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节(1 / 1)

身为一个乖巧懂事的儿子,连妈妈喜欢什么都不知道……旺仔颓丧垂头。

等旺仔屁颠儿屁颠儿回到主卧室的时候,阮夏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这胖砸有些心虚,小短腿爬啊爬啊终于爬上了床,他滚到她身边,蹭了蹭她的胳膊,“妈妈身上好香香。”

“那是。”阮夏心想,也不看看原主买的是什么价位的沐浴露。

有钱人还真是生活精致到了每一个细节处。

旺仔今天特别的黏人,还有点巴结她,阮夏感觉到了,不过这小子一向都这样,她也懒得问,给他盖好小毯子,拿起放置在床头柜上的儿童书,开始给他讲睡前故事。

有英文版本的,也有中文版本的,现在对阮夏来说,讲英文版本的还有些难度,倒不是说她英文水平不过关,她身上有着很多人都有的问题,那就是书写没什么问题,让她开口……那就有问题了。

阮夏现在还在跟外教学习,她总觉得在自己还没有很流利的情况下,还是老老实实给旺仔讲中文版本的,免得在口语这方面影响到了他。

旺仔听得很认真,阮夏讲故事时的表情也很温柔,母子俩靠在一起,画面也很温馨。

宋廷深站在门口,耳朵贴着门,依稀能听到里头传来的声音。

一切为了孩子,为了给孩子一个最好的生活环境,身为父亲,就该想尽一切办法,不是吗?

***

第二天一大早,宋廷深破天荒的给陈助理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今天早上的会议全部延迟到下午或者明天早上。

宋廷深是个对工作极其负责的人,如果不是自律到了一定的程度,如果不是对自己非常严格,以宋廷深十几年前一穷二白的身家背景,也很难混到今天这个地步。

陈助理挂了电话之后,仍然有些回不过神来,虽然他才跟着宋廷深两年多,可对宋总的性子也有所了解,难不成是家里出什么事儿了?

他从办公室出来去茶水间泡咖啡,正好碰到了黎静。

黎静冲他一笑,从自己的便当袋里拿出一个透明罐子给他,“昨天在家没事做,烤了些曲奇,陈哥,可要给点面子哦。”

陈助理接了过来,“谢了,你还真是手巧,像我女朋友,说要给我烤那个什么饼干,结果都烤黑了。”

黎静跟陈助理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铺垫足够了之后才装作不经意的说道:“宋总是不是生病了,这都快九点了,我这里还有份报表需要他签字……”

陈助理知道黎静算得上是一定程度的“关系户”,便道:“宋总今天上午不来,你那报表直接给我就好。”

“恩,好。”黎静顿了顿,“对了,陈哥,我一个特别好的朋友去日本,你看看要不要给你女朋友带点什么东西,那边价格好。”

陈助理一脸高兴,“那好,这马上就是她生日了,我也在愁送什么礼物,哎,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你朋友了?”

黎静笑,“这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能给陈哥解决眼下的问题那就够了。”

陈助理觉得黎静这姑娘人还蛮好的,挺会来事儿,这说话之间也就放松了很多,不像之前那么拘谨了。

幼儿园门外,不少家长都目送着自己的孩子被老师牵着进去,这才放心了不少,宋廷深跟阮夏还在门外站着,这家双语幼儿园管理也很好,孩子们都有一张卡,进去的时候要刷一下,出来也要刷一下,平常大门都是关着的,哪怕是父母来接孩子,那都是由老师亲自将孩子交到父母手上的。

“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阮夏主动开口,她指了指前面不远的咖啡厅,“去那里怎么样,今天是周一,又是早上,咖啡厅里人很少,也清净,适合谈事情。”

她都已经做好了谈财产分割谈孩子抚养权的准备了。

宋廷深对她的安排自然没什么意见,开车来到咖啡厅楼下,这会儿还有车位,停车也方便。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咖啡厅,果不其然,这会儿压根就没什么客人,连服务员都没几个。

坐了下来之后,两人各自点了一杯咖啡。

阮夏气定神闲的等着他主动开口谈离婚,婚姻这种事还真是如鱼饮水冷暖自知,虽然在她在原主看来,这样的婚姻也很不错,互不干涉,可宋廷深应该是不满意的,这点她也能理解,毕竟当初是原主设计在先,只不过阮夏更加明白,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在有孩子的情况下,提出离婚,很大可能性是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想给那人一个承诺。

