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豆看书 > 都市言情 > 桃枝气泡 > 咕噜噜(那小畜生抱上了...)

咕噜噜(那小畜生抱上了...)(1 / 1)

第二十四章

陶枝一脸震惊:“我为什么一定要全都背完才能拿回――我的手机?”

她特地强调一般加重了“我”这个字。

“你不是让我帮你划重点吗。”江起淮说。

陶枝的脑子有些空白, 她完全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让江起淮帮她划这些重点。

“我课时费很贵,”江起淮继续道,“你折现也可以。”

陶枝懒得搭理他, 蹦起来去够他手里的手机。

江起淮手臂轻飘飘地往上提了提, 陶枝再次抓了个空。

放学的铃声响起,学生们陆陆续续地从教室里出来, 楼上也开始下来人, 少年手臂高举, 指尖捏着手机像逗着她玩儿似的晃来晃去。

陶枝四周看了一眼, 不少人在好奇地往这边看。

她拽着江起淮的校服袖口把他拉下了楼:“殿下,您能不能稍微讲点儿道理?语文和英语一共有那――么多, ”她拖长了声, “今天可是周五,我肯定是要周末回家背的呀?”

江起淮垂头睨了她一眼:“你回家没人看着会看书?”

陶枝心虚地鼓了一下腮帮子,拒绝正面回答这个问题:“那我总不可能一个周末都不用手机!很不方便的。”

江起淮被她扯着下楼,没说话。

陶枝看了他一眼,觉得他有些动摇, 有理有据地继续道:“而且我如果有什么不会的问题,没有手机也没有办法问你。”

两个人跟着小波人流走出了教学楼,高二刚开学, 还没有开始晚自习,夜幕将至未至,云层稀薄,天空是一种高饱和度的蓝紫色。

校园行道树两边的路灯映出繁杂树影,江起淮踩着碎影想了片刻, 平淡道:“那你今晚背完吧,也就这么点儿内容。”

陶枝:“……”

也就这么点儿内容。

讨厌的学霸。

-

晚上七点半。

市中心的街道车流如织, 周五晚上尤其热闹,街灯闪烁行人成群,笑闹声络绎不绝。

陶枝塞着耳机坐在咖啡店角落里的一张沙发椅里,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杯咖啡和几本书。

笔记本摊开在面前,上面抄写的古诗文和英语单词满满当当,字迹凌乱。

再旁边,放着一个MP3。

陶枝垂头默了几行,脖子有些酸,她抬起头来伸手按了按,四周看了一圈儿。

这家店人还是挺多的,隔壁那桌一个男人抱着个笔记本正在噼里啪啦地打字,再旁边两个小姑娘也摊着书在学习。

陶枝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咖啡店学习,成为咖啡店氛围组的一名荣誉会员。

耳机里的音乐声隔绝了周围的噪音,陶枝垂眼,看了一眼手边放着的那个小小的,正方形的,黑白屏的东西。

也没想到江起淮竟然他妈的会随身带着MP3。

她看了一眼咖啡店操作台后正在煮咖啡豆的少年,一时间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到江起淮打工的地方来学习。

但有什么不会的没法儿用手机问他,那就直接在这里当面问,好像合情合理。

陶枝是没料到当她以“店里太吵了我需要安静的环境所以需要用手机来听歌”为由,有理有据地跟他要手机的时候,这人能从书包里摸出一个MP3来给她。

8080年了,还有人会用MP3这种东西。

还是最老式的那种款。

挺复古。

她摘下耳机的一头,揉了揉耳朵,前面一桌几个女孩子笑闹的声音立刻传过来,几个女生一边笑着说话,一边时不时地瞥向另一边操作台前的江起淮。

少年穿着深咖啡色的统一工作装,他肩宽而薄,穿这种衬衣之类勾勒出身形的衣服很干练好看,少了几分在学校里时的少年气,多了一点利落的成熟感。

陶枝看了一会儿,瞅着个江起淮抬眼看过来的空当,举起手来懒洋洋地晃了晃。

江起淮端着咖啡杯看了他一眼,跟旁边的另一个服务生说了两句话,放下杯子走过来:“怎么了。”

陶枝撑着脑袋,翘着二郎腿晃来晃去:“你什么时候下班哦。”

“十点关门,卫生做完差不多十一点。”江起淮站在桌边把她铺得乱七八糟的点菜单之类的东西都码到一起,菜单边在桌面上磕了磕。

陶枝点点头,放下笔,人往沙发椅里一靠:“我用脑过度了,需要补充糖分。”

江起淮垂头看了一眼她划拉得乱七八糟的笔记本:“你背了几个单词了。”

“八个。”陶枝仰起头来,一脸骄傲地说。

“……”

江起淮叹了口气。

“你那是什么反应?”陶枝又不满意了,“学霸瞧不起人是吧?这才过去多久,我背八个已经很极限了,需要一块芝士蛋糕补充一下脑力和体能。”

江起淮没说话,把收拾好的菜单收走了。

陶枝:“……??”

