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节(1 / 1)

“我刚送我女儿呢。”阮父将卡小心地收了起来,一口气爬几楼还格外轻松,他甚至还哼着小曲。

邻居乐了,“今天怎么这么高兴?”

阮父矜持又得意的说着,“……不告诉你。”

阮夏开车来到跟外教约好的商场,刚停好车下来,就看到一辆黑车的越野车停在她旁边的空位,她让了几步,准备等车主停好之后再走过去,哪知道车主连车都没停进去,就直接下车,手里捧着一束玫瑰花,走到了她面前。

一脸懵逼的阮夏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男人,一时之间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这是要做什么啊?

年轻男人将花往她怀里一塞,表情也有些别扭,“阮夏,从今天开始,我要正式追求你了,我已经跟你丈夫打过招呼了,所以,我这也算是公平竞争,不是偷偷摸摸,是光明正大的追求你。”

“……”

跟她丈夫打过招呼要追求她?

这是哪里冒出来的沙雕?

第37章 037

段迟其实也有点恼火, 他昨天去宋氏是抱着心平气和的态度跟宋廷深谈的,是,他知道自己的行为可能并不是那么的恰当, 可他能够坦坦荡荡的去找他,而不是缩在阴暗的角落里,他只是想搞清楚, 既然夫妻感情不好的话, 为什么不离婚, 不放彼此一条生路呢?可宋廷深怎么做的,他讥讽他,这让段迟有些忍不了, 在按捺了一天之后, 他决定来找阮夏。

见阮夏不吭声, 段迟便缓了缓语气, “其实我不想这么快就追求你的,毕竟现在你还是他的妻子, 如果我闹的阵仗太大, 对你也会有影响, 本来我昨天去找你丈夫, 是想跟他说清楚,如果你们感情不好,大可以离婚, 没必要非拖着对方, 阮夏, 我说这些是想告诉你,等你离婚了,如果你对我也有同样的感情,那我们可以重新组建一个家庭,你放心,我父母都不是迂腐的人,他们也管不到我的生活,如果你舍不得你的孩子,我也会尽我最大的能力争取抚养权,我会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的。”

这番话段迟说得非常动情,他不是没有谈过恋爱,只是他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令他着迷的女人,哪怕朋友不看好,哪怕家里人也会反对,他也不想管那么多。

阮夏算是知道眼前这个人是谁了。

她一脸复杂,听了这样一番话,突然明白为什么原主放着这么一个高富帅不要,反倒舍近求远去找另一个取款机了。

原主虽然把男人定义为取款机,但不代表她完全不挑剔,如果只是有钱就可以,那围绕在她身边的有钱男人也不少……无论是宋廷深,还是剧情里她的二婚老公,至少在智商上,是正常的。

眼前这个段迟……让人难以消化啊。

感觉像是灾难一样……

阮夏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去找过我丈夫了?”

那为什么宋廷深连提都没提,哦,也对,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她估计也不会跟宋廷深说,主要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更不知道怎么说才显得不这么滑稽可笑。

对了,昨天还是宋廷深的生日。

仔细想想,如果在她生日这一天,有人跑到她面前,丢下这么一番话,哪怕她不喜欢她的丈夫,估计都会郁卒。

昨天也是难为宋廷深了,好像都没有表现出受这件事影响的样子,还真是镇定自若啊。

段迟点了点头,“其实我先前也在犹豫要不要去找他,但后来想,是男人就该果断一点,藏在角落里也不是个事儿,而且,这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不过,你丈夫素质还是有待提高……”

其实在段迟看来,男人跟男人之间,完全可以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可那位宋总是怎么回事,刚开始不是还聊得不错吗?之后居然讥讽他。

阮夏深吸一口气,看着怀里的这束被他硬塞过来的玫瑰花——

她咬咬牙,将这束花狠狠地扔在地上。

这才是她应该做的事,不是吗?

望着段迟不可置信的眼神,阮夏学着宋廷深的样子,冷冷地说道:“段先生,恕我直言,我跟您并没有任何关系,甚至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您凭什么到我丈夫面前去耀武扬威,您想做什么?破坏我的婚姻,破坏我的家庭吗?”

哪怕是原主,估计也会因为段迟这种行为而恼怒。

凭什么呢?

阮夏也不想给段迟说话的机会,她现在的确是很生气,“你听谁说我跟我丈夫感情不好,退一万步说,就算真的不好,那也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还轮不到外人来指指点点,我父母都没劝我离婚,你就跑到我丈夫面前让我们离婚?你是谁?段先生,你是不是还认为自己很坦荡,那我告诉你,你错了。你找上我丈夫,就是想破坏我的家庭,你这人在道德方面就有问题!”

这么一番话砸过来,段迟难得的沉默了,后才说道:“我不是……”

“你不是吗?那你去找我丈夫做什么?”

