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节(1 / 1)

***

接下来两天里,什么事都没有,公司旅游安排得也很佛性,不会强制性的去参加活动,阮夏一天下来几乎都呆在别墅里不肯出去,紫外线那么强,太阳那么大,开什么玩笑,哪怕全身都做好防护措施,估计也得晒黑几个度,虽然现在也流行美黑,但无奈阮夏太喜欢原主这一身雪白的肌肤,哪怕是呆在屋子里,她都兢兢业业的涂着防晒霜,穿着长袖。

宋廷深看她往腿上胳膊上涂着防晒霜,很是疑惑,“你又不出去,为什么要涂这个?”

在直男眼里,在家里哪里晒得到太阳,根本就没必要涂这么多东西。

阮夏深深地感慨一句,“为了维持这顶级的美貌,我必须得花费比常人多十倍的心思。”

防晒都是小事,她现在几乎都快戒糖了。

宋廷深:“……”

这年头有这么夸自己的吗?

旺仔不怕晒,时不时就要出去一趟,阮夏给他涂防晒霜,他还嫌她事多。

因为阮夏不愿意出去,宋廷深也没兴趣跟阮夏的同事一起玩,便也跟着呆在别墅里工作,旺仔就苦逼了,他时刻都想往大海边上跑,要不是他本身就很听话,再加上阮夏跟宋廷深看得紧,估计分分钟他就能自己跑到海滩上去。

秦遇住在隔壁的别墅,不过他偶尔也会过来,就像这会儿,他们一家三口窝在沙发上看着综艺节目打发时间,他就过来了,好奇问道:“你们怎么没去潜水?”

旺仔还挺喜欢秦遇的,赶忙回道:“我妈妈不想去,她说会晒黑,那样就不漂亮了!”

阮夏尴尬:“旺仔!”

秦遇坐在对面的沙发上,轻笑了两声,“海岛这边的紫外线的确很强。”

别说是阮夏了,就是宋廷深这两天跟秦遇相处下来,他都有些被迷惑了,会不会他的猜测从一开始就是错的,秦遇根本什么事都没做,甚至连跟阮夏都很少有交流,看起来就像是老板对手下的员工没什么区别。

他没有流露出哪怕一点点对阮夏的另眼相看。

旺仔很是自来熟,他跑到秦遇边上坐下,“叔叔,你怎么不出去玩?”

秦遇摸了摸他的脑袋,“叔叔不喜欢潜水,而且外面的确很晒。”

他手里拿着一个盒子,旺仔本身就处于一个对什么都好奇的年龄段,便指了指这个好看精致的盒子问道:“这是什么?”

秦遇递给旺仔看,“你打开看看,看认不认识。”

宋廷深跟阮夏都齐声道:“旺仔,不要随便拿叔叔的东西。”

秦遇笑道:“没什么,小孩子对这个有兴趣,就让他看看。”

旺仔虽然想打开看,但想到爸爸妈妈的教育,他又只好将盒子还给秦遇,抿了抿唇说道:“我不看了。”

“为什么?”秦遇一边笑一边打开盒子,坐在一旁的阮夏下意识地看过去,表示都快闪瞎了她的眼。

里面装着一枚鸽子蛋大钻戒。

非常的夸张,当然也足以让任何一个喜欢珠宝首饰的女人目不转睛。

太漂亮了。

阮夏盯着那枚钻戒看了一会儿,回过神来后打了个激灵,她下意识地看向秦遇,发现对方正好有意无意地扫了她一眼。

他是在试探她吗?

小说剧情中,的确有描写过这样一枚鸽子蛋钻戒,秦遇爱上原主之后,特意让设计师设计的,对那枚戒指的描述并不多,可阮夏现在就有一种直觉,这就是那一枚婚戒。

按照剧情,哪怕宋廷深当时领便当了,原主跟秦遇也还没有到相遇的时候,那么,这一枚戒指怎么会提前出现在秦遇手中?