我点块儿芝士蛋糕怎么了!

又不是不付你钱!

陶枝看着他走掉,重新拿起笔来,在刚刚背完的那个单词后面划了一道,又塞回了耳机。

没一会儿,一个穿着服务生制服的女孩子端着一碟小块芝士蛋糕走过来,安安静静地放在了桌上。

陶枝抬眼。

奶黄色的芝士看起来柔滑软糯,下面一层焦糖色薄底,陶枝拿起旁边的小叉子切了一小块塞进嘴巴里,开心地眯起眼睛晃了晃。

心情好的时候投入到一件事情里,效率其实可以很高。

陶枝虽然说着自己背东西慢,但其实她心里明白,她脑子不算笨,如果真的让她用心去做一件什么事情,她也不是不能做好。

江起淮大概没真的觉得她能一天看完这些重点,陶枝也不知是跟他较着哪股子劲儿,等她解决掉书上所有划出来的古诗文和英语单词摘掉耳机的时候,咖啡馆已经安静下来了。

整个店里只剩下了零星几桌还在低声聊天,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外夜幕低垂,江起淮正在跟旁边一个看起来跟他年纪相仿的服务生说话。

陶枝手肘支着桌面,撑着脑袋看着他。

他靠站在咖啡机台子旁边,低垂着头听着那男生兴致勃勃地说着什么,唇边挂着一点很淡的笑,不时接上两句,整个人看起来懒散随性。

咖啡馆暖黄色的灯光柔和温暖,角落里一台黑胶片机缓慢地滑出缱绻的纯音乐,整个店都沉浸在一种静谧而柔和的氛围里。

似乎是注意到了她的视线,江起淮蓦地抬起头来看过来。

少年浅褐色的桃花眼内勾外翘,眼角略微挑起,冰冷的眸色在那一瞬间突兀地给人一种柔软又暧昧的错觉。

陶枝像是被什么东西电了一下似的,有些慌乱地匆匆移开了视线。

她佯装若无其事地扭头看着窗外,余光瞥见江起淮终于想起她来了,站直了身子走过来。

他走到桌边,垂着眼:“背完了?”

“没有。”陶枝连头都没回,几乎没过脑地脱口而出。

这话说完,江起淮倒是没什么反应,一副无波无澜早知如此的样子,陶枝自己倒是愣了愣。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

就在几个小时前,她还恨不得自己能够得到一只机器猫哆啦A梦,从他那里骗来两片记忆面包吃,让她一瞬间就背下来这些玩意儿。然后拿回手机回家躺在沙发里看电影打游戏,不用在这里坐着当咖啡馆气氛组看这些讨厌的书。

但是此时,也许是芝士蛋糕的味道很好,也许是少年刚刚靠站在咖啡机旁看过来那一眼时,那一瞬间错觉般的,有些温柔的眼睛。

就好像是被蛊惑了似的,她突然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太想走了。

这片刻的功夫,咖啡馆里最后一对男女也收拾好了东西推门离开,刚刚跟江起淮聊天的男生叫了他一声,江起淮走过去,开始整理操作台。

陶枝想了半天没什么结果,干脆地放弃了,她一向不喜欢深究这些事情。

她推开椅子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把空了的盛芝士蛋糕的盘子和空咖啡杯拿起来送过去,隔着台面往里瞧:“你要下班了?”

江起淮应了一声,没抬头。

陶枝抬手,指尖挠了挠鼻子,又清清嗓子:“那,我等你一会儿?”

