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节(1 / 1)

宋廷深瞥他,“以前你跟爸爸一起睡的时候,爸爸也经常给你讲故事。”

必须得承认,亲子关系中,爸爸可能还真的比不上妈妈在小孩子心目中重要。

孩子黏妈妈……好像是与生俱来的眷念。

旺仔摇头,“那不一样。”

宋廷深也懒得打破砂锅问到底了,毕竟吃醋不是他今天的目的,“爸爸好像惹妈妈生气了,但爸爸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旺仔放下手中的画本,“难怪妈妈今天没打电话过来。爸爸,是你不对。”

“可是妈妈现在也不搭理爸爸。”宋廷深想了想,“所以,爸爸也要效仿妈妈一回,带你去海岛找妈妈,你觉得怎么样?”

“真的吗?”旺仔立马起身,三下两下爬到宋廷深边上,抱着他的胳膊,语气别提有多兴奋了,“爸爸,是真的吗?!我们要去找妈妈!”

宋廷深想过了,虽然他的工作很忙,虽然明天周五他有两个会议,但这些平常看来很重要的事情,在这个节骨眼上都可以挪一挪,毕竟在他没有搞清楚阮夏为什么生气之前,他并不能够完全集中精力在工作上,这样办事效率也不高,从各种角度来看,他都应该去找阮夏,等回来之后再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去。

“是的。”宋廷深点头,“我们明天一早就出发,不过你能答应爸爸一件事吗?”

旺仔能有什么不答应的呢,他点头如捣蒜,生怕自己动作慢了半拍,爸爸就会临时变卦。

“因为爸爸的自尊心,所以我会跟妈妈说,你在家里耍赖打滚非要过去,你能接受吗?”

他想去找阮夏,但他又不想让阮夏知道自己有多急切,只能说明,男人的自尊心有时候也是很强的。

旺仔看了宋廷深一眼,饶是他年纪再小,也知道爸爸这是将锅给自己背。

宋廷深又说:“如果不能接受的话,那就算了,反正妈妈过几天就回。”

旺仔立马说道:“我接受!”

只要爸爸能带着他去找妈妈,这个锅他也不是不能背。

“好,宝贝真乖。”宋廷深还跟旺仔拉了拉钩,进行了男人之间的约定保证。

两个男人立马开始收拾行李,旺仔开心得要唱歌,宋廷深脸上也总算有了轻松的笑意。

***

阮夏单独住一间房,虽然大家都是同事,但她也没忘多留个心眼,回房之后便将门反锁了,还搬了一张凳子抵在门边,出门在外,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的。

前台小姐跟她男朋友住在她隔壁,不过这会儿,人家小情侣跑到海边去吹海风浪漫了。

她现在如遭雷击一般,久久都没回过神来,脑子里也是乱糟糟的,想要集中精神想事情,但这会儿注意力实在太容易分散,正在她准备给旺仔打电话的时候,有人来敲门了,她试探着问道:“谁啊?”

“是我。”这是主管的声音。

阮夏松了一口气,将凳子搬开,打开了门,只见主管手里提着外卖袋,一脸笑意的说道:“刚才看你没吃多少,小心晚上饿肚子难受,知道你爱美,准备的也是水果,晚上吃一点没关系的。”

如果是以前,阮夏一定会觉得主管太贴心太热情,可是现在……

她有点不敢接过这袋子了。

主管催促她,“拿着吧,反正这些费用都是秦总报销。”

阮夏推辞不过,侧过身请主管进来坐一坐,本来纯粹只是客气,哪知道主管还真就进来了。

主管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笑盈盈说道:“是不喜欢吃海鲜吗?看你晚上都没怎么动筷子。”

阮夏摇了摇头,“不是,可能是没什么胃口吧。”她顿了顿,试探着问道,“秦总看起来还挺年轻的。”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在她主动提及秦遇的时候,主管跟打开了话匣子一样,“其实秦总年纪也没有多大,还没到四十呢,你也看得出来,他人很好,对我们员工都特别客气,你看,哪家公司能像咱们公司待遇这么好的。”

