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节(1 / 1)

出于对宋廷深的关心,阮夏给他泡了一杯牛奶来到他的书房,发现宋廷深很罕见的在发呆,一直到她出声,他才回过神来。

阮夏将杯子放在桌上,没能忍住问道:“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什么问题了?我看你下班回来就心不在焉的样子。”

宋廷深摇了摇头,“不是。”

“那是什么事?”阮夏温声道,“虽然我也不一定能为你出什么主意,不过说出来的话,可能心里会好受一点,毕竟憋着也不好。”

听了阮夏这番话,宋廷深沉默了,阮夏也很有耐心地等他。

过了片刻,宋廷深才慢慢地说道:“你还记得我公司有个叫黎静的员工吗?那天我喝醉了回来,你还帮我接了她的电话。”

阮夏回忆了一下,立马就想起这号人物了,“黎远航的妹妹是吗?”

她还是有点印象的,这妹子似乎爱慕宋廷深,当初打那个电话,也是想要她误会吧。

那个时候她跟宋廷深井水不犯河水,并没有将这个人放在心上。

宋廷深有些难以启齿。

见他一副为难的样子,阮夏主动替他开了口,“如果我没猜错,她应该喜欢你,所以,你是在为她烦恼吗?”

阮夏相信,以宋廷深的人品,他绝对不会跟黎静有什么关系,那么,必然是黎静做了一些什么事,成为了宋廷深的烦恼。

宋廷深却误会了阮夏的意思,他盯着她的眼睛,无比认真地说道:“你误会我了,我跟她除了老板跟员工的关系以外,什么关系都没有,她是黎远航的妹妹,我不可能喜欢她,当然了,即便她不是他妹妹,我也不会喜欢她。”

如果是以前,阮夏误会他跟黎静的关系,他可能还不会这么激动的辩驳,这会儿见阮夏有误会他的意思,他没能按捺住,解释了一通。

“我知道。”阮夏点头,“是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知道你不会喜欢她,好了,那是她做了什么事,成为了你的烦恼吗?”

宋廷深叹了一口气,“她自杀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但这个可能性很大,因为我跟老黎之前透露过这点,当时是希望他能解决。昨天老黎也来公司了,看他的样子还有说的话,估计也是在逼黎静辞职。”

阮夏讶异不已,久久都回不过神来,“所以她有可能激动之下选择自杀?”

这是什么操作啊!

明明那次见黎静,看起来就不像是做这种傻事的姑娘啊,再说了,黎静跟宋廷深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连暧昧都没有,那有什么好自杀的?

“不知道,不过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那她未免也太极端了吧。”阮夏感慨,“那救回来了吗?”

“救回来了。”

阮夏明白宋廷深在烦恼什么了,“你是怕因为这件事,会影响到你跟黎远航的关系是吗?”

“恩。”

“那你打算怎么做?如果她因为不想辞职就自杀的话,这个人就很极端,”阮夏很公正的评价着,“她很有可能是用自杀在威胁她哥哥,当然,也有可能是真的觉得活着没意思了就自杀,但不管是哪一种,我觉得这个人都太极端,有些可怕。”

宋廷深也很认同阮夏的话,“我知道,以后我跟老黎相处可能也不会像以前那样了。”

这是很可惜的事,宋廷深语气里的懊恼与遗憾,阮夏也能听得出来,毕竟他跟黎远航是多年的好友,人这辈子又能有几个这样的朋友呢,特别是处在他这种位置的人,他也会很看重友情。

其实这种事放在谁身上,都很棘手,宋廷深能做什么呢?

他跟黎远航关系那么好,黎静又是黎远航的亲妹妹,现在还疑似因为他而自杀。

就连阮夏试着代入了一下,站在宋廷深的角度,都很头疼,毕竟中间隔着个多年好友,不管怎么处理,好像都不太合适。

宋廷深看了阮夏一眼,“你不用为我担心,我之所以烦恼,并不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做,而是在可惜以后没办法跟老黎像以前那样相处。”

“我固然看重跟老黎之间的友情,但不会盲目,相信老黎也会理解,如果因为这件事我们疏远了,我也不是不能接受,明天我会跟人事部那边说一声,公司会单方面辞退黎静。”

第66章 66

辞退黎静, 在这个节骨眼上?

