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豆看书 > 都市言情 > 桃枝气泡 > 咕噜噜(没人跟你抢。...)

咕噜噜(没人跟你抢。...)(1 / 1)

第十九章

陶枝知道江起淮狗, 但是也没想到他能狗到这个德行。

虽然是换了一种比较温和的方式,但这话就好像是在说――

你就考这么点儿分还好意思早恋?

你这点儿分我看不上。

语气和态度看起来还非常认真,并没有瞧不起对方的意思, 就是很单纯的拒绝, 理由是你连七百分都考不到,就别整那些有的没的。

比嘲讽还伤人。

纵然是陶枝这种没什么同理心也不太善良的人, 都为这个李淑妃感觉到一阵心痛。

陶枝觉得要是江起淮跟她说这话, 她可能会忍不住照着他脑袋来一拳。

果然, 李思佳低垂着脑袋, 不说#醋!溜!儿!文!学!首!发#话了,肩膀抖了抖。

陶枝琢磨着他是不是把人家小姑娘给惹哭了。

好半天, 李思佳又抬起头来, 脸红红的,咬着嘴唇说:“我明白了,江同学是喜欢学习好的吗?”

江起淮没说话。

这反应看起来就像是默认了,李思佳点点头,鼓起勇气来继续说:“那如果我这次月考能考到七百分, 我希望江同学可以考虑一下我。”

她没有再等着江起淮的答复,直接跑走了。

江起淮转过身来,就看见陶枝蹲在旁边两只手拖着脑袋, 专注地目视着前方,一眼都没看他。

他还没说话,陶枝立刻此地无银三百两道:“我在看高一的打球。”面前室外篮球场里一个少年带球过人飞快跑到对面篮筐下高高起跳,手里的篮球准确无误地送进篮筐。

陶枝一拍巴掌:“好球!”

江起淮:“……”江起淮抬手,也在她脑袋上轻敲了一下:“走了。”

陶枝捂着脑袋站起来了, 蹲了太久腿有点麻,她原地跳了两下, 蹦Q着跟上去。

她侧着头仰起脸来看了看江起淮,没说话。

少年下颏线条削瘦清晰,蜿蜒到耳际,脖颈修长喉结锋利,肩宽而薄,白色的T恤和校服外套半掩住锁骨的轮廓。

“看什么。”那张淡色薄唇轻启,带着少年人特有的冰片一般的棱角感,吐字清晰而冷漠。

“我在想……”陶枝懒散地拖着声音,诚实地说,“如果光看外表忽略你这个性格,李淑妃会对你死心塌地,也还是有那么几分原因在的。”

帅哥陶枝其实见过不少。

高岭之花冷月寒塘学霸型不是没有,但是江起淮不能包括在这个范围内。

他性格里的棱角其实非常明显,并且他完全没有掩饰这种尖锐攻击性的打算,同理心和共情能力很差,刻薄并且不近人情。

陶枝觉得如果把这个人切开,他里面一定是黑的。

但是这画面也太血腥了。

她缩了缩脖子,收回视线:“你讲话倒是委婉点儿,也给人家小姑娘留点面子。”

江起淮侧头:“我以为我已经很委婉了。”

哪里委婉了啊!

你真的不是在装逼吗!

陶枝翻了个白眼:“这也就是我们可怜的李淑妃脾气好性子软,要是换了别的人听着你这个话……”

她说着又有点好奇:“殿下,如果李淑妃下次考试真的考了700分以上,你会考虑考虑吗?”

江起淮垂眸:“我要是你,我现在就关心点儿别的。”

陶枝愣了愣:“别的?比如什么?”

“比如,”江起淮顿了顿,“找借口逃了一节课以后被班主任找的原因,之类的。”

陶枝:“……”

陶枝有些惊慌:“老王上节课来班级里看了吗?”

“嗯,”江起淮眼睛都没眨,“来了。”

陶枝:“……”

两人走进了教学楼,陶枝把着扶手不情不愿地蹭上了楼,站在王褶子办公室前快速地思考了一下该怎么办,她抬手,指尖扯着唇角往下拉了拉,一脸虚弱地敲响了门,然后推门进去,蔫巴巴地说:“王老师。”

王褶子正在批卷子,闻言抬了抬头:“来了?我正想跟你和江起淮问问这周班会的事儿,开学也快一个月了,你们有什么想法没有?”

“?”

陶枝疑惑地抬起头来:“班会?”

“下礼拜就要月考了,我本来打算下礼拜班会动员一下,但你们数学老师刚刚提前把班会课要去了,所以就挪到这个礼拜,”王褶子一边批卷子一边说,“这个就交给你们班长负责,想想什么主题,积极向上一点儿的,没问题吧。”

陶枝本来是挺心虚地进来的,一听不是因为逃课被发现了批评她,立马站直了:“没问题!”

