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豆看书 > 都市言情 > 桃枝气泡 > 咕噜噜(我没什么女朋友。...)

咕噜噜(我没什么女朋友。...)(1 / 1)

第二十八章

哈根达斯冰淇淋, 八十克小盒装零售价三十九块钱,实验一中的最高礼遇。

小卖部里吵吵嚷嚷,赵明启一边心疼地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可怜小钱包一边把厉双江的脑袋往玻璃柜面儿上按, 季繁左手拎着瓶运动饮料站在冷柜前纠结着该选哪个口味。

纠结了半天, 未果,季繁皱着眉看向赵明启:“我能不能一种口味拿一盒?”

赵明启立刻捂紧了自己的小皮夹子当场炸毛, 也不管对方是不是校霸凶不凶了:“眼珠子长头顶了吧你!贪不贪呐!只准给我挑一盒!!”

陶枝手里拿着一盒草莓味的冰淇淋靠在窗边, 看着另一头鸡飞狗跳, 随手又挖了一小勺冰淇淋塞进嘴巴里。

草莓的清甜味道混合着奶香, 口感绵密,冰冰凉凉地在舌尖融化开。

陶枝开心地眯起了眼睛。

江起淮站在柜台前准备付钱, 拿着手机点开了扫码顿了顿, 扭过头来问她:“喝什么?”

说好的输的那组一瓶水一盒哈根达斯,厉双江和季繁几乎都挑了果汁和运动饮料什么的,准备好好坑他们一笔,就陶枝还没挑。

陶枝抬起头来在货架上扫了一圈,想了想, 说道:“农夫山泉吧。”

赵明启指着她,愤愤地看向厉双江他们:“看见没有!一块五毛钱的矿泉水!这才是胜者应该有的气度,王者风范!”

江起淮垂头, 从旁边纸箱里抽了一瓶矿泉水出来,付好了钱,递给他。

陶枝接过来,说了声谢谢。

她其实很不爱喝水,喜欢甜的酸的有味道的东西, 平时也经常买些酸奶果汁之类的喝,江起淮也抬了抬眼, 随口问了一句:“今天怎么喝水了?”

陶枝手里拎着瓶农夫山泉,没拧开,拇指和食指捏着瓶嘴抬起手臂,在他眼皮子下头晃了晃:“知道农夫山泉的广告语是什么吗?”

“味道有点甜。”陶枝优哉游哉地说,“这就是胜利的甘甜之水,懂吗?”

她心情这会儿比上午好了那么一点儿,拎着红白色的瓶子大摆锤似的晃悠,继续羞辱他:“问题不要这么多,失败者没资格提问。”

江起淮:“……”

江起淮不知道这祖宗今天冲劲儿怎么这么大。

小卖部的空调暖洋洋的,几个人窝在里面吃完了冰淇淋,差不多也快到下课时间了,男生抱着球勾肩搭背地回了教室,陶枝吃得慢,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准备回去收拾书包放学回家。

一进教室门,王褶子抱着几大摞卷子站在讲台上等着他们。

桌子上已经铺了好几层刚发下来的其它科目的卷子,白花花地堆了一桌面,赵明启哀嚎了一声:“这比上学期十一的时候多太多了吧?”

“高一和高二能比吗?去年就跟你们小打小闹一下你觉得还能一直这样?”王褶子瞪了他一眼,不怀好意地哼哼笑着拍了拍面前的试卷,“你现在觉得多,等你高三了就会发现,你一天就得做完这么多卷子。物理课代表在不在?物理作业也给他们发下去。”

物理课代表吴楠抱着卷子过来,分给每组的第一桌,一排一排传下去。

陶枝将手里没开的矿泉水塞进桌肚里,撑着下巴等着前面传卷子过来。

王褶子安排完出了教室,临出去之前站在门口叫了她一声:“班长――副的那位,跟我来一下办公室。”

陶枝起身,跟着王褶子出去了。

办公室里没有老师在,静悄悄的,陶枝跟着王褶子走到办公桌前,看着他坐下,从桌子上折起一沓卷子递给她:“刚刚班级里发的那些题可能对你来说有点儿难度,你挑着做就行,做不完我也不说你。这个是从高一开始的物理卷子,我整理出来的一些基础题,你把这个做了。”

陶枝眼前一黑,表情瞬间就垮下来了:“啊?”

