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豆看书 > 都市言情 > 桃枝气泡 > 咕噜噜(你还怕我抢你的粥喝...)

咕噜噜(你还怕我抢你的粥喝...)(1 / 1)

第二十一章

月光像银幕一样顺着木窗洒进卧室, 手机屏幕调低了亮度的光线看起来有些微弱。

江起淮静了静,点开了第二个链接。

【学生时代最忌讳的五件事,占第一位的竟然是――】

【第一位:眼高手低。

笔者发现最近不止社会上, 高校里的男生也普遍都存在这个问题, 那就是眼高手低。在感情中,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他, 喜欢他的女生他又觉得人家哪里都不好, 配不上他, 于是不停地要求女性进步, 达到自己的标准,以满足自己的――】

江起淮眉心一跳, 把这篇软文给关上了。

他没想到自己当时随口说的一句拒绝, 现在已经被陶枝上升到了这个高度。

而且真的会有这种公众号推送?

这他妈是她自己现写的吧。

-

陶枝昨天晚上是在沙发上睡着的,醒来的时候了凌晨五点。

沙发垫子柔软得能让人整个人陷进去,她睡得肩膀有些酸痛,房间里开着空调,有些干燥, 她渴得喉咙冒烟,摸着嗓子坐起来。

大概是因为她之前把自己整个人埋进了沙发靠垫里,张阿姨并没有发现她没有回房间。

客厅灯已经关了, 整个一楼静悄悄的。

陶枝坐起身来,抬手揉了揉酸胀的后脖颈,拿起茶几上已经凉透了的小半杯蜂蜜水,咕咚咕咚喝了个干净。

缓了一会儿,陶枝上楼回房间洗了个澡, 躺在床上翻滚了一会儿,已经没了困意。

她从桌边摸起手机来, 划开解锁。

手机屏幕上的界面还停留在和江起淮的聊天框,陶枝之前给他发了几个软文链接,没等到回复就这么抓着手机睡着了,划开才看看见,这人回复了。

【美少女扛把子江起淮】:?

陶枝:“?”

【枝枝葡萄】:?

她以为江起淮现在已经睡了,结果没几分钟,微信提示音又是叮咚一声响。

【美少女扛把子江起淮】:?

【枝枝葡萄】:?

【枝枝葡萄】:你不会到现在还没睡吧?

【美少女扛把子江起淮】:醒了。

陶枝看了一眼表,不到六点。

这个人真的不需要睡眠的吗?

【枝枝葡萄】:你起这么早?

江起淮这回没说话,直接拍了一张照片过来。

一张做了一半的物理卷子,台灯的光线昏暗,混着外面半亮的天光,照片的边缘露出一半他握着笔的手。

陶枝才想起来还有作业这回事儿。

昨天玩得太晚,她也是早就忘了这茬。

洗了个澡反正睡也是睡不着了,陶枝索性翻身下了床,点开灯拉开椅子坐在书桌前,把旁边的书包拉链拉开,抽出书和卷子。

陶枝拿起手机,认真地辨认了一下那张模模糊糊地照片上的字迹,然后放弃了。

【枝枝葡萄】:你拍得清楚一点不行吗?

江起淮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好半天没说话,似乎是有些无语,就在陶枝等得快不耐烦的时候,他发过来一张照片。