饶是阮夏都忍不住为这姑娘点一排蜡烛了, 虽然这是一本小说世界, 但宋廷深似乎从来都没有崩人设过, 也对,一个三十多岁的成功男人是不可能被一个小姑娘闹自杀的手段吓住的,阮夏不由得在想, 黎静能狠心吞药自杀, 那她到底想得到一个怎样的结果呢?

是希望黎远航被她吓住, 不要再逼她辞职吗?

大概是这样吧, 宋廷深应该也知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 那黎远航也太苦逼了,居然摊上这么一个妹妹, 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自杀……

阮夏下意识问道:“你不怕黎远航觉得你太冷血吗?”

毕竟现在黎静刚刚被抢救回来,宋廷深后脚就直接辞退她,如果黎静要是知道,估计是承受不住,犹如重重一击。

宋廷深喝了一口牛奶,他本身也不爱喝, 这段时间大概是受到了阮夏的影响,有时候心血来潮想起来了也会下楼为自己泡一杯牛奶,喝着喝着也就习惯了,“他如果这样觉得, 那只能说明我们俩已经不适合当朋友了,黎静想要用自杀来表明她不会辞职的立场, 老黎可能会心软,那我只能断了这条路,将她辞退,这样老黎也不会夹在中间为难,更何况……”

他看了阮夏一眼,“我不喜欢惯着外人。”

这是什么意思?

“以死相逼这一招对老黎有用,对我没用,仅仅是因为不想辞职就能自杀,那以后呢,她会不会想要更多,用更极端的方式去逼迫身边的人成全她?”宋廷深声音有些冷,“我不是她的谁,不是她的哥哥,也不是她的朋友,没有任何义务要惯着她。”

宋廷深还是看得很透彻很明白的,如果让黎静尝到了这次的甜头,那无疑会滋长她的贪恋,这一次她是不想辞职,那下一次呢。

大人也像小孩子一样,小孩子想要玩具的时候就会耍赖,如果大人妥协,那他就会知道这一招对大人有用,下一次想要什么的时候,还会用同样的招数。

阮夏点头,大概是为了缓解气氛,她又问道:“是你太有魅力了,其实你跟黎静的年龄差也挺大的,很多小女生都喜欢大叔这一款。不过我想,说不定经过这次的事,她会想开。”

她也看得出来,宋廷深并不是那种会跟朋友妹妹走得很近的人,说不准他跟黎静根本连话都没说过几句,只能说宋廷深太有魅力,仔细想想也是啊,他成熟稳重,帅气多金,大叔款的男神永远都比小鲜肉款的男神更戳女人的苏点,黎静会喜欢上宋廷深,其实并不算奇怪。

年龄差?大叔?

宋廷深的嘴角抽了抽,看向阮夏,“你比黎静也不过就大一两岁。”

所以这是在说他老的意思?谁愿意当大叔啊。

“是吗?”阮夏用手指按了按自己的眼尾,虽然她没有一根眼尾纹以及细纹,感慨道,“可能是我当妈了,总感觉黎静就是小女生呢。”

以前倒没这感觉,现在跟旺仔相处的时间越多,她就越忽视自己的年纪,有时候看着街上跟她差不多年纪的人,她都会以一种老阿姨的目光看别人了。

这话在一定程度上安抚了宋廷深。

是的,她都已经当妈了,他也当爸了,跟他之间自然不存在什么年龄差。

“黎静的事你也不要担心,并不是什么大事,我也能处理得过来。”宋廷深又说了一句,“还有,我跟她之间并没有什么关系,你不要乱想。”

阮夏有些懵,“我没乱想啊。”

“没有乱想就好。”

这是什么逻辑混乱的一番对话?

“我不打扰你工作了,先回房睡了。”阮夏转身准备出去。

“等一下。”宋廷深叫住了她,他起身走到她面前,两人隔着半米的距离,他很高,几乎能挡住她面前的光,“我说我没有惯着外人的习惯,你怎么没问我,对我来说,谁是自己人,谁是外人?”

