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节(1 / 1)

直到看到确定的答案后,他才回答儿子,“在爸爸见过的人中,你妈妈是最漂亮的。”

旺仔犹如找到战友一般,“是吧是吧!我都说了我不会说谎,我说的都是真话,世界上最漂亮的人就是我妈妈!”

作为被这对父子盛赞的主角,阮夏轻咳两声,谦虚了一句,“也没有啦。”

旺仔说那样的话也就算了,毕竟在小孩子的心目中,妈妈永远都是最漂亮的,可宋廷深这样一本正经地说这种话,阮夏努力压住渐渐上扬的唇角。

接下来,这对父子算是对阮夏进行了花式夸赞,夸得阮夏后来都心虚了。

他们口中这个近乎完美的女人真的是她吗?

怎么有一种他们其实是在夸别人的感觉?

***

宋廷深知道阮夏晚上有喝牛奶的习惯,忙完了手头上的工作以后下楼来到厨房喝水时,他犹豫了一会儿,不知道自己要不要主动给她泡一杯牛奶送上去。

他没有相亲的经历,甚至从小到大也只有过那么一回讨好女性的的举动,那次还是他想跟阮夏达成协议,让她当个好妈妈。

不过事实证明,智商高的人,只要他们愿意,情商肯定也不会低。

他从柜子里找到阮夏平常喝的奶粉,热好水之后,给她泡了一杯温热的牛奶。

阮夏刚刚哄旺仔睡觉,正准备刷完微博就去楼下泡牛奶喝,她现在慢慢也养成了晚上喝牛奶的习惯,哪知道微博还没刷完,她就听到了敲门声,这个点阿姨早就睡下了,那么,站在门外的人就只可能是宋廷深。

这么晚了他过来干什么?

阮夏起身从沙发上拿起睡袍,披在身上,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在路过梳妆台时,她还停了下来照了一会儿镜子。

打开门,宋廷深果然就站在门外,他还是戴着那副金丝框眼镜,穿着舒适简单的家居服,跟白天里西装革履时的气场完全不一样。

如果不是穿越到小说世界中,阮夏真的很难相信生活中也会有像宋廷深这样的男人。

宋廷深手里捧着一杯热牛奶,递给她,“刚去楼下倒水喝,顺便给你泡杯牛奶,你等下就不用下楼了。”

阮夏呆呆的接过杯子,屋子里都是恒温的二十六度,手捧着杯子,温热的感觉立马就传了过来。

“……谢谢啊。”

“不用这么客气,只是举手之劳。”宋廷深顿了顿,说道:“有件事情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听了他这话,阮夏这才彻底放心下来。

这就对了嘛,他今天太不对劲了,从她接他开始,晚上回来的时候又是跟旺仔夸她漂亮,现在又是主动帮她泡牛奶,如果他再不说出他的目的,她今天晚上说不定会因为猜测纷纷而失眠,毕竟他现在的种种行为都很不对劲。

说来也奇怪,如果是别的男人做这样的事情,阮夏一定会认为那人是想追她,可宋廷深做这样的事,她第一反应就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咳咳,总而言之,一定是有事情要拜托她,一定是有目的的。

“你说你说,只要我办得到,我一定答应。”阮夏赶忙回道。

“你国庆节有安排吗?”宋廷深问。

阮夏摇了摇头,心想,他可能国庆节有事情,所以让她带旺仔几天吧,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可以答应,反正现在本来就是她带旺仔比较多。

“我没什么活动,也没安排。”

以往这种假期,原主都是跟塑料朋友飞到国外去浪十天半个月,日子过得比神仙还潇洒。

“那好,我准备国庆节的时候带旺仔回我老家一趟,过去是他太小,我又忙,所以还从来没带他回去祭拜我的父母,今年我想修建一下我父母的墓地,正好也带他去看看。”

阮夏只觉得幸福来得太快,虽然说旺仔是很可爱啦,虽然跟小孩子在一起是很开心啦,不过一个人在家咸鱼躺更加美滋滋,宋廷深要带旺仔回老家,她举双手同意,这就代表着她至少有几天属于她自己的假期。

要不要出去旅游呢?可现在哪里人都多诶。

还没等阮夏有所回应,宋廷深又说:“所以,我想问问你有没有空,如果没安排的话,一起回我老家吧,旺仔现在也离不开你,我怕你不在他会闹着要回来。”

“我也一起去?”阮夏险些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

宋廷深恩了一声,深沉的眸子盯着她,“你如果有事的话,那就算了。”

