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节(1 / 1)

她不过就是唱首歌啊,他怎么就不声不响的跟着秦遇出去了!虽然说秦遇是不会给他套麻袋也不会囚禁他,可她还是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啊!

秦遇身上有着酒味,连他都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杯。

看着站在面前的宋廷深,秦遇突然有一种豁了出去的冲动。

他之前的手段还是太绵软了,不管是段迟还是黎静,都像是小打小闹,如果可以的话,他并不想做太恶劣的事,他只是想追回自己爱的人。

在秦遇找他出来的时候,宋廷深基本上就已经断定了他的猜测没错,这个人的确是在觊觎着他的妻子,而且从很早开始就在筹划了。

宋廷深一手插在裤袋里,冷静从容的说道:“不知道秦总找我有什么事?”

秦遇看着他,突然就笑了起来,“宋总,你真的了解你的太太吗?”

宋廷深面色稍冷,语气也淡了下来,“秦总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根本就不了解她。”秦遇温和的笑了,“你知道她喜欢什么颜色吗?你知道她喜欢什么食物吗?你知道她……腰上有一颗痣吗?”

第84章 084

秦遇的最后一句话, 犹如一颗雷炸在宋廷深心里,但他的年龄阅历摆在这里,表面上自然不可能因为这么一句话而动怒,相反他还越发平静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语气淡淡的,但其中的威胁含义很浓重,“秦总, 请注意你的用词。”

同样是男人, 秦遇太明白该怎么去激怒宋廷深, 他知道自己不够坦荡,不够光明正大,可试问又有哪一个男人能忍受自己深爱的女人喜欢上别人呢?至少这一刻,他不想去顾全什么大局,只想用最最激烈的方式, 尽可能地让宋廷深跟阮夏之间产生更大的矛盾。

他私心里希望宋廷深认为阮夏是个荡妇, 希望她被千夫所指,这样的话,他就会来到她身边,将她护在身后, 就像上辈子那样,当她一辈子的港湾。

他多想让阮夏知道,这个世界上唯有他是真正的爱她, 只有他在知道她所有的真面目后, 仍然爱她, 其他男人,比如眼前这个跟她有共同孩子的宋廷深,喜欢的不过是她伪装出来的面目罢了,这样的感情太过浅薄,太过肤浅。

秦遇轻笑一声,眼里是浓烈的感情,“宋总,你根本就不了解她,你看到的不过是表面,只有我才知道她原本是什么样子,她左腰上的痣,我知道,我还知道她耳朵后面有一道很浅的疤,所以她从来不留短发,那是她小时候跟人抢玩具的时候撞上的……”

他满意的看着宋廷深的表情越来越难看。

“我还知道你们是协议结婚,你们之间并没有感情,互不干涉各玩各的,除了四年多前那一个晚上,你们再也没有亲近过,哪怕是现在,也是分房睡。你可能根本就不知道她左腰上有一颗痣,耳朵后面有一道疤吧。”

秦遇笑了,“宋总,我跟她之间的关系比你此刻想象得还要亲密得多,我比任何人包括她自己都要了解她。”

他就想告诉宋廷深,这世界上跟阮夏最亲密的人是他,最了解她的人也是他。

宋廷深终于看向秦遇,还是一派冷静,“说完了吗?”

“秦总,恕我直言,你是个垃圾。”

宋廷深拉了拉自己的领带,低头解开袖口,看都没看秦遇一眼,“是我之前看走了眼,以为你是个男人,秦总,你如果想要追求我太太,完全可以光明正大,我太太是个很优秀的女人,不少男人都为她心动,这一点我从结婚前就知道,你选择了最恶劣的一种方式,你希望我怎么看待我的太太,希望我觉得她是个荡、妇吗?”

“秦总这么关注我们夫妻,应该也知道段家的段迟吧,坦白说,你连他都不如,他到我面前说一些颠三倒四的话时,言语之间都是在保护我太太的声誉,而你,没有。”

“一个男人企图以抹黑伤害一个女人的方式去激怒另一个男人,秦总,我真的没办法尊重你,另外,她是我的太太,是我的家人,”宋廷深活动了一下手腕,说时迟那时快,他直接一拳头给揍了上去,秦遇踉跄几步,险些摔倒,宋廷深冷笑,“谁允许你在我面前伤害我太太的名誉?这是给你的警告。”

“秦总,想当我的情敌,还是等你成为一个男人时再来吧,人家段迟至少还是个男人,你呢,连男人都算不上。”

