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豆看书 > 都市言情 > 桃枝气泡 > 咕噜噜(服了吗)

咕噜噜(服了吗)(1 / 1)

第二十七章

江起淮是不知道她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的男生总比女生好。

回忆了一下厉双江那个憨憨, 还不如女生呢。

学生陆续走出了教室去食堂吃饭,走廊外面闹哄哄的,说笑声断断续续地传进来。

门外李思佳还在等着, 陶枝就这么拽着江起淮的袖子, 有些不知所措。

大概可能她现在的行为在江起淮看来,应该是在完全无理取闹匪夷所思的, 她根本没什么资格管他的事情或者决定, 他们俩之间其实也没那么熟。

他们只是认识了才刚刚一个月的, 对彼此都不太熟甚至最开始关系还不是很融洽的, 普通前后桌同学而已。

她有些,太逾越了。

在意识到这点以后, 陶枝触电般地撒开了紧紧拽着他校服袖口的手指, 然后蜷着手指慢吞吞地缩了回去。

她低下头整理平复了一下刚刚突如其来的混乱情绪,浅浅地吐出一口气,才抬起头来。

江起淮还没走,耷拉着眼皮子站在她旁边看着她。

陶枝朝他摆了摆手,飞快地转过身去:“殿下快去吧, 别让李淑妃等太久了。”

她一边说一边趴在桌上抽出手机开始玩,麻将APP被打开的声音欢快地打破了让人有些难以读懂的气氛。

陶枝心不在焉地开了一场川麻换三张的匹配,听着身后脚步声响起。

紧接着走廊传来很轻的女孩子说话的声音, 淹没在脚步声和吵闹声里,听不真切。

陶枝忍不住人往门口稍微斜了斜身子,还是没听到。

“耳朵都要伸到教室外面去了。”付惜灵突然说。

陶枝猛地坐正了,一边若无其事地继续玩游戏。

付惜灵把保温饭盒拎出来,扭开盖子, 自从上次陶枝在女厕帮了她被她妈妈知道以后,每天都会多给她装好多饭菜, 让她邀请陶枝一起吃。

她从里面抽了一层米饭给陶枝,一边好奇地问:“你为什么那么在意学神和李思佳谈恋爱的事情,你是不想让他耽误学习吗?”

付惜灵惯会给人找台阶下。

陶枝接过米饭,赶紧顺着她的话点了点头,顺口胡诌道:“这可是我们班的年级第一,恋爱影响学习。”

陶枝拧开了装米饭的盒子,鼓了鼓腮帮子:“不过,是我管闲事了。”

付惜灵又抽了装鸡翅的盒子出来:“朋友劝朋友也不算是管闲事呀。”

陶枝咬着筷子:“我们俩,也只能算是普通前后桌关系。”

“可是我觉得学神是把你当朋友的,”付惜灵垂着头把保温盒一个一个抽出来,一本正经地说,“他也就只有你在的时候才会显得稍微好说话一些,厉双江之前还跟我说,如果不是因为有你,他是不敢跟学神搭话的。”

付惜灵抬起头来:“我觉得,就是因为把你当朋友了,他才开始融入这个班级了。”

陶枝有些心不在焉地咬着筷子,没有说话。

不知道为什么,付惜灵关于江起淮把她当朋友了这个结论,好像并没有让她觉得有多开心。

但总比,不算太熟的前后桌关系要强一点儿。

一顿午饭陶枝没滋没味的吃完了,饭后整理好了桌子,陶枝趴在桌上睡了个午觉。

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没太死,隐约能听见外面有人回来又出去,听见后桌的椅子被人挪开,又拉动过来,最后没了声音。

陶枝没回头,也没问江起淮和他的李淑妃谈妥了没有,结果怎么样了。

就算江起淮真的同意了,七百分以上选手的学霸爱情故事,郎才女貌,金童玉女,共同进步一起成长,也是一段美谈。

只是她以后,就得避避嫌了,人家是有女朋友的人了,和别的异性总是要保持一点儿距离的,她不能总找他玩儿。

想到这里,陶枝没由来地又有点闷得慌。

正午的日光洒过来,透过薄薄的眼皮,闭上眼睛眼前是一片浅红色的世界,陶枝把校服外套脱下来往上拉了拉,盖住脑袋,继续睡觉。

-

一整个下午,陶枝都没什么精神。

王二下午数学课的时候还特地把她叫起来调侃了两句,对于她语文和英语能考到一百多分,数学只给他考四十分这事儿表达出了极大的不满和醋意。

月考结束,又马上就是十一的七天小长假,所有人都松懈下来,上课讲试卷的效率也不高,王褶子见状干脆地把最后一节课取消了,给他们上体活课。

男生出去打球,女孩子不想动的就窝在班级里聊天,陶枝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穿上外套出了教室,准备去小卖部买瓶酸奶喝。

