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豆看书 > 都市言情 > 桃枝气泡 > 咕噜噜(很喜欢你。...)

咕噜噜(很喜欢你。...)(1 / 1)

第二十三章

陶枝在看见王二走过来的时候, 第一时间把本子给拉下去了。

小姑娘整张脸都被遮得严严实实,只一双眼睛从上头露出来,被抓包以后露出了一个惊慌的表情, 然后整个人直接窜下去, 瞬间从窗口消失了。

王二看着觉得好笑,转过头来, 继续问江起淮:“手机呢?”

江起淮从书包侧袋里摸出手机, 递过去。

王二捏在手里摆弄了两下:“没开机啊, 我们班长就是不一样, 上课不玩手机聊天发短信,靠传小纸条维持同事关系?”

厉双江憋着笑鼓了鼓腮帮子。

“你俩前后桌传传也就算了, 一个都跑外边儿站着了还搁这给我传呢?啥紧急信息啊?革命友谊十分坚定啊。”王二继续说。

厉双江憋不住了, 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行了,也别舍不得,隔着个教室整得跟生离死别似的,”王二摆摆手,“出去陪你同事站着去吧。”

江起淮:“……”

江起淮随手从桌上抽了一本书, 然后起身出去了。

他一出班级门就看陶枝蹲在墙边,怀里抱着个笔记本,蔫巴巴地耷拉着脑袋。

听见声音, 她抬起头来,露出了一个有点儿心虚的笑:“来了?吃了吗?”

江起淮:“……”

季繁蹲在另一边,似乎对于江起淮被陶枝连累着拉扯出来了这件事情很满意,头一次乐呵呵地看着他:“三缺一啊,再整一个出来打麻将去了, 老厉呢?赶紧别让他学了。”

陶枝讨好地往旁边蹦了蹦,把自己走廊罚站的宝地让出来一点给江起淮, 仰着头看着他,迫不及待地问:“我给你传的纸条你看见了吗?”

江起淮低垂着眼:“看见了。”

“我就错了十九道题!”陶枝压低了声音,有些兴奋地说,“我可以及格!”

“语文拿个基础分还是很简单,还剩一周也来得及,”江起淮手里的书卷了卷,轻轻敲了一下她的脑袋,“拿去背。”

陶枝不满地捂着脑袋,也没来得及跟他计较,抓着书扯过来边问:“这什么?”

“语文书?”陶枝翻开来随意看了两眼,“这么多怎么可能一周背完。”

江起淮也跟着蹲下来,从她手里接过书,又朝她伸出手来。

少年的手干净修长,骨节分明,掌纹很干净,手指微曲着前伸过去,带着几分散漫随意。

陶枝没反应过来:“嗯?”

江起淮手指略曲着,勾了勾:“笔给我。”

陶枝把手里的笔递过去。

江起淮翻开了书,翻到第一篇古诗文,笔尖扫过一行行字,然后在有些句子下面画了一道横。

他速度很快,几乎就是扫一眼的功夫,手下的笔就没有停过,没一会儿一整篇就被他挑拣完了,又翻到另一篇。

“这些句子基本上都是重点,默写一般都会在这个范围里出,你来不及背全篇就先把这些句子默下来,”江起淮一边划一边说,“不能只背,注意有些生僻字要会写。”

陶枝看着他,没说话。

江起淮抽空瞥了她一眼:“干什么。”

“没什么,我在想,”陶枝慢吞吞地说,“我为什么突然要背这些东西?”

江起淮垂着眼:“你想不想下次错十五道题?”

陶枝噎了一下。

“都背下来,可能只错十道。”江起淮低声诱惑她。

陶枝:“……”

她有些心动了。

这种看着卷面上的错题和红笔的字迹一点一点减少的愉悦感,她已经很久没体会过了。

“好吧,”陶枝撑着下巴,闷闷地说,“那你快点画,我背东西好慢的。”

-

江起淮用了半节课的时间,在自己的语文书上将所有的重点句子都给她画了一遍。

直到下课铃响起,季繁被王二拎着耳朵拽走了,陶枝和江起淮因为罪不至此,而且江起淮的手机开机都没开,王二只把陶枝的手机给没收了。

两个人回了教室,陶枝看着江起淮安全躺在桌面上的手机,不服道:“王二为什么只没收了我的?”

付惜灵回过头来,小声说:“可能是因为他成绩好?”

陶枝怒了。

她在学校里的漫长时光现在没有宋江陪她玩了,只有手机陪伴着她度过一节又一节课,结果现在连手机都被没收了,她失去了唯一的伙伴。

陶枝看着江起淮重新把手机丢进书包里,愤恨地说:“成绩好有特权吗?”

付惜灵点点头:“成绩好就是有特权啊,你要是能考年级第一,你就可以去王老师办公室,然后把成绩单拍在他桌子上命令他,”付惜灵清了清嗓子,趾高气扬地说,“把我的手机还给我!”