王褶子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着她:“平时让你干点儿啥你都嫌麻烦,这回咋这么积极呢?”

陶枝一本正经地说:“这本来就是我作为班长的分内之事。”

江起淮在旁边很轻地,用鼻音嘲讽似的哼笑了一声。

陶枝背着手偷偷地掐了他的手臂一把。

王褶子没发现她们之间的小动作:“行,那你们俩先回去吧,回去和宣传委员也商量商量。”

陶枝应声,先出了办公室。

江起淮跟着出来,带上了门。

他一出来,陶枝就幽幽地说:“骗子。”

江起淮往前走。

陶枝:“江起淮是个骗子。”

“……”

陶枝:“江起淮欺骗单纯少女。”

江起淮:“……”

他转过头:“这不是给你点紧张感。”

陶枝“哼”了一声,甩头从他旁边大步走过去,扎成高马尾跟着甩了甩,发梢擦过他的校服领口。

江起淮抬手,指尖轻轻蹭了下,脖颈低了低。

有点儿痒。

-

宣传委员蒋正勋第五次自我检讨,他觉得自己当时班干部竞选的时候是不是就不应该竞选这个宣委。

之前赵明启也心很大地调侃他,说他一个男孩子,还叫一个这么硬气的名儿,怎么不爱打游戏也不爱打球,天天就喜欢琢磨这些女生才喜欢玩的东西。

蒋正勋觉得赵明启的想法有问题。

男孩子怎么了。

男生也可以喜欢画画,喜欢出版报,喜欢宣传组织班级里的一些班会和活动,个人爱好跟性别有什么关系?这种事儿又没什么冲突。

直到王褶子让他跟正副两位班长合作一下。

蒋正勋抬眼,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两个人,江起淮正把他刚刚出好的班会主题方案递给陶枝:“宣委写的。”

陶枝下巴搁在椅背上,眼也不抬地按手机玩游戏:“不跟骗子说话。”

江起淮:“……”

他把本子推到陶枝面前:“看看,行就定了。”

陶枝看都不看他一眼:“也听不见骗子说话。”

江起淮:“……”

这都几节课过去了。

江起淮的耐心向来有限,眼看着两个大佬的脸都冷得跟冰块似的,蒋正勋清了清嗓子,从江起淮手里接过本子,小心翼翼地递到陶枝面前,小声开口:“那个……虽然可能有点幼稚有点老套,但是我自己还是挺喜欢的,班长您看看。”

连您都用上了。

陶枝按手机的动作顿了顿,觉得也不好迁怒别人,手机揣进校服口袋里抬起头来,接过来看。

蒋正勋这个主题是成长和改变。

每一个人的人生都是分阶段的,没有人能一成不变地成长,小的时候想要成为的人可能长大以后就不想了,现在成绩好也不能代表一切。

确实还挺土的,但是陶枝喜欢。

她敲着本子抬起头来,看向江起淮:“看见没有?”

陶枝翘着腿,一字一字地说:“现在成绩好不能代表一切。”

“……”

江起淮懒得跟她计较。

蒋正勋这个班会主题最后的互动是写下来小时候的梦想以及现在的想成为的人,他眼看着这两个人又要吵起来了,赶紧问陶枝:“班长,您小时候有什么梦想没有?”

陶枝转过头来,想了想:“很小的时候想嫁给杀鸡的。”

蒋正勋没反应过来:“干啥的?”

“杀鸡的,我小时候家里条件挺差的,我也不太记得了,反正就是晚饭吃肉就挺开心的,然后我还有一个讨厌的弟弟,我要分给他吃,”陶枝嫌弃地看了一眼教室另一端睡得正香的季繁,她伸出三根手指,“我五岁的时候就抢不过他,一盘鸡翅我只能抢到三个,剩下的都会被这头猪给抢走。”

蒋正勋:“……”

五岁的鸡翅大战你能记到现在啊!

蒋正勋在心里默默地想,没敢说出来。

“所以我就想嫁给杀鸡的,或者我自己开个卖鸡的铺子,这样我就可以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不用跟我讨厌弟弟抢鸡翅。”陶枝继续说。

蒋正勋心道你主要原因就还是讨厌你弟弟吧。

他点了点头,赞同道:“也是一个很实在的梦想。”

他们正聊着,厉双江的脑袋忽然从江起淮和陶枝身后冒出来了:“哎,今天晚上小爷过生日,你们都去不去啊。”

“你早上不是就跟我说过了,”蒋正勋慢吞吞地说着,把本子收起来,“不去。”

厉双江不乐意,瞪着他:“你不去我就给你绑过去。”

蒋正勋:“那不就结了。”

陶枝转过头来:“今天你生日吗?”

“对啊,”厉双江说,“我没跟你说吗?我可在我们的正义联盟里说过了啊。”

陶枝也把那个群的消息提示给关了,还真没印象。

“我刚打球的时候跟季繁说了,他也来,”厉双江半靠在桌子上摇摇晃晃地说,“大哥来吗?”

