书,你没在,我帮你领了。”

看看!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为什么可以这么大?

陶枝看了一眼堆在自己桌子左上角码得整整齐齐的一大摞教科书,觉得自己暴躁的情绪被治愈了几分。

她侧头看了她的小同桌一眼,小姑娘很瘦,长得白净乖巧,留着个娃娃头,看着就是好学生的那种类型。

面前摆着的英语书皮上写了个名字,付惜灵。

陶枝道了个谢,王褶子在讲台上已经开始做开学动员演讲了,要大家这几天先互相熟悉一下,周五晚自习的时候投票选各个科目的课代表和班长。

陶枝撑着脑袋有一搭没一搭地听了两句,趴在桌子上准备睡上一会儿,等下课再找她的后桌“讲讲道理”。

“之前三班的同学也都知道,我这人比较严厉,”王褶子声音洪亮,“以前你们被惯出来的那些小毛病什么的,到我这最好给我收一收,啊。能改的赶紧改,不能改的我帮你改。一个个都不看看自己考得那点儿破分,还好意思不长心呢?”

陶枝嫌他吵,遮住耳朵换了一面,脸冲里趴着。

王褶子:“上学期市三校模考有几个能看的啊?咱班我看了一眼也就厉双江考得还行,人附中数学光140以上的就三个,咱们学校呢?拿什么跟人家比?还有物理,那卷子最后一道大题还是我出的,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前排厉双江跟他同桌正在小声说话:“附中现在也就剩一个了,有一个女生,转学去南方了。”

“还一个呢?”他同桌也小声问。

“还一个满分的,就在后头坐着呢,”厉双江说,“回头,看见没,你后边的后边。”

“看见了,我操,这是个学霸啊?”

“附中第一,”厉双江肯定道,“我今天去办公室拿卷子听老王八说的。”

“还是个帅逼,我先硬为敬了兄弟。”

陶枝:“……”

这都什么人啊。

陶枝是再也听不下去了,抬起头来。

厉双江和他同桌还保持着扭着半个身子瞻仰帅逼仪容的姿势。

陶枝:“你们声音有点大。”

“……”

“方圆两排以内我估计都听见了,”陶枝不爽的时候一向没什么素质,面无表情地说,“包括后面那个让你裤.裆敬礼的帅逼。”

她的小同桌肩膀非常合时宜的又抖了一下。

前排两个人下意识地越过她往后又看了一眼。

学霸没像想象中那样跟个小学生似的端端正正的坐着,他单手撑着下颚有一搭没一搭地翻书,察觉到他们的视线,掀了掀眼皮子,瞥了一眼过来。

“……”

厉双江被这一眼瞟得浑身都冷飕飕的,人一哆嗦,摁着他同桌脑袋转过去了。

-

物理课是陶枝自封的最好睡的科目,没有之一,又是周一第一节,大清早人正困的时候,所以陶枝睡得昏天暗地。

王褶子嘹亮的嗓门儿都没能把她吵醒。

再被铃声叫醒睁开眼睛的时候上午直接过去了,刚好午休,陶枝迷迷糊糊地坐起来,抬手拍了一下睡得有点沉的眼睛,缓神。

教室里基本上都已经空了,只剩下几个没走的,陶枝侧过头,看见付惜灵也还坐在里面。

“你怎么没去吃饭?”陶枝问她。

小姑娘看起来有些为难:“你睡着了。”

陶枝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她的意思。

她坐外面,她的小同桌想出去都得她给让路。

“我睡迷糊了,不好意思,”陶枝一边给她让位置一边嘟哝着,刚站起来又想起件事,“那你今天一上午都没去厕所吗?”

小姑娘脸直接红了:“没,没有想去……”

陶枝眨巴了下眼睛,刚要说话,教室后门有人喊她。

她伸着懒腰走过去,宋江正扒住后门门框伸着脖子往里看。

陶枝拽着他校服衣领子把人拽回来了:“走了及时雨,看什么呢。”

“看看你们班有没有漂亮妹妹,你刚刚说话那个谁啊,好看啊,有没有对象呢,你让她看看我行吗?”宋江被她拖着往前走,校服外套拉链没拉,这么一扯直接拽下来大半,“别拽了别拽了祖宗,衣服掉了掉了掉了,走廊上干嘛呢,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

“饿,”睡醒就是最让人开心的吃饭环节,陶枝心情总算是稍微好了那么一点,蹦跶了两下往前走,一边催他,“快点快点,吃饭去了。”

宋江三步并作两步下楼梯:“听说你早自习被你们班主任叫办公室去了?”

陶枝:“……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不是祝你开门红吗,”宋江乐了,“新学期第一天就被叫办公室的感觉怎么样?你们一班那个老王可凶了,你以后的日子怕是不比从前了。”

陶枝整个人都蔫巴巴的,懒得理他,两个人出了教学楼又出了校门,坐进学校旁边的一家面馆。

店面不大,已经坐满了,他们走到最里面的那张桌,三个人在等,其中有一个女孩子,朝着她欢快的招了招手:“枝枝!”