她刚才都已经说了她没活动也没安排,哪里还有什么借口拒绝。

在原主的记忆里,不只是旺仔没有去过宋廷深的老家,就是她也没有,平心而论,宋廷深提出来的要求并不算过分,这几年来他都没回去过,这次有时间回去修建父母的墓地,想要带上孩子在父母墓前磕个头那太正常不过,而她,也是他名义上的妻子,至今还没给公婆去上柱香。

更何况他都已经开了这个口了,她根本没有婉拒的余地,想到这里,阮夏点了点头,“那好吧,跟你结婚以来也没给爸妈上柱香,这次我也应该回去看看才是。”

宋廷深见她答应得这么爽快,心下也轻松了。

他发现,其实阮夏挺好的,只是,这几年来他为什么都没发现呢?

现在发现应该也不算太迟吧。

第42章 042

“晚安。”

宋廷深的这句话说出口,两个人都不免想到那天借位的晚安吻。

阮夏对宋廷深现在的印象很好, 他现在表现出来的种种, 都是一个三十多岁事业有成的成熟男人该有的风范,身上丝毫油腻感都没有, 在关上门的那一刻,阮夏背靠着门, 看着躺在床上已经睡着了旺仔,第一次有了类似迷惑的情绪,如果她一直在这个世界,那么,她跟宋廷深的关系会变成什么样呢?

虽然说并不是那么的渴求爱情, 可她今年才二十五岁不到,宋廷深也只有三十五岁, 剩下几十年,该怎么过呢?

阮夏并不是一个喜欢为未来没发生的事情焦虑的人,所以这样的迷惑也只维持了几分钟,当她躺在床上,重新拿起手机的时候, 脑子里也就下意识地屏蔽了这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宋廷深回到房间之后,只是坐在床边, 双手搭在膝盖上,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 他拿起床头柜上的钱包打开来看那张从阮夏车上要来的照片。

他在感情方面并不算是太被动的人, 站在商人的角度来看, 阮夏的确是目前最适合他的人。

想给旺仔一个真正健全且温馨的家庭,这是他的初衷。

他并不打算跟阮夏离婚,跟另一个未知的人开展一段感情。作为一个已经三十五岁的男人,爱情这种事,他似乎从来都没有太在意过,到了他这样的年纪,需要考虑的从来都不是自己的喜好,可刚才为她泡牛奶的时候,心情却很安宁,站在她房门口的时候,即使没刻意往里面看,他也知道床上躺着的是他的孩子,她就那样站在门口,手捧着杯子,至少有那么一个瞬间,宋廷深有一种满足的感觉。

不,也不是满足,那一瞬间,他想的是,如果他跟阮夏是真正意义上的夫妻,如果他们对对方都有感情,可能会更好吧。

第二天,阮夏牵着旺仔从卧室出来的时候,正好碰到了准备下楼吃早餐的宋廷深。

旺仔屁颠儿屁颠儿的小跑过去,宋廷深顺势弯下腰抱起他,托着他的肥屁股,“有没有刷牙?”

“刷了,每一颗牙齿都刷到了。”旺仔张开嘴巴,露出自己的小白牙。

宋廷深瞥了阮夏一眼,心想,幸好不是晚上看到她。

阮夏此刻正贴着面膜,她走到宋廷深身边,伸出白皙的手压了压,让面膜在脸上更服帖一些,“早上好。”

旺仔抱着宋廷深的脖子,笑嘻嘻问道:“爸爸,妈妈像不像鬼?”

阮夏瞪了他一眼,“你见过这么漂亮的鬼吗?”

宋廷深轻咳一声,想了想,还是说道:“晚上敷面膜的话,不要出来到处走动。”

阮夏:“……”

大猪蹄子懂什么叫护肤吗?

她懒得搭理这对父子,走在他们前面下楼,阿姨还在厨房忙活着做早餐。

正好这时,大门的门铃响了起来,阮夏离门口比较近,便起身往玄关处走去,通过视频装备,她看到门口站着个年轻男人,想着家里也有人,她便打开门,还没来得及开口问是谁,只见那人手里捧着一大束玫瑰花,目测足足有九十九朵红玫瑰,很是壮观,他抱着也有些吃力,拿着小卡片问道:“请问阮夏小姐住这里吗?”

阮夏愣了愣,“我就是。”

送花小哥笑了笑,将签收单递给阮夏,“那麻烦阮小姐签收一下。”

阮夏从送花小哥手里接过卡片,上面没有署名,没有送花人的姓名,在小哥的催促下,她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抱着这一大束玫瑰花,一脸懵逼的转过身来,第一反应就是问宋廷深,“你送的?”