她声音有点大,江起淮坐在后面抬了抬眼。

付惜灵脸红了,瞬间捂住嘴巴缩成一团。

陶枝也很委屈,明明是她跟江起淮两个人都犯了错,虽然她是主动的,江起淮是被动受害者。

说是这么一回事儿,但陶枝心情还是很难以平静,王二把他的手机也没收了也就算了,但偏偏只有她自己的。

陶枝转过身来,撑着脑袋命令道:“你去把手机给王二送去,让他也没收你的。”

“……”

江起淮用“你在做什么梦”的眼神看着她。

“那你去找王二,把我的手机给要回来。”陶枝任性地说。

江起淮重新低下头,在英语单词表单词下面划线:“自己去要。”

陶枝委委屈屈地瘪了瘪嘴,肩膀往下一塌:“殿下,我没手机了,我才刚冲了五十万的欢乐豆打麻将用,我没有麻将打了。”

“没了正好,”江起淮头都不抬,“这个礼拜把你的语文背完。”

他画完了最后一排单词,把英语书合上了,递给她。

陶枝眨了眨眼,接过来:“干什么。”

“重点单词和基础词汇。”

陶枝翻开看了两眼,表情有些凝固:“你不会觉得我一个礼拜能看完这些吧?”

“没指望你背完,”江起淮放下笔,身子往后靠了靠,活动了一下长时间握笔有些酸麻的指关节,“能看多少看多少。”

陶枝皱完眉头皱鼻子地挑挑剔剔地翻着,半天没说话。

就在江起淮以为她会把五官全部皱一遍的时候,陶枝终于抬起头:“我把这些单词都看完,能考年纪第一吗?”

江起淮扬眉:“志向这么远大?”

陶枝哀怨地看着他,幽幽地说:“毕竟年级第一可以不被老师没收手机。”

“……”

江起淮点点头,风轻云淡地说:“只要有我在,你就不可能。”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再平常不过了,好像这是理所当然没有任何不对的事情。

陶枝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又开始装逼了。

-

周五最后一节课是班会。

王褶子最后用了蒋正勋之前那个主题,只是最后还加了一个小小的互动环节,给每个人发了一个信封,分别在两张纸上写上自己六岁时候的梦想,以及现在十六岁的梦想。

写好的纸塞进信封里,然后封死保存好,不可以拆开来看,当做送给未来的自己的一封信。

陶枝小时候的梦想是嫁给杀鸡的,这事儿不知道为什么,被班里一半的人都知道了,陶枝合理怀疑是蒋正勋喝醉了以后透露出去的。

写信的时候,厉双江还特地转过来,笑嘻嘻地叫她:“老大,你现在还想嫁给杀鸡的不?”陶枝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好大的胆子,你敢嘲笑你老大?”

“是小人冒犯了。”厉双江恭恭敬敬地低下了头,转过去了。

陶枝用笔的末端戳着下巴,咔哒咔哒地摁,撑着脑袋有些走神。

她没了手机,一整个下午都蔫巴巴的,没什么精神。

她是个及时行乐的人,只要现在开心就好了,对未来没有什么规划。

没什么喜欢的事情,没有偏爱,也没什么想从事的行业。

非要说的话,倒是有一个,今天下午才冒出来的,想当年级第一把手机要回来。

陶枝垂下眼,她的笔记纸下面垫着两本书,重点知识点下面有黑色中性笔画出来的标注。

陶枝有些出神,直到王褶子的声音在讲台上响起,她才回过神来,笔尖在纸上点了点,随手写了一行字上去。

陶枝把两张笔记纸折好,塞进信封里,然后封上,随手夹在了下面的那本英语书里。

等到整个班级里的人都差不多写好,王褶子看了一眼时间,提前了十分钟让他们放学。

陶枝还惦记着她的手机,王褶子一声令下,她迅速把书飞速塞进书包里拽上书包带就冲出了教室门。

数学办公室在二楼楼梯口,陶枝背着书包停在门口,扒着门框往里面瞅。

办公室里面只有几个老师在,王二的那张桌子前没人,但东西还没收拾,应该是在上课还没走。

陶枝在门口等了一会儿,一边在脑内演练了一下等一会儿该怎么说,怎么卖惨把手机要回来。

她靠着墙正摇头晃脑地想着,前面忽然阴影一晃,头顶上方传来一道声音。

“等谁呢。”

陶枝抬起头来。

江起淮站在她面前,低垂着头看着他。

教学楼走廊昏黄的光线被他遮挡了个严严实实,少年逆着光,五官都隐匿在阴影里,长睫在眼尾勾勒出长而深的轮廓,浅色的瞳仁因为灯光的原因看起来深得发黑。

陶枝再次被美色.诱惑了两秒,才开口:“等王二,我想把手机要回来。”

江起淮点点头:“英语背完了吗?”

陶枝现在心里全想着等会儿要怎么跟王二卖惨,没有心情考虑英语的事情,她看着走廊那头等着王二下课回办公室,心不在焉地说:“没有没有,那么多我还能一下午就看完吗?”

江起淮手揣进校服外套的口袋里,修长手指捏着一部银白色的手机,抽出来,在她眼前晃了晃。

陶枝视线顿了一下,顿住了。

她的手机。

她开学才刚买的,最新款最新型号的手机。

她里面拥有五百欢乐豆的手机。

陶枝抬起眼来,呆滞地看着江起淮:“你什么时候搞到手的?”

“下午。”江起淮说。

陶枝向前走了两步,抬手就要去拿。

江起淮长臂跟着她的动作往上一抬,手机在他手里像坐跳楼机似的“唰”地被提上去,擦着少女柔软的指尖,没被她够着。

少年个子高,手臂往上一抬,手机就高高地悬在她头顶,近在眼前却触手不可及。

陶枝侧眼,恼怒地瞪着他。

江起淮指尖捏着手机,懒洋洋地晃了晃,不紧不慢地说:“书什么时候背完,什么时候给你。”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 诸天从情满四合院开始 电影的时代 重生之似水流年 起航1992 这个医生很危险 我的识宝系统 人在排位,透视宝箱 深空彼岸 我的回塑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