的确……待遇好得不像话,阮夏又想起宋廷深说的,当老板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这样的公司。

阮夏一颗心直直下沉,但表面上还是没显露出半点不对劲来,她笑了笑,“恩。”

主管看了她一眼,“这也就是同事之间聊天,八卦八卦老板的事,秦总这个人呢,还是很专情的,他老婆前两年死了,其实以他的条件,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恨不得贴上去,但他没有,私生活特别干净,说真的,我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男人。以前我总觉得男人有钱就按捺不住自己,恨不得满世界播种。”

这话说得,怎么有一种拉皮条的感觉,但愿是她多心了。

阮夏:“……”

她勉强镇定心神,笑道:“也不能这么说,我老公也很好,这世界上还是有好男人的。”

话说到这里,她也不管主管愿不愿意听,像是传销人员一样拉着主管跟洗脑似的开始说起宋廷深有多优秀,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排名第一的好男人了,其他所谓的好男人在宋廷深面前也只能甘拜下风。

说着说着,阮夏发现自己有点想宋廷深了。

主管干巴巴笑了两声,终于起身,“时间不早了,我也不打搅你休息了,你早点睡,明天一早还有集体活动呢。”

送走主管后,阮夏关上门,拿起手机,想要给宋廷深发条消息,但又觉得自己太没原则了些。

算了算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根本不是跟宋廷深之间的男女情仇好吗。

阮夏躺在床上,剧情实在太强大了,哪怕已经发生了大方向的改变,她居然也碰到了秦遇……

诶!

秦遇啊秦遇,这可是一个麻烦的人物,虽然目前他什么事都没有做。

阮夏想着这一个月来的种种,表情越来越古怪,最后干脆起身从柜子里将行李箱拖出来,他们这次过来玩毕竟也占了工作日的时间,虽然说她工作也没有很多,但也担心会临时有事,便带了笔记本电脑过来,这会儿正好能派上用场。

她登录了一个网站,当时她想找工作,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并没有太认真地对待,尽管如此,她还是投了十几份简历,当时这公司通知她面试,她也没想那么多……

网站也有投递简历的历史记录,她一条一条的看着,最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因为她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向这家公司投过简历!

第73章 073

她没有向这家公司投过简历, 那这家公司怎么知道她的?

好,退一万步说, 现在这社会个人信息根本没办法保密,每天接到的推销电话更是透露着, 我们个人的信息早就不算是隐私,但阮夏还是觉得,这公司不是普通的小公司, 福利待遇这么好, 哪里需要用这样的手段去招人面试, 恐怕将条件陈列出来,来投简历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而且距离她投简历已经过去那么久了, 怎么会突然接到邮件通知去面试呢?

倒不是阮夏阴谋论, 在今天之前,在她知道这公司的老板是秦遇之前,她根本不会想那么多,可是,现在她还敢不想多吗?要真什么都不想, 要真安慰自己什么都没有, 到时候事情发生了,那才是哭都没有眼泪了吧!

现在回想一下,从她面试的第一天开始, 就很不对劲了。

那时候她就跟宋廷深说过, 总感觉这家公司的待遇太好了, 而且无论是人事经理还是部门主管, 包括前台小姐都对她特别客气,总让她有一种自己是老板的错觉。

现在,她是不是可以脸大的做一下自我假设。

这世界上真的有月薪两万,自由安排上班时间,每天都很清闲,离她家又恰好那么近的工作吗?

肯定是有,但也轮不到她,至少不会这么凑巧。

那会不会一切都是秦遇的设计跟安排呢?

阮夏想到这个可能,不免倒抽一口凉气。

如果有了这个假设,那么一切所有她认为不合理的地方都变得合理起来,为什么人事部经理会对她这么客气,而且这“钱多事少离家近”的工作简直为她量身打造的,这三点全占了,她就不会拒绝这份工作,不,正常人都不会拒绝这份工作,只会认为是天上掉馅饼,抢都来不及了,哪里还会拒绝?