她出了教学楼,穿过校园里长长的林荫步道走到尽头。

小卖部里闹哄哄的,几个男生抱着球倚靠着玻璃柜台,一边喝水一边聊天。

陶枝绕过他们从冷柜里拎了一瓶芦荟酸奶出来,付了钱,拧开,慢悠悠地出了小卖部往前走。

厉双江他们在另一边的室外篮球场打球,篮球穿过半个球场拍在地面上,季繁抬手捞过来,熟练地带球过人,抬手送进篮筐。

江起淮也在跟他们一起打。

陶枝没见过江起淮打球,这个人平时就像除了学习没有什么其他的娱乐活动一样,他们大概是几个人分了一队在打小比赛,江起淮和他们不是一队。

陶枝往旁边扫了一眼,球场周围花坛旁边蹲坐着一群女生,李思佳也在里面,手里拎着一瓶矿泉水。

这就开始了,你打球来我欢呼,顺便给我男朋友拿着水。

陶枝朝着天空翻了个大白眼,正烦着,听见季繁喊了她一声:“枝枝!”

陶枝回过头来,一颗橘黄色的篮球正对着她的面门直冲而来,在她眼前瞬间放大,眼看着就要砸在脸上。

江起淮长臂前伸,朝着这边速度很快地扑过来,但也还是来不及的。

陶枝下意识侧了侧头,躲开那颗看起来下一秒就会砸断她鼻梁的篮球,没拿酸奶的那只手朝后伸,白皙的手掌勾着球往前猛地一带,卸掉了前冲的速度,拍在脚边的地面上,然后高高抬起。

季繁骂骂咧咧地脚步停下来,江起淮站在他面前轻喘着气,额头上有一层薄薄的汗,胸膛随着呼吸低低起伏着。

陶枝眼神很轻地瞥了他一眼,将喝了一半的酸奶放在花坛上,动作娴熟地运球,往前走。

她擦着江起淮一路运球走到篮球场地,走到三分线前站定,两只手抱着球转了两圈,然后轻轻吐出了一口气,高高跳起,抬臂甩出去。

篮球从她手里飞出去,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很弧度流畅的抛物线,然后稳稳地落进篮筐。

“哐当”一声响,打破了球场上的安静。

厉双江和赵明启他们还是一脸被震住了的表情。

季繁站在旁边笑了一声,扯着衣服下摆擦了一把汗:“怎么着?手痒了?”

别人不知道,他挺清楚陶枝球打得挺好的。

她运动天赋从小就好,小时候家旁边没什么同龄的女孩子愿意跟她一起玩,她就跟季繁和宋江他们一起打球。

排球篮球羽毛球,季繁一次都没有赢过陶枝,后来几个人长大,男孩子的体格优势开始占上风,陶枝才一对一打不过他了。直到初中的时候他们开始打台球,陶枝又开始把他按在台球桌上摩擦。

季繁小时候还挺不服气的,总觉得对于这个人来说,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她做不好,他无论在哪一点上都比不过她。

后来他慢慢地开始觉得有点儿自豪。

旁边厉双江终于回过神来,一边嚎叫一边大鹏展翅着扑过来:“我大哥牛逼啊!大哥来打一场不?”

陶枝看了一眼球场上的人,江起淮已经回来了,手里拎着她刚刚放在旁边的半瓶酸奶,俯身垂手放在了她脚边的花坛瓷砖上。

陶枝没看他,问厉双江:“你们人不够?”

“够。”厉双江笑嘻嘻地说,“但是我们可以把季繁踢出去坐冷板凳,你替他打。”

“我操!”季繁震惊地看着他,“你这个人怎么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没了我你们怎么打过江起淮?这逼九个球里他进了一半!”

