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节(1 / 1)

她回到房间,躺在床上,耳边是旺仔很轻的打呼声,她闭上眼睛,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想到宋廷深说的话,仍然忍不住庆幸,庆幸她当初做的正确的选择。

至于秦遇的事情,她已经不想再管了,也不是她能管得了的,相信将这件事情交给宋廷深去处理会更好。

她知道,宋廷深是不会查到什么东西的,重生的人只有秦遇,他重生了,带着上辈子的记忆,可那些记忆只属于他一个人,并不是这辈子的事实,要是秦遇能像段迟一样识趣就好了,段迟当初也闹出了令人哭笑不得的动静,现在还不是没了踪影,诶,有秦遇做比较,就连段迟也变得可爱起来了。

第二天一大早,旺仔坐在儿童坐便器上解决个人问题,宋廷深则在刮胡子,至于阮夏,她想着自己今天又不用去上班,便正大光明的赖床,躺在床上刷手机微博。

宋廷深不愧是好爸爸,给旺仔擦屁股也能做到面不改色。

旺仔顺势抱着宋廷深的脖子,奶声奶气的问道:“爸爸,你今天有高兴一点了吗?”

宋廷深一愣,回道:“爸爸没有不高兴。”

“骗人。”旺仔是宋廷深的小棉裤,非常贴心的亲了亲他的侧脸,“我知道爸爸有不高兴。”

宋廷深哑然失笑,但心里是很温暖的,在喜欢上阮夏之前,他觉得这段婚姻给他带来最大的快乐便是有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是他最大的快乐来源。

正是因为有了旺仔,宋廷深的生活才变得有趣起来。

“爸爸昨天的确是有些不高兴,不过现在已经好了。”

旺仔歪着头想了想,“是我让你不高兴了,还是妈妈让你不高兴了?”

宋廷深逗他,“那如果是妈妈让我不高兴了,怎么办?”

这小子最近这段时间明显更黏着阮夏,虽然孩子黏妈妈的天性他是可以理解的,但在这样的时候,还是不免想要知道他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旺仔确实是被这个问题难到了,以他目前的年纪,想要完美的回答这个问题,是很为难他这个小胖砸的。

他本来是不想回答的,但爸爸既然已经问了,他还是要认真的回答……

“爸爸不是说过吗?家里只有妈妈是女孩子,我跟爸爸是男孩子。”旺仔小心翼翼的看了宋廷深一眼,说道:“妈妈如果让你不高兴了,你就原谅她好了啦。”

所以说来说去,这胖砸心里还是向着他妈妈的。

宋廷深发现他儿子其实也随他,双重标准,恩,这样也好。

他叹了一口气。

旺仔急了,赶忙解释,“不是说要照顾妈妈保护妈妈吗,爸爸,男子汉应该大方一点,妈妈让你不高兴了,你说她两句就可以了,不要说多了。”

宋廷深探出手压了压他翘起的一撮呆毛,无奈地说道:“好。我就只说她两句,不说多了,说完了就原谅她。”

旺仔这才满意了。

看着自家胖儿子,宋廷深没能忍住,掐了掐他的胖脸蛋,说道:“不过小子,你这样偏心你妈妈,就不担心爸爸会有意见吗?”

旺仔抱大腿,冲他呲牙一笑,露出一口小白牙,“爸爸也在偏心妈妈啊,我跟爸爸都偏心妈妈,所以我跟爸爸都不要有意见,好不好?”

这小子……

“好。”宋廷深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你偏心妈妈,我也偏心妈妈,你不要有意见,那爸爸也不会有意见。”

两个男人就这样的在深秋的早晨,达成了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的某种协议。

第89章 089

阮夏的手机短信提醒她, 她的账户入账两万一千元。

她当时就从沙发上跳了下来, 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她虽然跟公司也算是好聚好散, 但没想到公司财务会这么给力,今天就给她结算了工资,而且这工资比她想象的还要多一点。