这简直就是为她下的一个套啊!

可是秦遇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按照小说剧情,原主跟秦遇相识,那也是宋廷深死后半年,原主因为没能保住宋廷深留下的产业,便出去旅游散心,正好碰到了秦遇,秦遇在她的刻意安排下,对她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之后更是非她不娶。

可问题是,她跟秦遇根本不认识啊,现在也没有按照原剧情那样发展,那秦遇也没有机会对她倾心啊……

除非……

阮夏从床上猛地坐了起来,一脸害怕。

她看了那么多本小说,现在穿书这种事更是直接发生在她身上,那么她就该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如果,如果,秦遇重生了呢?

真是要了老命了。

阮夏现在只想拜拜各路神佛,是她多心,是她脑洞太大,千万不要是她猜测的那样。

这个晚上,她注定要失眠了。

为什么要安排这种剧情发生在她身上啊。

***

阮夏一直在床上辗转反侧到凌晨三四点才迷迷糊糊睡着,早上的集体活动她肯定是参加不了的,前台小姐过来敲门,也没把她敲醒,最后大家也没再去打扰她睡觉,同事们去了海边,这会儿太阳也不大,海边的各种项目玩起来都不会太累。

海边离他们住的别墅都很近,海外部主管忘记带防晒霜了,又临时转回来,刚走进客厅,就看到秦遇坐在沙发上正在安静地看报,倒是被吓了一跳。

“秦、秦总,早上好。”

她没想到秦遇会在这里,不过想到阮夏在楼上睡觉,瞬间也就明白了。

秦遇点了点头,眼皮都没抬一下,还是继续看报。

主管赶忙回了自己房间找到了防晒霜,在路过阮夏的房间时,她迟疑了一下,很想叫醒阮夏,但想到这跟她也没什么关系,便打消了念头,以最快的速度下楼,只想快点去海边跟同事们集合。

哪知道她还没走到门口,便听到秦遇问道:“她还没起来吗?”

主管恩了一声,小心翼翼的回道:“可能是昨天晚上睡得太晚,我们没有叫醒她。海边那些项目……”

她还没说完,秦遇就放下报纸,意味不明的说道:“没有关系,她本来就不喜欢玩这些。”

主管也不知道怎么接这话了。

还是秦遇说道:“你去忙你的。”

主管才如获大赦,赶忙离开了别墅。

阮夏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同事们也都回来了,眼看着就晒黑了好几个度,她不由得庆幸自己没过去,不然这一身雪白皮肤估计要晒黑。

秦遇不在,这让阮夏松了一口气,吃饭的时候胃口也好了一些。

如果他也在的话,阮夏估计连口水都喝不下去。

本来阮夏以为要心惊胆战的度过这几天,哪知道到下午的时候,她接到了来自宋廷深的电话。

也是在这样的时候,阮夏才发现,自己不仅仅是想旺仔想宋廷深,宋廷深对她而言,在不知不觉的时候,似乎变成了她心目中的定海神针,似乎只要有他在,好像那些盘踞在她心头的大事,都不算什么了。

是啊,一切都没什么,只要她坚定自己的心,剧情又有什么好怕的?

谁也不能控制她,她不是原主,不是非要遵循原主的一切生活着,哪怕秦遇是重生的又怎么样,他难道还能控制她喜欢上他?天塌下来,还有宋廷深这个大高个可以让她指望一下,不是吗?

阮夏接了电话,那头声音有些嘈杂,似乎还能听到广播声。

“妈妈!”

她愣了一下,打电话的人是旺仔,怎么用的是宋廷深的手机,这会儿旺仔不是应该在幼儿园吗?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人在大唐本想低调 黄天之世 穿成抱错文好运女配 启明1158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春回大明朝 看见弹幕后我选择叛出师门 我不是野人 陛下因何造反 宋成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