还是刚刚的物理卷子,这次清楚了很多。

陶枝把那张照片点开,放大,照着一道题一道题地抄。

刚抄完选择,微信又是叮咚叮咚一阵响,江起淮又连着发了好几张照片过来。

陶枝一张一张点开看。

物理卷子的第二章,数学,英语,还有两张生物的练习册。

【美少女扛把子江起淮】:语文没写。

陶枝眨了眨眼,忽然觉得有些不自在。

昨天晚上他多给她点了一盘可乐鸡翅的时候也是,她只说了一句话他就明白了她的意思的,此时此刻也是。

就好像,两个人本来是势均力敌有来有回的对手关系,但他突然很莫名的,慢慢地后退了两步,然后不经意之间,就温柔地踩在了什么最柔软的东西上面。

让她整个人都跟着往下陷了陷。

陶枝没回复,飞快地把他发过来的试卷和练习册上的题都抄完了,然后抬眼,看了一眼时间。

刚过六点。

她抬起手来捏了捏耳朵,又抓了抓鼻尖,犹豫了一下,拿起手机。

明明是只有她一个人在的卧室里,她却不知怎么着,莫名地坐直了身子,慢吞吞地打字。【枝枝葡萄】:要不要出来吃个早餐?我请你。

【美少女扛把子江起淮】:?

陶枝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只是看着这个问号就一阵心虚,连忙补充道:【不是还欠你一盘鸡翅,回礼。】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

【美少女扛把子江起淮】:去哪儿。

陶枝松了口气,迅速告诉了他地址,然后把作业塞回书包里,起身换衣服。

她像做贼似的,打开卧室门轻手轻脚地下楼,厨房灯已经是亮着的了,张姨在厨房里准备早餐。

听见声音,她回过头来,有些惊讶:“枝枝起来这么早?不舒服吗?”

“没有没有,就是醒了睡不着。”陶枝说。

“行,”张姨点点头,“那你要么再上去躺一会儿,早餐还没准备好,我这也是刚起。”

陶枝摆摆手,走到门口:“没事儿,我跟同学约好了出去吃早饭了。”

张姨擦了擦手走过来:“那你跟老顾说了没有?”

“没说,”陶枝踩上鞋,“我自己过去就行了,等会儿您跟顾叔叔说一声吧。”

张姨:“行,那你出门注意点儿,外套拉好,这个点儿外面挺冷呢。”

陶枝点了点头,挥挥手,拉开门出去。

初秋的清晨沉淀了一夜的寒气,风也带着冷意,陶枝不知道这个点儿有没有公交和地铁,也不知道要怎么坐,直接叫了辆出租车过去。

陶枝挑了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生滚粥铺子,价格实惠离学校也不远,她到的时候江起淮已经到了,少年身形修长挺拔站在晨雾里,挎着书包低垂着头。

陶枝小跑过去,走到一半,江起淮抬起头来。

他看起来像是刚洗过澡,漆黑的短发还没完全干透,刘海柔软的垂在眉角额间,桃花眼半垂着,眸光沉沉,看上去比平时多了几分松散随性。

陶枝跑过去,小口小口喘着气:“你怎么这么快?”

“刚到。”江起淮开口,声音里也带着点儿懒意。

一阵冷风袭来,陶枝缩了缩脖子,先推开了店门:“走走走,我喜欢这家的鲜虾肠粉。”

江起淮跟在她后面进去。

因为时间早,店里这会儿只坐着零星几桌人,店面不大,一个小二层,装修精致,原木色调的装潢,空气中弥漫着温暖的香气,将在室外染上的寒气驱散了大半。

陶枝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服务生递上菜单点菜。

陶枝点了个鲜虾生滚粥,又挑了几个早茶和点心,抬起头来看向江起淮:“你没什么忌口吧?”

江起淮撑着下巴:“海鲜过敏。”

陶枝“啊”了一声:“那我点了海鲜粥。”

江起淮一顿,看着她:“你还怕我抢你的粥喝?”