“我……”

阮夏厉声道:“让我猜一下,刚才你对我说的话,昨天应该也对我丈夫说了吧,你对他说,夫妻感情不和要离婚,你肯定也对他说了,可以把他儿子当成亲生孩子一样看待。我们夫妻感情和不和,跟你有什么关系,我跟你熟吗?不对,我们连微信都没加!只不过是见了几次面的陌生人罢了!”

其实在生活中,阮夏并不是一个喜欢跟人发生争执的人,她一向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在学校里,在公司里,她也不是没有碰到过令人头疼蛮不讲理的人,但她都是能让就让,不能让就躲,真要算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发火。

“你以为你就很坦荡吗,其实你这是上赶着当小三,你刚才也说了,我有丈夫我有孩子,在法律上我是已婚人士,你跑到我丈夫面前说那样一番话,是想得到什么结果,他会以为我出轨了,背叛了这个家庭,你就想我们夫妻因为这件事吵架,最好一拍两散直接谈离婚对吧?”阮夏顿了顿,一下没克制自己,“今天我就把话放在这里了,我跟你是不可能的,连当朋友都不可能!”

说完这话,阮夏就戴上墨镜,拿着她的手包,踩着高跟鞋,从玫瑰花瓣下踩过,直接往电梯方向走去,连多余的眼神都没给段迟一个。

这人实在是迷之自信,好像已经认定了她跟宋廷深离婚的话,就一定会跟他在一起,还什么把旺仔当成自己的孩子……也难怪连原主这种最注重男人财势的人,也没看上他……话说回来,原主其实眼光也挺毒辣的,至少她连想都没想过要跟段迟发生些什么。

段迟想追上去,但又不敢。

他知道她现在很生气,一时之间也茫然了,他做错了吗?

他只是想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只是想为了这种感情努力一回,这也有错吗?

既然他们夫妻感情不和的话,的确是该离婚啊。

段迟脑子乱糟糟的,一方面他觉得阮夏骂得很有道理,但另一方面他又觉得自己也没做错什么,两种思绪混杂在一起,让他直接大脑一片空白了。

阮夏走进商场之后,气还是有些不顺,等平静过来之后,她又有些头疼,如果她不知道段迟去找过宋廷深那还好,现在她都已经知道了,那么,她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还是干脆跟他好好谈一谈?

虽然说他们之间也没男女之间的感情,可毕竟名义上是夫妻,她也不希望他会误会她是背叛者。

毕竟被人误会是一件很不爽的事,无论是否在意这个人,一盆脏水泼下来,泥人也有三分土性呢。

外教发来信息说路上堵车,阮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点了咖啡跟甜点,开始犹豫是否要主动跟宋廷深说这件事。

想了想,她拿出手机,给宋廷深发了一条微信,“在忙吗?”

有些事情似乎打字比直接面对面说会好一点。

难怪现在的人分手都是直接微信说。

宋廷深正在开会,手机振动了一下,他低头瞥了一眼屏幕,上面通知是旺仔妈发来的信息。

以往开会的时候,宋廷深基本上不会看手机,更加不会回消息,这会儿犹豫了一下,第一次在会议上开小差,低头将手机解锁,进入微信界面,看到她这条消息,他就跟在课堂上开小差的学生一样,拥有着一项技能,明明抬头看着屏幕,一脸在认真听讲的模样,桌子底下手指却很熟练地打着字回消息。

阮夏很快地收到了他的回复消息,“怎么了?”

这就表示他没在忙吧?不然也不会有空回消息。

她斟酌了一下,深吸一口气,白皙的手指操作着手机打着字,“昨天是不是有一个姓段的人去找过你了?不好意思,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上次我跟你说的都是真话,我在外面真没有乱七八糟的情况,包括这个段先生也是,只不过在饭局上见过几次面,一点都不熟,我没想到他会直接找你,给你造成了困扰真的非常抱歉。”

宋廷深低头快速看完这一条消息。

他屈起手指,有节奏的敲着会议桌,眉头紧皱。

正在发言的经理还以为是自己的报告不好,心里也难免紧张起来。

商场里,阮夏也在等着宋廷深的回复。

他会相信她吗?

正在她以为不会得到回复的时候,手机响了一下,提示有消息进来,她赶忙打开手机一看,愣怔了一会儿,没能控制住,笑了起来。

“看来我让他去找脑科权威专家的建议,他并没有采纳。”

第38章 038

宋廷深的一句话, 算是彻底打消了阮夏的疑虑跟不安。

看来他是相信她跟段迟之间没事的,不然不会这么说,阮夏一手托腮, 不由得感慨,难怪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大叔级别的男神了,年龄差摆在这里, 真的不得不服气, 他比她年长十一岁, 这十一年不是白活的,更何况他的人设摆在这里,是事业有成稳重可靠的成功人士, 如果真的被段迟的三言两语给迷惑, 那也太崩人设啦。

以她跟他之间的关系, 在之前互相坦诚的前提下, 实在没必要向对方说谎。关于这一点,她相信他在外面是真的没人, 他也回报了同等的信任, 这让阮夏非常舒服。

虽然说是塑料夫妻, 可如今法律毕竟还是一夫一妻制, 哪怕当初原主跟宋廷深是真的约定好各玩各的互不干涉……可出轨毕竟也不是什么光彩事吧?