跟谁过不去,都不能跟钱过不去, 哪怕阮夏现在再厌恶秦遇, 但他的钱,她还是要的,毕竟是她的劳动所得,尽管她这一个月也没做什么事。

阮夏想都没想, 第一时间就给宋廷深微信上转了个账。

第一笔是1314, 第二笔是520。

转完之后她便美滋滋的坐在沙发上,等待着他的回应。

作为一个小富婆,能时不时给男朋友转个账什么的表示宠爱, 这感觉还真不错。

她现在有些能理解为什么有些富婆喜欢包养小白脸了,虽然她现在拿的也是人生赢家的剧本, 但仔细想想,如果能穿越成富婆,还是能够正大光明包养小鲜肉小白脸的富婆……阮夏赶忙摇了摇头, 将这个念头从脑海中甩出去, 不, 她不能有这样的想法, 宋廷深多好啊。

宋廷深以前工作的时候,从来都是专心致志的,现在他习惯性的在工作之余,抽出一两分钟来看手机,想看看阮夏有没有跟他发消息,有没有发朋友圈。

看着阮夏给他转账,他有些纳闷,回了三个问号过去。

阮夏:“你知道我这个转账是什么意思吗?”

宋廷深:“什么意思?”

阮夏气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这年头还有人不知道1314跟520是什么意思的,她才不相信宋廷深有这么老古板,这么的跟不上时代潮流,又不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

宋廷深:“我不知道,你说给我听。”

阮夏:“就是一生一世我爱你的意思啊,你这人怎么这么老土。”

宋廷深看着手机里发来的消息,尤其是那三个字,眼里满是笑意。

阮夏在回完消息,才发现自己上当了,她气得发了几坨便便表情过去,以此来表示自己对宋廷深的鄙视。

这个人有的时候,真的是老奸巨猾。

紧接着,宋廷深也给她转账了,阮夏一看这转账数目,还以为自己看错了,闭了闭眼睛重新睁开,确认是520……

从来没见过如此抠门的总裁。

阮夏只能打下省略号来表达自己的无语。

宋廷深难道不知道吗!这年头给女朋友转账五块二是会被吐槽的!最起码也要五十二吧!她刚才可是给他转了一千多诶!

“我的比你多了一个点。”宋廷深这样回。

阮夏心想,那这个小数点的位置也太不讨喜了吧。

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宋廷深想表达的意思该不会是,我爱你多一点。

阮夏捧着手机傻笑,决定不去计较他给她转账才五块二的事了,她以前就在想,旺仔的土味情话经常都不带重复的,到底是遗传了谁的好基因,现在她知道了。

她又一次被打脸了,以前总觉得跟大猪蹄子谈恋爱是很没有意思的一件事,现在她收回这句话。

谈恋爱还是很有意思的!

不过要跟对的人谈,要是跟秦遇这种人谈,那真是要短寿,不,她根本就不会跟这样的人谈,亏她之前看小说的时候还觉得他是忠犬好老公一枚,好个鸟啊!

宋廷深见阮夏没了回复,便将手机放在一边,又重新开始投入到工作中去了。

其实何止是阮夏被打脸呢,宋廷深也有这样的感觉,在此之前,他一直认为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是旺仔跟事业,别的事情通通都可以排到后面,通通都不值得他付出心神,现在……

宋廷深捏了捏鼻梁,自嘲一笑。

还真是应了黎远航的那句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不知不觉间,他的手机屏幕,他的钱包,包括他的办公桌上,都是她跟旺仔的照片,至于他到底是想看旺仔,还是想看她,只有他自己知道。

***

阮夏没有回消息,一方面是不知道怎么应对他的土味情话,另一方面则是在浏览招聘网站,她还是想找点事情做,不然整天这样无所事事,人也很没有意思,之前一个月里她虽然工作很清闲,可每天安排得也都很满,说到底,她内心里还是觉得忙碌一点的生活更为安全,更为保险,真要让她当米虫,她也绝不是混吃等死的快乐的米虫,而是战战兢兢的米虫,怕下一秒就没米吃会饿死。

浏览了一圈,都没找到合适的,毕竟现在也不是找工作的高峰期,离过年还有几个月,一般都是过完年的年初,很多公司都会进行招聘,阮夏想了想,又想到了宋廷深之前的提议,她现在手上也有不少存款,宋廷深每个月给她的钱,她根本就花不完,几个月下来又存了不少,开一家店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阮夏本来想跟宋廷深打电话说这件事的,但想到他可能在忙工作,只好忍住了,决定等他回家之后,再跟他好好商量商量,毕竟这也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做生意,还是想跟前辈吸取经验与教训。