陶枝没什么意见:“行啊。”

厉双江又转头,看向江起淮:“淮哥来吗?”

江起淮刚要拒绝。

厉双江皱着眉,一脸严肃地说:“淮哥你这样不行啊,上次团建你就不来,学习虽然重要,但是课外活动难道就不重要吗?你作为我们美少――”

眼见着他就要把那个什么破联盟的傻逼名儿给说出来了,江起淮有点脑壳疼,打断他:“几点?”

“就放学以后,”厉双江兴奋道,“给联盟成员一点儿面子,就这么说定了。”

厉双江说完,又飘走喊赵明启去了。

陶枝看看江起淮,压低了声音:“我没看那个群,没给他准备礼物。”

江起淮看了她一眼:“你觉得我会看?”

陶枝:“你为什么没看?我不是已经把屏蔽给你关了。”

她说完,闭嘴了。

江起淮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干什么,”陶枝挠了挠鼻尖,“你不是早就发现了吗。”

江起淮侧了侧身:“我是发现了,只是没想到你会这么干脆的承认。”

“这有什么不好承认的,”陶枝学着刚刚厉双江的语气,“你作为我们美少女正义联盟的成员,确实应该合群一点。”

江起淮:“……”

陶枝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殿下。”

江起淮没说话,不知道她又要作什么妖。

陶枝故意提高了声音:“美少女正义联盟的扛把子!”

江起淮:“……”

-

厉双江的生日聚餐挑的餐馆离学校不远,走过去大概十几分钟。

厉双江人缘很好,呼风唤雨地叫了一帮子朋友,一群男生在前面勾肩搭背地聊游戏球赛,女孩子跟在后面聊衣服和最新的漫画小说。

陶枝咬了颗奶糖,跟付惜灵走在后面,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到了餐馆,厉双江提前订好了包厢,十几个人的大包圆桌,男生坐一边女生坐一边儿。

陶枝站在门口给顾叔打了个电话跟他说了一声,最后一个进去。

进去的时候众人刚点好菜,桌前已经坐满聊开了,付惜灵在旁边给她留的位置,右边是江起淮。

因为是在包厢里,男生也都肆无忌惮了起来,点了一箱啤酒,男生一人一瓶。

陶枝跟宋江他们一起出去的时候酒也是常点的,她就坐在门口的位置,酒箱就在脚下,她随手抽了一瓶出来启开,慢悠悠地倒进杯子里。

没什么人注意,倒是厉双江看过来了一眼:“大哥喝酒吗?”

陶枝捏着酒瓶子,眨了眨眼:“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这不就是女孩子随意么,不强制,”厉双江赶紧说,“大哥酒量怎么样?”

陶枝想了想,严谨地说:“不是那么太好。”

厉双江平时看着大大咧咧,其实还是挺会照顾女生的,刚想说那要么你喝个椰汁什么的。

“但把你们这一桌人喝进厕所里抱着马桶吐应该也没什么问题。”陶枝继续说。

“……”

厉双江朝她抱了抱拳。

聊天的功夫,服务生推门进来上菜。

十六七岁的男孩子,去食堂打饭都要打满三勺米,胃口大得跟什么似的,厉双江点了满满一桌子菜,服务生一盘一盘地端上来。

陶枝坐的位置就在上菜口旁边,每次她都要侧身让一让,她手撑着柔软的椅垫微微侧了侧头,服务生把手里的两盘菜放在桌子上。

付惜灵扫了一眼,“哎”了一声,说:“姐姐,这个您多上了一盘吧,我们就点了一盘可乐鸡翅。”

服务生垂头看了一眼他们的点菜单:“没错啊,可乐鸡翅两份,”她看了一眼江起淮,“刚刚这个小伙子出来加了一盘。”

付惜灵“哦”了一声,小声跟服务生说了句谢谢。

包厢里乱糟糟的,没人注意到这边。

陶枝侧头,看了一眼江起淮。

这个人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安安静静的,有人跟他说话他就回,没人跟他说话他就在那儿默不作声地吃花生米,跟旁边那一群猴子似的张牙舞爪的男生对比十分鲜明。

陶枝正要问他为什么多点了一份。

江起淮忽然放下筷子倾了倾身,指尖捏着其中一盘可乐鸡翅的盘边儿往前拽了拽,拉到陶枝面前。

陶枝愣了愣。

瓷白的盘子被拉过来,边缘撞到啤酒杯的杯壁,发出一声清脆又微弱的一声响,淹没在笑声和说话声里。

“吃吧,”江起淮淡声说,“没人跟你抢。”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夜的命名术 重生之似水流年 我的回塑人生 深空彼岸 首富从谈恋爱开始 起航1992 电影的时代 这个医生很危险 我和学神同桌有个约定 人在排位,透视宝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