至于段迟,只要宋廷深相信她,只要她对追求婚姻外的感情没兴趣, 那么这个人根本不足为惧。

在刚才一番交谈中, 段迟被她骂了个狗血淋头, 至少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蹦跶了,而且,阮夏感觉得到,段迟就是中二病发作了,不知道脑补了什么,以为她处于水深火热以泪洗面忧郁哀伤的婚姻中,想要解救她于水火之中……

等过段时间他自己冷静下来之后,说不定就想通了,不,在这段时间里,说不定他就遇到下一个让他心动着迷的人。

小说剧情里,段迟这号人物连打酱油都没有,这就代表着,原主跟二婚老公结婚之后,他也没出来刷存在感。

思及此,阮夏放心了很多,但同时她也想好了,以后绝对不参加原主过去那些塑料朋友的组的局了,谁知道里面有没有难缠的人物,原主能够游刃有余的周旋,她可玩不转,还不如踏踏实实的过好眼前的日子。

她现在的日子也很潇洒啊,每天都在不停地充实着自己,虽然比起原主过去丰富多彩的生活是平淡了些……

***

阮母其实对女儿跟女婿之间的感情生活一直都很上心,客厅里,旺仔正捧着一片西瓜在啃,汁水都顺着下巴流到了小背心的衣领上,他吃得很高兴,眼睛盯着电视机上的动画片,不知道多满足。

他不喜欢围围嘴,每次给他围上,他就会很烦躁,没办法,只能多准备几套衣服给他换洗了。

阮母拿着小毛巾,不停地给他擦着,思绪却飘得很远。

女儿嫁得好,以前从来都看不上他们的亲戚朋友都围了上来巴结她,的确,她跟丈夫现在住着舒服的大房子,每个月女儿也会给生活费,他们不用去上班就不愁吃穿了,逢年过节女婿更是出手大方,真要算起来,自从女儿嫁人之后,阮母觉得自己的人生才真正开始扬眉吐气。

大家现在都说她生了个好女儿,说她跟丈夫命好。

她虽然的确是有着虚荣心,可心里她也是很关心女儿的,毕竟是过来人,对女儿跟女婿之间的状况,她不说看得非常透彻,但也能估算个大概。

宋廷深是个万里挑一的好男人,他的好,并不是他有钱有势阮母才会这么评价他,而是通过这几年的相处她用自己的眼睛看到的。

他人品过关,对孩子细心耐心,对身为岳父岳母的他们也是有里有面,非常尊重也很有礼貌,像他处于这样的位置,算是非常难得了,就像隔壁家,他家女婿不过是做点小生意赚了点儿钱,尾巴就翘到天上去了,有时候人的好,也是靠比较出来的。

阮母看了看外孙,试探着问道:“旺仔,妈妈最近有带你一起玩吗?”

旺仔咬了一口西瓜,口齿不清的回道:“昨天爸爸生日,妈妈带我出去玩了,还吃了蛋糕跟冰淇淋。”

昨天以前的事,金鱼旺仔已经不太记得了,但他记得昨天是爸爸的生日,妈妈带他去了爸爸的公司,他们一起吃了饭,还吃了蛋糕,蛋糕很好吃,不过妈妈不让他多吃。

阮母一怔,“昨天是你爸爸生日啊?”

仔细想想,女儿跟女婿结婚也有好几年了,他们似乎还不知道女婿的生日。这会儿冷不丁听到旺仔提起,阮母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旺仔点了点头,“恩,妈妈给爸爸做了一个蛋糕,特别好吃。”

如果不是知道外孙不会说谎,阮母都要怀疑自己的耳朵不是不中用了,阮夏请外教练口语跟上烘焙班的事,她并不知道,不过,对女儿的性子,她也算了解,从小到大别说是下厨做饭,就是连厨房都很少进,她说厨房里都是油烟,伤害皮肤,而现在外孙居然说她给女婿亲自做了一个蛋糕?

虽然只从旺仔口中打听到这么一件事,不过对阮母来说也已经足够了。

她面露喜色,看来女儿是真的想通了,开始主动修复起夫妻关系了,而从旺仔的描述中,似乎宋廷深也没排斥。

这是个好消息啊!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穿成抱错文好运女配 宋成祖 看见弹幕后我选择叛出师门 人在大唐本想低调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黄天之世 春回大明朝 启明1158 我不是野人 陛下因何造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