阮夏后背一凉,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只有一个可能,秦遇是在试探她。

***

一直到回到帝都,阮夏都在回想那天自己的表情是不是不对劲,是不是有露出了什么马脚。

平心而论,假如今天她对宋廷深对秦遇都没感情,她也不会选择跟秦遇在一起。

这两个男人都是一样优秀,唯一不同的是,秦遇深爱着原主,宋廷深对原主没有感情。

可能按照世人的想法,跟爱自己的人在一起当然是最好的,当然,如果原主还在的话,她如果重生了的话,可能也会选择跟秦遇在一起,毕竟这个男人将她捧在手心,爱她如痴如狂。

阮夏可不愿意跟秦遇在一起。

他爱的是原主,现在是因为没有一起相处,否则哪天秦遇要是发现,她占据了他爱人的身体,估计也是分分钟黑化的节奏。

宋廷深这个人比较佛系,他就算一早就看出来她变了,他也不会太在意,甚至根本就不会在这件事上浪费脑细胞。

阮夏不确定自己是否能玩得赢秦遇,但她知道,她绝不能让秦遇发现,她是“重生”的,知道他是她未来的丈夫。

他们是下午的飞机,回到家已经快凌晨了,洗完澡后,旺仔也睡下了,阮夏就赶忙跑到宋廷深的房间,一鼓作气敲了敲门。

宋廷深也是刚从浴室出来,浑身上下只围了一条浴巾,本来他是想披上浴袍再开门的,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腹肌,他放弃了这个打算,直接打开门。

果然门口站着的人是阮夏。

阮夏现在也没心思去瞄他的胸肌跟腹肌,她说道:“宋廷深,我想跟你说一件事。”

宋廷深?

不是说好喊廷深吗?

他凑近了她,沉声道:“什么事?”

“我想辞职不干了。”阮夏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宋廷深说这件事,尤其还是大晚上的,明明可以明天说,但她就是想告诉他。

宋廷深脸色微变,“怎么了?”

阮夏脑子转得很快,快速回道:“就是不想干了,太辛苦了,反正我有钱,我明天过去就提辞职。”

第79章 079

宋廷深的第一反应就是秦遇那个心机雕是不是做了什么事?

他表面上还是很冷静镇定, 侧过身,对阮夏说道:“你进来坐, 我们好好聊聊。”

阮夏摆了摆手,“不了, 我就是想通知你一声……”

那还不错,宋廷深心想,她是在意他的看法, 所以才会跟他说的。

宋廷深当然没意见, 他巴不得阮夏立马辞职不干, 毕竟呆在秦遇的公司里,他鞭长莫及, 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可他不能直接跟她说你辞职吧, 毕竟这是她自己的事,她不愿意说,就代表她有自己的想法,他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站在她身后, 尽力帮她解决让她头疼的难题。

“可以, 你自己决定就好。”宋廷深这样说。

阮夏对于他这个回答一点儿都不意外,宋廷深就是这样的人,她有什么决定, 他通常都不会干涉, 无论是她想上班, 还是想辞职, 他说的都是“你开心就好”,这让阮夏感到舒服。

其实有那么一个瞬间,阮夏真的很想将这件事说给宋廷深听,但她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毕竟在现在的剧情发展中,她跟秦遇在此之前根本没交集,也不认识,这几天下来,她跟秦遇更是没说过几句话,这样贸贸然跟宋廷深说秦遇喜欢她,他会不会觉得她脑洞太大,戏太多?