宋廷深也没闲着,他的确是动用了一切能用得到的人脉,全力去查秦遇。

这一次他得到的信息,比上一次更加的详细准确,连秦遇的初恋女友都给查了出来,几乎是事无巨细了。

好友们虽然纳闷他为什么会去查一个毫无交集的人,但大家都非常给力,宋廷深仔细翻看着秦遇这个人在这个世界上能查到的一切,最后算是松了一口气,他不希望自己对阮夏的信任是一场笑话,更不希望她在他面前说的都是谎话,换句话说,如果她跟秦遇真的有关系,他也希望她不要隐瞒,诚实的告诉他,而不是欺骗,有时候谎言的确比事实更甜蜜,可他不想要这样的甜蜜。

事实证明,她并没有说谎,她说的都是真话,没有欺骗他。

翻遍了所有的资料跟信息,秦遇跟阮夏的生活圈朋友圈根本就没有任何交集,如她说的那样,在应聘到这家公司之前,她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见都没有见过。

那么,问题来了,宋廷深屈起手指敲了敲桌面,一脸沉思,那秦遇说的那些事又是从何得知的呢?

阮夏的左腰上的确有一颗痣,耳朵后面也的确有一道疤。

最重要的是,那天他说这些时候的语气跟神态,并不像作假,这一点他还是能分辨得出,宋廷深一时之间也糊涂了,不过不管怎么样,这毕竟是一个好消息,至少阮夏跟秦遇的确是没有关系,这让他从心理上就感到了愉快。

只不过,秦遇还是个危险分子。

宋廷深作为男人,能够感觉到他跟段迟是不一样的,虽然两个人都在觊觎阮夏,但段迟是个尚有底线的人,他有他的软肋,也有人能制得住他,所以,段迟能很快地就收手,秦遇不一样,他从招聘阮夏进公司开始就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所做的事情看似绵软,实际上压根就没有底线,就好比这一次。

坦白说,宋廷深其实心里还挺暴躁的,并没有他现在表现出来的这么淡定。

如果他还是二十出头就好了。

他这样想着,那他就有理由跟借口去做他想做的事情,比如揍得秦遇生活不能自理,让他在医院躺上一两个月。

可他不能,他三十多岁了,不能不成熟,他不想让阮夏认为他还很幼稚。

***

宋廷深查秦遇并没有避讳什么,所以秦遇也在第一时间就听到了风声,几个朋友还问他,是不是跟宋氏的宋廷深有了矛盾,不然人家何必闹这么大动静就去查他,秦遇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看来他星期五晚上说的话,宋廷深还是听进去了,并且还很在意。

他是男人,自然知道男人最在意什么,哪怕宋廷深跟阮夏之间没有感情,作为男人而言也无法忍受自己的老婆跟别的男人有什么关系,更何况他看得出来,宋廷深也喜欢阮夏,有了感情,他更加无法理智的面对这个问题。

秦遇知道,自己成功地在宋廷深跟阮夏之间种下了怀疑的种子,哪怕宋廷深什么都查不到,那又有什么关系,他现在已经开始怀疑阮夏了,他就已经达到了目的。

怀疑是感情中最致命的。

秦遇从抽屉里拿出钻戒盒,打开来看,脸上带了一丝笑容。

也许接下来他什么都不用做,也许他只要稍微再推波助澜一下,这两个人之间就能彻底地散了。

真是脆弱得不堪一击啊。

到时候,他再以保护者的姿态,像上辈子那样出现在她面前,他会让她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他才是真正的在爱她。

第90章 090

秦遇一直都在密切的关注着宋廷深跟阮夏的动静, 正如宋廷深查他一样, 他在此之前对宋廷深也已经很了解。

宋廷深这个人非常的自律,有时候出去应酬,也很少喝酒, 在他星期天约好友黎远航喝酒的时候,秦遇就知道,他说的那番话还是起到了效果。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我不是野人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穿成抱错文好运女配 黄天之世 宠妃的演技大赏 看见弹幕后我选择叛出师门 宋成祖 春回大明朝 人在大唐本想低调 启明1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