面已经上来了,陶枝在她旁边坐下,接过筷子,抬手捞过旁边的醋瓶子,开始往面碗里哗啦啦地倒。

倒完又开始挖辣椒酱。

“酸儿辣女,”宋江在旁边没忍住嘴贱了一句,“儿女双全啊。”

陶枝放下辣椒罐子,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

宋江捂着脑袋“哎哟”了一声:“我开玩笑的,您今天这个脾气怎么有点儿大呢。”

“遇到了个讨厌鬼。”陶枝一脸不开心,一边挑葱花一边嘟哝。顿了顿,又抬起头来:“江起淮,听说过么?”

“没有,”宋江咬着面说,“混哪儿的?”

陶枝无语的看着他:“人附中学霸。”

“……我为什么会知道附中学霸啊?”宋江看起来更无语,“我一个考试考三百分的为什么会认识附中学霸啊?你问我附中校霸我还能帮你打听打听。”

陶枝鼓着腮帮子看了他五秒。

宋江被她盯得有点发毛:“干啥?这人谁啊?这是哪个不长眼的孙子惹着我们实验的祖宗了,小的马上帮您端了他。”

“闭嘴吧你,”陶枝叹了口气,低下头继续吃面,“算了,没什么。”

-

吃完了饭,宋江他们还要去前面超市,陶枝打了个招呼,先回学校。

一班在三楼,她慢悠悠地晃悠回了教室,在班级门口撞见了她的小同桌。

付惜灵背贴着墙站在墙边,头低低垂着,旁边一个男生正在跟她说话,穿着的是高三的校服。

离着有些距离,陶枝没听清他们在说什么,男生笑眯眯的样子俯身靠过去,小姑娘就跟受了惊似的往后缩了缩,然后摇了摇头。

明显就是不太情愿的样子。

男生又抬手去扯她。

哎哎,怎么还跟小姑娘动手动脚的呢?

陶枝捏了捏耳垂,走过去,不动声色地隔开他的手,侧头看向付惜灵:“我要回了,你进去吗?我懒得等会儿再给你让位置。”

付惜灵赶紧点头,垂着脑袋匆匆回了教室。

陶枝把走廊里站着那人当空气,跟着进了教室,顺手甩上了教室后门。

教室里没几个人,早自习时候的那个讨厌鬼已经回来了,正坐在座位上写卷子。

付惜灵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书本摊开着,头垂得很低,娃娃头滑下来,挡住了她的侧脸。

陶枝也不是爱打听闲事的人,还是个刚认识第一天的陌生人。

初秋的正午,日光顺着淡蓝色的窗帘饱满地流淌进来,吃饱了人就有些犯懒。她整个人靠在椅子上,身子往后仰了仰,从桌肚里摸出手机,低头懒洋洋地瘫着玩。

教室里一片安静,只有身后一位公主殿下翻动卷子的轻微声响。

陶枝听着那声音,按手机的动作忽然顿住了。

她把手机重新塞回桌肚里,抬起脚,踩着桌杠微微用力,椅子前腿离地往后翘,只有后面两个腿着地。

椅背轻撞了下后面那张书桌,一声轻响。

陶枝甚至能听到后面琉璃公主写字的沙沙声顿了顿。

她有些恶劣地勾起唇角,开始晃椅子。像是在坐摇椅,晃来晃去。

晃来晃去。

每次晃动都会发出轻微的撞击声,就这么晃了好一会儿,她听到后面的人终于忍无可忍一般,“啪嗒”一声,把笔丢在了桌面上。

陶枝在心里默数了两秒——

“你有事吗?”

江起淮的声音压得有些低,音色冷冽,像寒夜里兜头直下的雨。

Bingo。

陶枝感觉自己很久都没有这么快乐过了。

她觉得本来其实也没什么,最开始就是她搞错了,人根本不是来补作业的,只要他当时简单的说上一句“我不写作业”,那这事儿在办公室的时候就结了。

但这人偏偏话都是顺着她说的。

还他妈说他要负责写生物。

结果全是在逗着她玩?

这不是就有点儿过分了吗。

她是那种有什么事儿不说出来憋着就浑身难受的性格,直来直去习惯了,平时又无法无天的,周围的人都惯着,很久没有受过这种窝囊气。

所以想想还是算不了的。陶枝抬着椅子往前挪了挪,身子转过来,长腿一伸,整个人倒了个头跨坐在椅子上。

她手臂搭在他桌面上,身子往前靠了靠,人凑近,反问他:“你觉得呢?”

小姑娘跟他对视着,瞳仁漆黑,眯着眼时眼型被拉长,翘鼻薄唇,五官显出几分带着攻击性的漂亮。

仿佛博弈一般,两个人谁都没移开视线。

就这么对着互相盯了几秒,江起淮蓦地开口:“对不起。”

陶枝被这个意料之外的展开弄得直接愣住了:“啥?”

江起淮长腿前伸,身子往后靠了靠,整个人舒展开,淡道:“早自习时候的事情,我的。”

陶枝:“……?”

陶枝万万没想到江起淮竟然给她来这一招,只要我道歉道得够快,就能把我的对手噎死。

她忽然沉浸在一种不明状况的茫然和满腔怒火无处发泄的憋屈里,一时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陶枝震惊地看着他。

江起淮毫无情绪地说:“我的错,对不起。”

陶枝:“……”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我的回塑人生 这个医生很危险 重生之似水流年 起航1992 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 深空彼岸 诸天从情满四合院开始 人在排位,透视宝箱 我的识宝系统 电影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