季繁指着陶枝:“而且她打控球后卫的好吧,跟我的位置又不冲突!你让我们PG去坐冷板凳去。”

被厉双江拉来凑人数打控球后卫的蒋正勋在旁边狂乱点头:“我同意,就让班长来替我打吧,我想回班睡一觉。”

“你想得美,”厉双江指着他,“你有点儿坐冷板凳看饮水的自觉,你就在旁边看着,帮大哥看着酸奶。”

蒋正勋在在球场上到处跑和看酸奶之间权衡了一下,然后果断地选择了后者。

厉双江招呼了其他人一声换人,陶枝被季繁扯着过去时,余光瞥了一眼旁边的江起淮。

虽然只是课间随便打打,但他们也还是搞得有模有样的,不知道从哪里整了个口哨来。

因为没有时间限制,他们是计分制的,先进十个球的队算赢。

比赛开始,季繁跳球,少年弹跳能力很强,手臂勾着往后一带抢到,运着球往对方篮下压。

江起淮和赵明启一组,赵明启作为体育委员本来就是全能,反应非常快,两个人迅速靠过去,一前一后把季繁防得死死的,半点空隙都没有。

季繁做事情是那种攻击型的性格,不会考虑任何防守方面的事情,他侧头看了一眼,手臂高高扬起,直接把球猛地砸到了篮板上。

篮球结结实实地砸上篮板,发出巨大的“咚”的一声响弹了出去,江起淮抬起头来伸臂,指尖往前勾了勾,还是没来得及,球擦着他的指尖飞了出去。

他往后看了一眼,在所有人都没赶过去的时候,陶枝已经站在了球的落点上,就好像是她早就知道季繁会这样干了一样。

赵明启目瞪口呆地跟防:“这他妈就是双胞胎的默契?”

江起淮已经跑过去了。

他速度很快,陶枝几乎刚摸到球他人已经压过来了,少女动作迅速而利落,漆黑的眼睛看着他,平静得有些冷漠。

江起淮动作顿了一瞬。

陶枝舔了舔嘴唇,用这一秒的时间擦着他跳出了防守范围。

控球后卫这个位置,在球场上是整个队伍进攻的发起者,通过观察球场上队友的位置分布迅速布置组织进攻和防守,可以算是整个队伍的大脑。

陶枝余光扫了一眼江起淮,速度飞快地往篮下压。

她倒也不是很喜欢打球,小时候还是很喜欢的,长大了以后她打不过季繁了,让人很没有成就感。

而且还会流很多汗。

但这会儿江起淮跟她不在一个队里。

陶枝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反正这一下午心里压着一股憋憋屈屈的气儿,怎么也撒不出来,让她觉得很不痛快。

想赢他。

想让他跪在篮筐下面跟她求饶。

想赢得他心服口服,五体投地叫她爸爸。

想把他踩在脚底下蹂.躏。

江起淮他们队回防很快,陶枝接近一米七的个子,在一群男生里就像一个闯入巨人丛林里被包围的小不点儿,她运球重新压回对面篮筐下抽着空回头喊了一声:“厉双江!”

厉双江已经站在三分线前了。

陶枝抬手,做出了一个手背向前掌心勾球朝后的动作。

所有人都往后看向了厉双江的位置。

陶枝手腕倏地一转,瞬间改变了动作,她余光瞥见江起淮朝前伸出了手,正正好好挡在球路的正前方。

陶枝心里一慌。

下一秒,江起淮的手臂往下移了移,陶枝手里的篮球脱手而出,擦着他手指径直前传飞向了篮筐下的季繁。

季繁就像闪现了似的,人站在篮筐下高高起跳捞过来,然后在空中哐当一声砸进筐里。

蒋正勋在旁边扯过哨子手舞足蹈地吹了一声:“这是假动作吗?刚刚那个是什么假动作?我没看到过!”

尖锐的哨声在室外球场响起,远处的厉双江还没反应过来,远远地朝她嚎:“老大!您连自己人都骗的吗!!我以为你要传给我的啊!”

赵明启也没反应过来:“这他妈就是双胞胎吗?啊???”

江起淮撑着膝盖站在旁边喘气。

陶枝也在喘气,她长长吐出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呼吸,扭头:“这是第几个球?”

“十个!”季繁蹦Q起来,“赢了赢了!照明器你们几个别装死!请客喝水喝水!”

厉双江也在后面蹦着高儿喊:“别装死!哈根达斯哈根达斯!”

陶枝甩了甩马尾,走到江起淮面前。

江起淮撑着膝盖,抬起眼皮子。

她绑起来的长发因为刚刚剧烈运动有些乱,碎发被汗打湿了黏在额前,红润的唇瓣微张着小口调整呼吸。

她像一只斗胜了的猫,翘着尾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服了吗?殿下。”

江起淮看着她,笑了一声。

他声音有些哑,冰棱似的声线被蒙上了一层雾气一般,带着不均匀的喘息声,低低沉沉的:“服了,公主。”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深空彼岸 人在排位,透视宝箱 我的识宝系统 诸天从情满四合院开始 起航1992 这个医生很危险 我的回塑人生 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 电影的时代 重生之似水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