阮夏的心跳突然加快,她怎么感觉气氛越来越暧昧了,还有,宋廷深说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我跟旺仔肯定是自己人啦。”阮夏抬头看向他,跟他对视,“老婆跟孩子肯定是自己人。”

“老婆?”宋廷深细细品味着两个字,从他口中说出这两个字,非常奇怪,让人听了耳朵也在发痒似的。

阮夏受不了这样的氛围,趁宋廷深没注意的时候,赶紧开溜,当然她还很贴心的帮他关上了书房的门。

她回到卧室,旺仔正背靠大靠枕,翘着二郎小短腿在看着动画片,那小样子看着别提多舒服多惬意。

“旺仔……”

阮夏的声音有些危险。

旺仔见她进来立马乖乖地坐好,动作非常的快,不敢翘二郎腿了,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学来的坏习惯。

见这胖砸识趣,阮夏也懒得再对他进行深刻的思想教育,她坐在床尾,还在想着刚才跟宋廷深之间的互动,坦白说,她有点小心动。

面对这样的男人,不心动那她就不是人,是神了啊!

他如果不主动撩拨她,她还能勉强说服自己把他当室友来看待,互不干涉互不打扰,可现在是怎么回事啊!

诶!

旺仔三下两下爬到了阮夏身旁,仔细端量着她,探出小胖爪子戳了戳她的脸,很严肃地说道:“妈妈,你脸好红哦。”

阮夏赶忙用手背捂脸,“有吗?”

“有。”旺仔用力一点头,“是不是生病了?”

阮夏还在因为宋廷深而苦恼,嘴上却说道:“没有,可能是太热了。”

“一点都不热。”旺仔戳穿她,“我都有点冷。”

“我跟你不一样,你觉得冷,我觉得热。”阮夏说完这话,没能忍住叹了一口气。

“妈妈,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哪怕这小胖砸大多数时候都是小甜瓜,但阮夏深知他藏不住话的性子,所以,她哪怕憋死自己,也不会将这胖砸当成是树洞,因为说不定转眼他就将她给卖了。

脑补太多是病。

黎静不就是典型的例子吗?宋廷深跟她估计都没说过几句话,如果不是脑补过度,她相信,但凡是正常一点的妹子,都只是把宋廷深当成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的男神看待,哪里还会走到闹自杀这一步……说白了,就是脑补害的,只要稍微现实一点,根本不至于闹成这样子。

现在人家宋廷深都没跟她说什么,也没明确表示过什么,她如果再脑补下去,会不会以为宋廷深对她有意思,还喜欢她?

总而言之,阮夏发现了,不能去脑补直男的心思,他们要真是心里有感情,哪里用得着她脑补,直接就用实际行动表明了,别人家什么都没说,什么也都没做,她特么连以后晚上穿什么颜色的睡衣都想好了,那可就不好了!

阮夏抱着旺仔,给他盖好被子,“妈妈没心事,诶,还是跟儿子一起睡舒服。”

就不要继续幻想,幻想跟大猪蹄子一起睡了。

另外一边的卧室里,宋廷深百思不得其解,他甚至都没什么心思继续加班了。

如果他跟阮夏是在相亲的话,他们现在是走到了哪一步?

对于一个没有什么恋爱经验的人来说,宋廷深表示他已经做得说得够明显了,为什么她还是没有一点反应呢?

***

第二天,宋廷深来到公司以后,也没忘记黎静的事,直接打座机内线唤来人事部经理以及财务部主管。

两个人在宋廷深办公室外面碰着,都有些懵,不明白为什么宋总会突然叫上她们一起?

一般人事部跟财务部来往并不算非常密切。

陈助理带着她们进去办公室后,宋廷深暂时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对财务部主管说道:“黎静是你们部门的,她的家人也是直接跟你请的假,以后她都不会再过来上班了,你跟人事这边商量一下,看要不要再招个人,另外,让财务部的同事收拾一下黎静的桌子,她的私人物品放置在一边。”

财务部主管更是一头雾水,这意思是黎静辞职,可一个小员工辞职,为什么还由宋总亲自跟她说?难不成真的跟部门里传的那样,黎静跟宋总之间有什么亲戚关系?可平常也没见宋总对她多加关照啊。

宋廷深又看向人事部经理,“这次是公司单方面辞退黎静,如果她已经转正,按照劳动法,公司该赔多少就赔多少。一切按照规则来。”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我不是野人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穿成抱错文好运女配 黄天之世 宠妃的演技大赏 看见弹幕后我选择叛出师门 宋成祖 春回大明朝 人在大唐本想低调 启明1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