江起淮动作顿了顿,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

那表情,好像下一秒就可以听到他吐出冷冰冰的两个字――不必。

刚刚那一眼果然就是她的错觉。

陶枝不等他说话,直接转身,又重新蹦Q回了她坐了一晚上的位置上。

她百无聊赖地翻了一会儿书,慢悠悠地把堆了满桌子的书和笔记本装好,江起淮那边也差不多结束了。

他推开旁边的一个小门走进后间,换了衣服回来。

陶枝勾着书包站起来,指了指大门。

江起淮抬脚先出了门。

门一推开,室外的冷气扑面而来,和温暖的室内空调形成鲜明对比,陶枝把外套往上拉了拉,垂眼看着矮矮的几阶台阶一格一格地蹦下来。

市中心的夜里人流交织,江起淮站在明亮的咖啡店门口等着她慢吞吞地往下蹦Q,没有说话。

这个点儿应该已经没有公交车和地铁了,陶枝跳下了最后一阶台阶,仰起头来:“你怎么回去?”

“夜间公交。”

陶枝眨了眨眼:“会通宵开的吗?”

“嗯,”江起淮往前走,“到凌晨四点。”

陶枝眼睛眨巴眨巴地,意图非常明显。

江起淮侧头:“想坐?”

“我没坐过!”陶枝立刻说,“跟白天的公交车有什么区别吗?有双层的吗?我想坐第二层!”

“没有区别,也没有第二层,”江起淮无情地打破了少女的幻想,“你家住哪里。”

陶枝亦步亦趋地跟着他:“就上次在便利店遇到你的那个地方,那边有停车站吗?”

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东西,少女却新奇得跟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江起淮觉得有点儿好玩:“有。”

“那走吧快走吧,”陶枝催他,急切地快步往前走,“公交站在前面吗?”

几乎没用等,两个人走到公交站点的时候车子刚好开过来。

陶枝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江起淮坐在她后面。

她坐公交车的记忆已经是挺久前了,后来陶修平有了司机,陶枝上下学都有人接送,平时跟宋江他们出去玩也都会打车过去。

晚上的公交车跟白天不一样,车厢里灯光通亮,里面一共也没几个人,不紧不慢地穿梭在街道上,然后城市璀璨的夜晚一幕幕地在眼前铺展开。

陶枝扒着窗户看了好一会儿,正看得入迷后座的人屈起手指在窗面上敲了两下:“你下个站下车。”

陶枝回神,转过身去扒着椅背看着他。

江起淮挑眉。

“那个,那个那个。”陶枝眨巴着眼睛说。

“哪个?”江起淮明知故问道。

“手机!”陶枝拍了拍塑料椅背,“你不打算还我吗?”

江起淮:“你背完了吗?”

背完了啊!!!

陶枝噎住了。

刚刚那样说的时候只是因为当下她不想走,话脱口而出的时候连她自己都没反应过来,自然也没深思熟虑到想起手机这回事儿。

陶枝有些骑虎难下,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

总不能承认她刚刚是骗人的吧。

“重要的是结果吗?重要的是过程,我不是也有努力背了吗。”陶枝愤愤地说,“连幼儿园的老师都会从小教小朋友努力的重要性。”

公交车在红灯前停住,绿灯亮起又缓慢地往前,眼看着窗外的风景开始熟悉起来,江起淮还是没反应。

陶枝脾气有些上来了,甩头重新转过去:“算了。”

她大不了重新买一个!!!

但她的麻将是游客登录的!!!

她损失了五十万的欢乐豆!!!

要整整十块钱!!!

陶枝脑门儿贴在窗户玻璃上,听着公交车广播里温柔的女声报了站名,提醒乘客提前往后门走。

陶枝刚要起身,身后的人朝前伸出手,手指间捏着一部银色的手机,递到她面前。车灯流水一般划过他冷白的手背,掌骨削瘦,手指修长干净。

陶枝愣了下,转过头去。

江起淮见她没反应,拿着手机晃了晃,催她。

陶枝撇了撇嘴,学着他刚刚那副讨厌又冷漠的语气赌气地说:“我书没背完呢。”

她在那里幼稚地耍公主脾气,江起淮作势就要收回手:“那别要了。”

陶枝赶紧飞快地从他手里把手机抽回来了。

五十万欢乐豆重归故里,陶枝刚刚那点儿别扭消失得一干二净,她好心情地把她心爱的手机开机,一边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喜怒无常?我之前发的那个公众号你看了没?你这也是孤僻型反社会人格的一种表现。”

非常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江起淮看着她拿着手机垂头摆弄,开心得摇头晃脑跟个小傻子似的,压住唇角说:“努力过的小朋友应该得到一点儿奖励。”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诸天从情满四合院开始 重生之似水流年 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 我的回塑人生 这个医生很危险 人在排位,透视宝箱 起航1992 深空彼岸 电影的时代 我的识宝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