当然,这话一问出口,她就后悔了。

宋廷深怎么可能会送花给她,他根本就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

她也是脑子瓦特了才会问他。

果不其然,宋廷深看着她手里这一大束玫瑰花,脸上也露出了疑惑的神情,摇了摇头,“不是。”

阮夏这下是真的无奈了,挖空了脑子,倒是想到了那么几个人……可话说回来,那几个对原主有心思的人个个都知道她有老公,老公还是商场上很有手段能力的宋廷深,正因为这样,目前还真没人敢明目张胆光明正大的去追求原主,那么,问题来了,谁会这么不长眼的送花送到她家里来?又或者说谁不怕得罪宋廷深也要追她?

说到不长眼……

阮夏内心一个猜测,该不会是中二少年段迟吧?

好像那几个人中,也就他会做出这种让人一言难尽的事了,毕竟这人可是直接跑到宋廷深的办公室……

果然花束里藏着一张卡片,写着“别再扔掉啦”……

她抱着这一大束玫瑰花走进了客厅,随意放在茶几上。

旺仔立马冲了过去,哇了好几声,“好多花花。”

宋廷深似乎也没打算问她究竟是谁送的花,只是牵着旺仔的手往饭厅走去,阮夏一时半会儿也摸不清楚他在想什么,应该还是不介意的,毕竟两人的关系摆在这里,再说了,他们早就将话敞开说了,在私生活这方面,他应该也是相信她的。

大概是想给她留一些面子吧。

宋廷深在简单的吃过早餐之后就准备出门上班了,就连阮夏都没注意到,他在路过客厅的时候,不着痕迹的往茶几上那显眼的玫瑰花束看了好几眼。

等阿姨也出去买菜,阮夏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一大束玫瑰花犯难了。

她似乎太相信小说剧情了,以为段迟在小说中连个炮灰都没混到,他就不会再出来蹦跶,让她为难的并不是这一束花,她大可以直接扔进垃圾桶里,可明天那货又送来一束呢?这是摆明了不让她好过啊。

旺仔坐在她旁边,听着自家妈妈唉声叹气的,便伸出胖爪子抱着她的胳膊,问道:“妈妈,你不开心吗?”

“没有啦。”

阮夏想了想,还是勉强打起精神来,拿出手机,对着这一束玫瑰花拍了照,放到同城网上……

尽管现在不是情人节也不是圣诞节,可九十九朵玫瑰花想来也不便宜,估计起码也要小一千,就这么扔进垃圾桶,怪浪费的,想想都心疼,这都是钱啊,虽然花的也不是她的钱,还不如放到网上卖呢。

现在网络特别发达,阮夏开价五百块,将买卖信息放在网上不过半个小时就有人联系她了,买家也爽快,没再跟她讲价,估计也知道这是最便宜的价格了。

她正好要去跟外教汇合,于是跟买家约好是同城1见面1交1易,约的地点也是市中心。

买家是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程序猿,据他说今天是女朋友的生日,他正好不知道要送什么礼物,到花店买玫瑰花也贵,买她的花正好可以节约几百块钱,晚上还能吃个烛光晚餐。

阮夏看着手机上多出来的五百块,一本满足,她有个大胆的想法,如果段迟真的每天一束玫瑰花,她每天卖个五百块,一个月岂不是就能赚一万多!

……咳咳!

她不能有这样的想法!她现在已经很有钱了!

旺仔拉了拉阮夏的袖子,问道:“妈妈,你为什么要把花花给那个叔叔?”

阮夏摸了摸旺仔的脑袋,“我是把花卖给他,妈妈赚了五百块。”

扔掉怪可惜的,放在家里这不是扎宋廷深的眼吗,毕竟他们之间虽然没什么感情,可有男人堂而皇之的直接将花送到家里来,宋廷深又不是木头人,想来想去,卖掉是最好的选择,她正好将这五百块在某宝去为偏远地区的儿童买午餐。

宋廷深从会议室出来,回办公室的路上正好路过销售部,他看到了销售部的某个员工的办公桌上摆着一束花,不可避免的就想到了阮夏今天早上收到的玫瑰花。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陛下因何造反 我不是野人 穿成抱错文好运女配 黄天之世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启明1158 人在大唐本想低调 看见弹幕后我选择叛出师门 春回大明朝 宋成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