阮夏颓丧垂头,“宋廷深,你会不会觉得我这个人太懒了,这么好的工作我都不想干,只想当米虫。”

他那样的勤奋努力,那样的拼命工作,而她呢,在他眼中的她,现在是什么样子。

人们常说,喜欢一个人的标志就是在意他的看法。

这话好像没错,她现在就是有苦说不出,他如果觉得她好吃懒做……诶。

她真的很想好好工作,哪怕这份工作的工资不高,那她也在向自己证明着,她拥有工作赚钱的能力。

宋廷深探出手压了压她的脑袋,后大概是看她这样子太像是可怜的鹌鹑,一时意动,上前一步,轻轻地将她揽入怀中,拍了拍她的背,温声道:“就算是米虫,也是可爱的米虫。”

阮夏脸贴着他的胸膛,闻着他身上清冽的味道,脸一下就红了。

“我努力工作,努力赚钱,就是想给你还有旺仔一个最舒适的环境。这是身为父亲跟丈夫的责任,所以你不用介意别人的看法,包括我的,因为我的初衷就是希望你跟旺仔能够每天开开心心的。”

宋廷深真没觉得阮夏懒。

每个人都有优点缺点,宋廷深在某种角度上来说,算得上是一个“直男癌”,在他的世界里,养老婆孩子那是天经地义的事,那是他身为父亲跟丈夫的责任,当然他比一些“直男癌”也要强得多,他没有因为他养着阮夏,而觉得自己比她高一等,也尊重她的一切决定,她想上班,他不拦着,她想在家呆着,他也不觉得她懒。

阮夏听了这话,还很感动,她壮着胆子,探出手回抱着他的腰身,但也不敢抱得太紧,低声说道:“你还挺好的。”

这算是夸奖了吧?

宋廷深失笑,意味不明的说道:“比别人要好吗?”

阮夏点了点头,后又摇了摇头,“你没有旺仔好。”

“……”宋廷深无奈,“看来我这个当爸爸的,还要跟他多学习学习。”

阮夏轻轻地推开宋廷深,耳根微红,“好了,很晚了,我不打扰你休息了,明天我就去跟公司提辞职。”

“好,晚安。”宋廷深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别担心,不管发生什么事,还有我呢。”

不知道为什么,听了宋廷深这句话,阮夏不安的心瞬间就平静了。

是啊,只要她能坚定自己的心,秦遇能作出什么幺蛾子来呢,就算能,宋廷深这座大山还在前头呢。

宋廷深的房间就在主卧室旁边,但他还是将阮夏送到门口。

阮夏:“……就两步路,不用送的。”

宋廷深笑她,“两步路也怕你会怕。”

等阮夏进了卧室,关上门,她走到床边,弯腰亲了亲旺仔的脸蛋,再想到同一屋檐下的宋廷深,顿时安心了很多。

剧情就算再强大又怎么样,能有人心强大吗?

说到底,剧情不就是由人来控制的吗?她穿越到这个世界,做的第一件事不就是控制剧情、改变剧情吗?

管他秦遇是谁,是不是重生的,他难道还能强迫她跟在他身边吗?

就算他敢,宋廷深能答应吗?显然是不能的。

只要她不喜欢秦遇,秦遇那就不值得一提,那就是纸老虎!

***

说干就干。

阮夏第二天来到公司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网上找了份辞职申请的模板,依葫芦画瓢立马写了辞职书,郑重其事的打出来,交给主管。

昨天大家还高高兴兴的从海岛回来,一时半会儿还没从悠闲的假期中快速进入到工作,主管就收到了阮夏的辞职书,难免有些懵逼。

“你辞职?”

主管是想破脑袋都没想到阮夏会提出辞职。

是啊,正常人会想辞职吗?这份工作有多好啊,离她家那么近,每天花在路上的时间不超过半小时,工作又不多,基本上每天过来刷刷微博跟论坛就好,如果实在是觉得无聊,还可以随时离开,最重要的是,每个月到手工资两万以上,但凡是正常人面对这样一份工作,都快喜极而泣了吧,阮夏现在居然想辞职?主管都觉得她是在开玩笑。

阮夏点头,“是的,我跟我丈夫商量之后,决定辞职。”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黄天之世 春回大明朝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人在大唐本想低调 穿成抱错文好运女配 陛下因何造反 宋成祖 启明1158 看见弹幕后我选择叛出师门 我不是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