宋廷深看都没再看秦遇一眼,直接离开了。

阮夏正准备走出包厢去找宋廷深的时候,他回来了,看表情也没什么不对,还是那副样子,只是说道:“现在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哦,好。”阮夏看了看他身后,发现秦遇没跟回来,顿时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但她什么都没问,拿起包包,跟同事们道别之后,就跟着宋廷深离开了KTV。

现在已经十一月中旬了,算得上是深秋了,白天还好,到了晚上得穿外套才行。

宋廷深将自己的西装披在她身上,给她拉了拉,“别着凉了。”

阮夏的鼻间都是他的味道,他不喜欢喷香水,但身上总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让人着迷。

他牵着她的手,来到停车场,这会儿停车场也没什么人,阮夏才问道:“你刚才去哪里了,怎么都不说一声,我唱完歌都没看到你。”

宋廷深为她打开车门,很平静地说道:“我去洗手间了。”

“那你怎么都不接我电话?”

“那会儿没空。”

“好吧。”阮夏脑补了一下,可能男人在上厕所的时候,真的没空接电话吧?

等宋廷深坐上驾驶座后,她才又试探着问道:“我同事说,秦总跟你一起出去的,他怎么没回来?”

“那我就不知道了。”宋廷深看她,“而且我跟他不是一起出去的,也许他提前走了。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阮夏这才松了一口气,她也觉得秦遇应该不会去找宋廷深,估计是前台小姐看错了,一个前脚出去,一个后脚出去,就以为这两个人是一起出去的。

“没怎么。”阮夏伸了个懒腰,“啊,星期一不用去上班了,当米虫真舒服啊!如果公司财务能准时把工资发给我就更好了。”

看公司领导的意思,好像是会准时给她发工资,这个钱不要白不要,毕竟她还上了一个月的班呢。

她瞥了宋廷深一眼,发现他正盯着她的小腹那里看,顿时下意识捂着肚子,“你看什么?”

宋廷深收回视线,异常淡定的回道:“你有小肚腩了,明天跟我一起去健身。”

阮夏赶忙吸气收腹,心里别提多后悔了,不能因为晚上那顿饭公司买单她就放肆啊,但嘴上还是说道:“你这是在嫌弃我吗?你嫌我胖。”

宋廷深一边发动引擎一边说道:“没有,小肚腩也挺可爱的。”

阮夏才不相信他这番鬼话,天气冷了,人就不自觉地胃口大开,身体也在告诉大脑,得囤秋膘了……

诶,她托腮,表示当一个顶级美人真的好累啊,每天都要控制体重,哪怕只是体重增长01公斤,第二天都要控制饮食。

***

一般双休日,宋廷深都会陪着她跟旺仔,可是到了星期天,本来她都打算去买电影票,带着旺仔一起去看电影的,宋廷深却说他跟朋友有约,晚上还不在家吃饭。

阮夏都已经习惯了他没有业余生活了,突然之间他说要跟朋友出去吃饭,饭桌上又少了一个人,她倒开始不习惯了。

她没问宋廷深是跟谁一起出去吃饭,但现在很想打个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了。

阮夏也有些理解为什么一些人在谈恋爱或者结婚的时候,喜欢打电话催对象赶紧回家,其实不是查岗,就是有些不习惯。

旺仔在吃完饭之后坐在阮夏身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用小肥手托着他的双下巴感慨,“妈妈好傻。”

他在心里想,以后只能他多聪明一点了,要帮妈妈多多注意她没有注意到的事情,压力虽然很大,但没办法,谁叫他是妈妈的宝贝儿子呢。

阮夏听到这话,探出手轻轻地敲了敲他的脑袋,“说什么呢。妈妈哪里傻?”

“妈妈,你真的没有发现爸爸不高兴吗?”旺仔看着阮夏,问道。

阮夏惊讶,“你爸爸有不高兴吗?我怎么都没发现。”

从昨天到今天,宋廷深不是都好好的吗?跟平常根本没什么区别啊。

旺仔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无奈地看着自家妈妈,“爸爸就是有不高兴,妈妈,你是他的老婆,你都不关心他。”

“你倒是说说,为什么说爸爸不高兴?”

“现在爸爸给我洗澡,都不怎么说话了。”

“你确定不是因为你太吵人啦?”

旺仔瞪她,“妈妈,我是很认真地在跟你说话!”

阮夏认错,“好,我听着呢,你继续说。”

“他以前有很多话跟我说的,昨天没有,我跟他说话,他还在发呆。”

阮夏半信半疑,“真的?”