她是很识趣的人,宋廷深出手大方,她没有理由霸占着宋太太的位置赖着不走。

谈得好了,说不定还能混一个中国好前妻当当。

宋廷深看着阮夏,一向跟任何人谈判都绝对自信从容的他,难得的卡壳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更不知道该如何开这个口。

好在阮夏也很有耐心,两人沉默无言的坐了将近十分钟之后,一向珍惜时间的宋廷深终于开了口,“阮夏,你还想要些什么?”

阮夏一时懵了,“……”

宋廷深知道他的妻子是非常现实的一个人,“无论是车还是房,还是别的东西,只要是我能办到的,你可以尽管开口,只要你能答应在旺仔面前,我们能是感情很好的恩爱夫妻,只要你能答应能一直保持现在这样当一个好妈妈,我什么都能答应。”

阮夏是真的懵逼了。

这番话每一个字她都听得懂,怎么组合在一起,她就云里雾里了?

还有,他们今天不是来谈离婚,谈财产分割以及抚养权的吗?

第23章 023

宋廷深从来没觉得亏欠过阮夏。

四年前那个晚上,她设计他在先, 他想要放纵在后, 说是彼此心甘情愿也不为过, 只不过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 他就已经想好了解决方法, 她想要钱, 想要车子房子, 他都可以答应, 这是他应该给的。

然而自律了那么多年,就只是一个晚上的放松,就改变了他的后半生。

她怀孕了,她想要结婚,作为一个男人,除了负责,没有别的路可以走, 当然,如果他强硬一点, 逼她打掉孩子,这种戏码在这个城市每天都在上演着, 也不足为怪,但他没有, 他没办法逼着一个小他那么多的女孩子打掉孩子, 哪怕这个女孩子一开始抱有的心思并不纯正。

婚后, 两人就像是合作伙伴一样, 共同经营着这段其实很可笑的婚姻。

哪怕对她没有感情,宋廷深也想照顾她一辈子,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个女人十月怀胎为他生了孩子,只因为她在法律上是他的妻子。

只是,他不曾亏欠她,却亏欠了自己的儿子。

以前宋廷深总觉得,阮夏对孩子不闻不问甚至冷淡相待,那也没关系,毕竟他们在婚前就谈好了,绝不干涉对方,事实上,在这个世界,也不是所有的母亲都必须要爱自己的孩子,她当不了好妈妈,他就在旺仔身上付出更多的心力,想要填满母爱缺失的空缺。

可那天跟旺仔谈过之后,他才发现自己考虑事情的角度还是太片面了。

想要给孩子一个健康全面的生活环境,父爱跟母爱都不能少,如果阮夏从来没有对旺仔释放过爱意,那旺仔可能习惯了就好了,可他现在已经得到了来自妈妈的关注跟喜欢,骤然之间再失去的话,连宋廷深都不敢想象,这会给旺仔带来多大的伤害跟影响。

宋廷深从小就失去父母,一直寄人篱下,私心里他比谁都渴望拥有一个温馨的家庭。

他没得到的,他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得到,哪怕这种温馨是假象。

宋廷深见阮夏不说话,又道:“这段时间以来,你对旺仔尽心尽力,他每天都很开心,我能感觉到,他更喜欢你,当然你不要误会,我对此没有意见,孩子黏妈妈是天性使然,阮夏,我不知道你是一时心血来潮,还是……”

他顿了顿,毕竟是自己孩子的亲妈,他也说不出指责的话来。

“总而言之,旺仔很开心,这对他的成长还有性格都很有利,我知道我的要求跟当初说的不一样,但还是希望你能理解。只要你能答应我刚才说的,无论你要求什么,我都会尽力办到。”

坐在对面的阮夏喝了一口咖啡,她正在竭力平复内心的情绪。

过了一会儿,她才试探着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为了孩子好,我以后不止要当一个好妈妈,还要在孩子面前扮演好妻子的角色?”