“啊什么啊?你语文和英语能考上一百多分是因为有初中时候的基础做积累,理综数学你试试?物理就给我考二十来分你还好意思跟我在这啊?”王褶子卷着卷子敲了一下她的脑袋,“回头复印一份给季繁,让他也做做,进了我一班的门还想把剩下两年混过去?让他趁早认清现实,有我微信吧?”

陶枝把卷子接过来,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有。”

王褶子点点头:“假期的时候也别放松,是提分的好时候,你要是不想上补习班,有什么不会的直接微信找我,打电话也行。这种基础分拿起来都不难,稍微用点功你现在这个阶段的分数可以提得很快,挺聪明的脑子,基础也不差,别浪费了。”

陶枝抱着卷子,霜打茄子似的蔫蔫巴巴地出去了,刚刚那点儿赢了江起淮的喜悦被残酷的现实冲刷得一干二净。

她回教室的时候已经放学了,陶枝把桌上的卷子收拾起来塞进书包里,又摸了一遍桌肚确定没落下什么东西,一个冰凉的触感擦过指尖。

陶枝顿了顿,把那瓶矿泉水抽出来,看了几秒。

她下楼出了校门,季繁坐在车里玩手机,听见车门被拉开的声音抬起头来,往里面坐了坐。

“你怎么还拿着瓶水啊。”季繁放下手机,指了指她手里的水瓶子,“一瓶破水你还要拿回家喝?”

“谁说我要喝了,我要摆在书架上供起来,下面拿笔写上“江起淮手下败将。”陶枝关上车门,扬了扬手,“战利品,懂吗?”

“懂了,”季繁点点头,继续玩手机,“不过江起淮这个逼确实挺他妈吓人的,你那个假动作骗得所有人都以为你球要传给厉双江呢,就他跑前面去了,我当时以为那个球得被这逼截下来呢,结果还是差了点儿。”

陶枝愣了愣,仔细地回想了一下。

她当时离他很近,两个人几乎擦肩的距离,她看得其实比季繁要清楚。

那个球,他大概应该也许,确实是可以截下来的。

只是当时在球场上每一秒都很紧张,她一心想着这个球传出去就能进,所以也根本来不及思考这么多。

本来已经过了的细节,但被季繁突然给提起来了。

陶枝忽然觉得有点儿烦。

连带着手里的这瓶水都显得十分碍眼。

陶枝皱着眉,顿了顿,将那瓶矿泉水随手丢到了车后座角落里。

-

陶枝这个十一长假过得非常无聊。

她把家里上学期高一的物理化学生物数学书从床底下杂物间犄角旮旯里翻出来,从第一课开始翻了三天,还跟付惜灵打电话借来了高一的笔记。

王褶子的卷子整理的确实非常详细,第一页是基础的知识点,后面有配合着知识点出的基础练习题,题型都很常规,倒也不会让人看不懂。

当天下午,沉寂了几天的美少女正义联盟再次有了声音。

厉双江因为这次月考考得不错,假期过得非常悠闲,跟家里人来了一个两日周边自驾游,一天发十条朋友圈,全是老年人游客风景照。

刚回家呆了一天就待不住了,先是在小群里疯狂刷了一波屏。

【厉双江】:兄弟们!!!

【厉双江】:我胡汉三回来了!出去玩吗!

【厉双江】:去不去快乐谷啊!听说十一好热闹的。

然后又在班级大群刷了一波。

【永远的神厉双江】:明天快乐谷团建一日游++++++

他正在那边+++得热火朝天,王褶子从群里冒出来:作业都写完了就快乐谷,厉双江你这两天挺潇洒啊,怎么着,不打算顺便环游个世界?