旺仔点头,“我觉得爸爸有不高兴,妈妈,虽然我不知道爸爸为什么不高兴,但妈妈,你要关心爸爸。”

阮夏本来还以为旺仔是胡乱猜测,可当她带着旺仔睡觉的时候,接到了来自于黎远航的电话,黎远航在电话里说宋廷深喝醉了,让她方便的话接他回家……

搞没搞错,阮夏看着在翻画本的小胖砸一眼,是她太迟钝了吗?连一个四岁的小胖子都发现宋廷深不高兴了,她居然还没发现?

宋廷深很少会喝酒,他自制力极强,上一次喝醉还是黎远航结婚的时候,这一次是因为什么呢?

难道他真的不高兴吗?可是为什么呢?

第85章 085

黎远航在挂了电话之后, 看了看还在往酒杯里倒酒的宋廷深一眼,叹道:“这一晚上了,你什么话都不说,是不是你跟阮夏之间闹矛盾了?”

宋廷深其实现在已经很少会找黎远航了,一方面是黎远航结婚了有家庭了,另一方面则是他除了上班时间以外,其他的时间也都给了阮夏跟旺仔, 今天之所以会找黎远航, 是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还能找谁, 可对着黎远航说他跟阮夏之间的事,宋廷深也说不出口,更何况又能从何说起呢。

说一个男人正在觊觎他的妻子,而且从他的话语之间,他跟阮夏似乎关系还很不一般?

说他不知道如何是好, 说他其实满怀嫉妒跟愤怒?

嫉妒跟愤怒, 难道不是一个男人最懦弱的情绪吗,这种情绪他不该有的。

说不出口。

宋廷深不作声,黎远航却已经断定了,“看来真的跟阮夏有关了, 老宋,其实夫妻之间很容易就小事变成大事,你们是最亲密的人, 没什么不能说的, 别憋着, 不然总会憋成疙瘩,对以后的相处也有很大的影响。你不愿意跟我说,这个我可以理解,可你真要有什么不痛快,我建议你不要闷在心里,还是跟阮夏好好谈一谈,有时候敞开心扉谈一谈,你就会发现,也许那都不是什么大事。”

“不知道该怎么说。”宋廷深也有自己的立场。

他深知,阮夏这段时间做得很好,她也在极力地回避秦遇,甚至都辞职了,这就说明,这几个月里,阮夏跟秦遇是没有关系的,可之前呢?宋廷深查过资料,在他跟阮夏结婚之前,秦遇的事业都在国外,他的妻子也还没有去世,资料上表示两个人根本不会有任何的交集,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关系,那也只可能是这几年了。

虽然他跟阮夏结婚之前的确是有过约定,互不干涉各玩各的,可是,当秦遇说出那样一番话的时候,他还是怒不可遏,尽管他表面上很平静,尽管这两天他表现得跟平常没什么两样。

宋廷深知道,正是因为有过那样的约定,他自觉都没立场去对阮夏发火。

毕竟就算她跟秦遇之间有过什么,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她没有,在他跟她互诉心意之后,她没有。

黎远航拍了拍宋廷深的肩膀,“该说什么就说什么,夫妻之间又不是外人,还要藏着掖着,还得瞻前顾后,你俩是要过一辈子的,这以后也肯定免不了磕磕碰碰,反正,能别留疙瘩就别留,否则这时间长了,关系只会越发疏远。”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想想的。”

黎远航也不知道宋廷深有没有真的听进去,他笑了笑,“老宋,其实你这样我还挺开心的。”

宋廷深瞥他一眼,“你这是在幸灾乐祸?”

“没没没。”黎远航赶忙摇头,“就是觉得吧,你像个人了。”

宋廷深:“……”

这话说得……难道他以前不是人吗?

“我是从来没见你这样过,哪怕你公司出现再大的危机,你也一副淡定的样子,我们宿舍四个,除了你以外,三个人谁没有被感情问题困扰过,老四喝醉了酒精中毒住院那次你还记得吧,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你就没有这样,看来,还真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我们哥几个算是混出来了,你呢,孩子都上幼儿园了,现在也三十多了,才开始因为感情的事烦恼,感觉有点儿返老还童的意思?难怪你要找这么年轻的阮夏,是不是感觉自己年轻了很多?”

宋廷深捏了捏鼻梁,“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说得对。”

这世界上可能还真有逃过感情这一关的人,但目测这群人的队伍中没有他。

他现在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以前跟阮夏之间没感情,他从来都不会因为婚姻因为爱情而烦恼,现在呢,诶。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人在大唐本想低调 黄天之世 穿成抱错文好运女配 启明1158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春回大明朝 看见弹幕后我选择叛出师门 我不是野人 陛下因何造反 宋成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