他说这话的时候调子有些散漫,尾音轻缓。

跟平时很不一样。

是没太睡醒吗。

陶枝看着他。

江起淮:“怎么了。”

“没什么,”陶枝摇了摇头,重新低下头,想了想,还是把鲜虾肠粉换成了牛肉肠粉。

服务生很快把早饭送上桌,生滚粥热腾腾冒着香气,海鲜的鲜美味道弥漫上来,小巧的竹子笼屉里盛着豆豉凤爪和蒸排骨,虾饺皇晶莹剔透,奶黄包捏成了小猪的形状,拱着鼻子胖乎乎地挤在一起。

陶枝夹了一颗虾饺皇塞进嘴巴里,一边把那一屉挪到自己旁边,警惕地看了江起淮一眼。

江起淮觉得有些好笑:“我又不吃。”

“那不是好吃吗,”陶枝鼓着腮帮子含糊地说,“万一你忍不住诱惑怎么办,我请你吃个早饭把人请进医院里了。”

江起淮:“东西吞下去再说话。”

“……”

陶枝把嘴巴里的食物咽下去,指责他:“冷漠。”

江起淮不搭理她,安静地垂头喝粥。

陶枝又夹了一块凤爪放在小碟子里:“所以你语文写完了吗?”

“嗯,”江起淮抬眼,“你没写?”

陶枝眨了眨眼,理所当然地说:“你没有拍照发给我啊。”

江起淮:“……”

他顿了顿:“你就不能自己写一科?”

陶枝大大方方:“我不会,那些个古诗词我看都没看过。”

“下周末就要月考了。”江起淮提醒她,“班长这次考试打算考几分?”

“你看看,老毛病又来了不是?”陶枝隔空拿筷子朝他点了一下,“我昨天给你发的公众号推送你都看是没看?”

江起淮:“没看。”

“你怎么看都不看啊,”陶枝皱着眉埋怨他,“那可都是小爷我精挑细选出来的,我挑了好久呢,年轻人要听得进去别人的建议,忠言逆耳懂不懂?”

江起淮点点头:“那我建议你作业还是自己做做,别到时候月考连你弟弟都考不过。”

他拿数学只考了九分的季繁来举例子,陶枝不爱听了。

江起淮慢悠悠地夹了块排骨,把刚刚她说的话还给她了:“忠言逆耳。”

陶枝:“……”

服务生站在旁边,往这边看了几眼。

少年少女穿着旁边实验一中的校服,长相都很出挑,非常打眼。

她侧了侧头,跟旁边另一个服务生小声说:“你看那边那对小情侣,郎才女貌。”

另一个人点点头:“天生一对。”

她们站得远,只隐约听见月考还有成绩什么的:“吃个早饭还不忘了聊学习,有正事儿。”

“地造一双。”

陶枝不知道她现在在服务生眼里已经是“那一对学霸小情侣里的漂亮妹妹”人设了,她跟江起淮一边对线一边吃完了这顿早饭,看了看时间,七点多。

她扫完桌边的二维码结了账,两个人出了店门,往学校走去。

从这边走到实验十分钟左右,他们来得早,这会儿也不急,慢悠悠地沿着路边往前走。

外面有点冷,陶枝本来就怕冷,也冻得不想说话,把校服外套拉链拉到最上头,下巴整个藏进去,安安静静地往前走。

走到快到校门口,后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地脚步声。

陶枝侧了侧头。

厉双江在后面一阵猛跑,风似的窜过来,跑到旁边的时候因为速度太快,差点没刹住车,往前趔趄了好几下,才停住。

“刚才隔着一条街老远看见背影就觉得像你们俩,”厉双江气喘吁吁地说,“季繁呢?”

陶枝抬了抬下巴,把嘴巴露出来:“昨天喝多了,不知道现在起没起。你怎么来这么早。”

“这不是昨天作业没写,早点儿来补,”厉双江说着,转头看向江起淮,“淮哥昨天还行吧?”

江起淮“嗯”了一声。

厉双江点点头,刚要继续往前冲,脚步一顿,又停下了。

他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了,看了看陶枝,又看看江起淮。

厉双江一脸疑惑地问:“但是你俩咋一起上学呢?”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深空彼岸 这个医生很危险 起航1992 我的回塑人生 人在排位,透视宝箱 重生之似水流年 夜的命名术 我和学神同桌有个约定 首富从谈恋爱开始 电影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