厉双江瞬间安静如鸡。

他把刚刚群里说要去的拉了个小群,顺便把陶枝他们也拉进去了。

他拉群的时候陶枝还在咬着指尖跟王褶子的卷子奋斗,等再拿起手机看里面群消息已经99+了。

陶枝点进去看了一眼,都是熟人,赵明启对于这种除了学习以外的活动向来很积极,最先响应了他的召唤。

这里面竟然还有江起淮。

厉双江还在群里AT了他俩――

【@枝枝葡萄@江起淮,淮哥和老大别不说话,就等你们俩了,去不去啊。】

陶枝看着她跟江起淮的名字挨在一起被AT出来,觉得有点怪怪的,她不受控制地抬手挠了下鼻尖,才继续往下划。

【江起淮】:不去。

是的是的,人学霸忙着跟女朋友过快乐十一呢。

陶枝捏着鼻子,从嘴巴“噗”地吐出一口气来,想了想,然后垂手打字。

【枝枝葡萄】:几点?

【厉双江】:早上十点咋样,那边人应该很多,我们早点过去,十点多过去应该没啥人排队吧。

【枝枝葡萄】:起不来。

群里顿时出现了两个来自付惜灵和赵明启的+1,厉双江少数服从多数妥协,最后定下十一点钟在快乐谷门口集合。

季繁当天已经提前约了以前在附中的朋友,陶枝跟张阿姨和顾叔都说了一声,张阿姨以为她要去跟同学野餐的,上午给她弄了一堆三明治汉堡和切好的水果,用保鲜袋套着再装进保鲜盒。

陶枝看着她细致地弄了一上午,也不好不拿,背着一包吃的上车过去了。

她到的时候人已经到的差不多了,付惜灵老远地认出了车,小跑过去在路边等她。

陶枝一下车,小姑娘上来就跟她来了个拥抱,她穿着短裙长袜,脑袋上还戴着个米奇的小耳朵,看起来比在学校的时候有活力很多,小小一只笑眯眯地看着她:“同桌!想你!”

厉双江在门口朝她招了招手。

两个人走过去,陶枝跟其他人也打了个招呼,然后看着他们继续聊天,没有要进去的意思。

她侧头问:“还有人没来吗?”

“等淮哥。”厉双江看了一眼表,“应该也快到了。”

陶枝脚步一顿,瘫着张脸:“他不是说不来吗?”

厉双江咧嘴一乐,自豪道:“七百分厉双江同志有搞不定的人吗?我昨天晚上又给淮哥打了个电话,成功地把人给带上了道。”

陶枝整个人都没表情了。

厉双江还在那边一副求表扬的样子,哔哩吧啦地念叨:“我动用我的三寸不烂之舌,还说连我们陶总都来了,我们美少女正义联盟怎么能少了您――”

付惜灵看了一眼陶枝,又看了一眼一无所察的厉双江,偷偷地从背后伸手戳了他的腰一下。

厉双江话被打断,一脸莫名其看着她:“你怼我干啥?”

“……”

付惜灵偷偷翻了个白眼:“蠢死了,你七百分怎么考的。”

无端被人身攻击了的厉双江:“??”

陶枝心不在焉地听着他们聊天,垂着头摆弄着手里的门票。

薄薄的纸片被卷成一圈套在手指上,又放开,她就这么玩了一会儿,听见旁边厉双江喊了一声:“淮哥!”

她下意识抬起头来。

江起淮从远处街边走过来,十月初的秋天,他穿了长外套,里面是白色的薄毛衣,整个人从远处看显得清瘦修长。

陶枝默默地收回视线,扭开头,漫不经心地看向另一边。

人到齐,厉双江把票给江起淮,一行人过闸机入园。

他们买的是通用票,所有的项目全都可以不限时不限次数玩,陶枝把票递过去,工作人员撕了,给她手腕上贴了一个彩色的手环。

接近中午十一点,整个游乐园里都非常热闹,路边停着一排排卖炸鸡热狗之类小吃的车子,走一段就有人扎着一大把花花绿绿造型各异的气球在路边卖。

陶枝走在最后面的边上,跟江起淮隔着几乎一个斜对角的距离。

平时在学校里总是凑在一起的两个人这会儿中间隔着好几个人分开走,一个冷若冰霜,一个面无表情。

江起淮也就算了,他的脸一直瘫着,陶枝看起来也跟平时不太一样。

即使是厉双江这种脑子缺根弦的,都察觉到了好像气氛有点不对劲。

他默默地侧头,跟付惜灵小声说:“这俩人咋了?吵架了?老大都不主动找淮哥说话了。”

“那学神也不主动跟我们枝枝说话。”付惜灵不满地说。

厉双江左右瞄了一眼,忽然计上心来,指着路边的一家卖炸鸡块的店:“有人想吃吗!”

赵明启第一个举起手来:“我我!老厉请客吗!”

“我请我请,冲,搞它。”厉双江一手勾着赵明启,另一只手拽着付惜灵,把两个人连拉带拽地扯到了旁边的炸鸡块摊子前。

陶枝都还没反应过来,身边的人已经空了。

她扭过头,隔着本应该站着三个人的空气,自进来起第一次看了江起淮一眼。

视线撞上。

少年浅色的桃花眼毫无情绪,平静地看着她。

陶枝皱了皱眉,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移开视线。

总觉得先避开就输了。

可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赌什么气。

她有些出神,后面冲过来一群小朋友,看起来**岁的年纪,一人拿着一个气球咯咯笑着从两人之间的空跑过来,跑得很快,陶枝没注意,胳膊被其中一个小朋友擦着往旁边撞了一下,趔趄了两步。

江起淮大步跨过来,抬手拽着她的外套袖子布料,往自己这边扯了扯。

陶枝回过神来,堪堪稳住脚步。

几乎只是一瞬间,江起淮手已经放开了,垂眼看着她:“发什么呆,看路。”

语气还是冷冰冰的,甚至还带着一点点不易察觉的责备和不满。

他凭什么责备她啊,又凭什么不满。

陶枝憋了好几天的那股火儿忽然没缘由地窜上来了。

她向来都不是能忍的性格,有什么不痛快不爽的事儿就一定要发泄出来,她抬手,往上扯了下唇角,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自然一点儿:“殿下今天怎么自己来了。”

您的李淑妃呢。

江起淮平静地看着她,那表情看起来还有些不解。

其他人已经走在前面了,只有他们俩落单在最后,陶枝也没追:“上周打球的时候,那个球你能拦下来的吧?”

她低垂着头,慢吞吞地说:“你本来都猜到了我是假动作,可以截的,那个球谁进谁就赢了,但你觉得对手是个小姑娘,跟一小姑娘打球,放个水也没什么,是吧。因为是放水了才输的所以就算是当着女朋友的面儿也没那么没面子,是吧。”

他可能跟大多数人的想法没什么区别。

因为是女孩子,所以球一定打得没有男生好,甚至不可以会打球。

因为是女孩子,所以放放水让着点儿,不认真对待也无所谓。

陶枝忽然觉得自己之前那顿叫嚣,在江起淮看来可能挺蠢的。

人家都是故意输的,就她在那里认认真真地以为自己真的赢了。

像笑话一样。

空气里都弥漫着甜滋滋的棉花糖味儿和炸鸡的香味儿,旁边旋转木马的欢快的声音清晰入耳,五光十色的光亮在日光下微弱地闪烁着。

少女耷拉着脑袋站在他的面前,完全没了之前在球场上居高临下看着他的嚣张,整个人看起来又难过又失落,和周围欢快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

半晌,江起淮才开口:“我没什么女朋友。”

陶枝愣了几秒,抬起头来,仰着脸看着他。

她唇角微微向下耷拉着,表情蔫巴巴,漆黑的眼睛却亮亮的。长长的睫毛扬起,在日光下看起来毛绒绒的,让人觉得有些痒。

江起淮顿了顿,叹了口气:“也不是因为对手是小姑娘。”

游乐园里音乐声和笑闹声此起彼伏,江起淮低垂着眼,声音很淡,几乎要淹没进背景音里:“我放水是因为你当时看起来不高兴。”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起航1992 重生之似水流年 我的识宝系统 这个医生很危险 人在排位,透视宝箱 诸天从情满四合院开始 深空彼岸 电影的时代 我的回塑人生 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