宋廷深有些艰难地点头,“旺仔现在年纪还小,但有些事情他也不是不明白,我怕等他再大一点,知道他的父母感情并不好,这会影响到他。”

他又补充了一句,“我知道我的要求很无理……”

阮夏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姑且不管这段婚姻的开始是对是错,至少宋廷深是一个好爸爸,这点毋庸置疑。

在当今社会,很多家庭中,虽然说父爱深沉如山,可是为了孩子考虑到这么周全细致地步的,毕竟还是少数。

尤其是宋廷深在这段婚姻这个家庭中,他是占据主导地位的,这个家里的经济来源全都是他……

阮夏试着想了一下,如果原主还在的话,她会怎么做决定。

恩,大概是会点头答应吧,毕竟这对她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

“其实,我以为你今天来找我是谈离婚的。”阮夏轻声道。

宋廷深眉头微皱,“你想离婚?”

阮夏摇头,“我其实没什么想法,离婚也好,不离婚也可以,对我来说都没差。”

她没有要去追求爱情的想法,从小到大,她几乎对所有的事情都是抱着随遇而安的态度。

阮夏看向宋廷深,“这四年里,我一直都很自由,生活也很恣意,你说要跟我谈,我就以为你想离婚了。”

“我没有离婚的想法跟打算。”

阮夏点头,“现在我知道了,至于你刚才说的事情,其实我也没有考虑的立场,毕竟你刚才也说了,我是旺仔的妈妈,只要是为了孩子好,只要在我可以接受的范围内,我可以配合你。”

宋廷深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对他来说,今天的这场谈话已经是成功的了,他也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你想要什么?”这会儿说开了,宋廷深也不像之前那样窘迫,他的神色也变得自然起来,“钱,房子,车,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

两个人在名义上明明是夫妻,可这会儿坐在一起,却是明码标价的谈着筹码。

阮夏本来想说什么都不要的,她现在拥有的已经够多了,但看着宋廷深这样子,再想到原主之前的行为作风,如果她真的说什么都不要,反而会令对面这个男人无法安心吧。

毕竟他是个生意人,哪怕是夫妻之间,考虑事情的时候用的也都是生意人的一套。

想到这里,阮夏说道:“钱我现在已经有了,房子也有,车也有,首饰也有,你真让我想,我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不如这样吧,等我想到自己要什么的时候,我再跟你说。”

宋廷深看了她一眼,最终点了点头。

两人已经成功地达成了共识,就没有再尬聊的必要了,买单之后,宋廷深将阮夏送到她跟外教约好的地点,便开车去公司上班了。

阮夏跟外教学习都是很轻松的,两个妹子在咖啡厅或者甜品店坐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有时候会去看一部电影,有时候只是单纯逛街,当然这其中的费用都由阮夏承担,只是从见面开始,她们就一直用英文交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环境太过轻松,阮夏现在一点儿都不排斥说英语了,水平也在飞速上涨着。

她一天的安排看似很满档,但其实比上班要轻松很多。

跟外教妹子吃过午饭之后,这一天的功课就算结束了,她再赶去烘焙班,学习两三个小时,偶尔有闲情,还会开车亲自去接旺仔放学,就好比今天,旺仔看到她就扑到她怀里,她顺势抱起了他。

好在他今年才三岁多,不然就这么个体重上涨趋势,再过个一两年,她就抱不动他了。

旺仔兴奋极了,“妈妈,你今天怎么来接我了?”

阮夏放下他,牵着他的胖爪子往停车位走去,“怎么,不高兴吗?”

小胖砸一路上叽叽喳喳,直到上车后才稍微消停一点,他坐在儿童安全座椅上,又凑过来问道:“妈妈,我们要不要去接爸爸下班?”

阮夏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宋廷深说得没错,尽管这胖砸今年才三岁多,但他很聪明,有些事情他似乎也明白一点。

“爸爸工作很忙,我们也没提前说会去找他,如果我们过去他不在的话,那怎么办?”

旺仔接受了这个解释,大概是昨天一家三口去必胜客吃披萨的经历太过美好,他又问道:“那我可以给爸爸打电话,让他早点回来,我们一起吃饭吗?”

阮夏哑然失笑,“当然可以。”

旺仔立马操作起他那酷炫的手机手表,明明也没认识几个字,但他玩这手表的手法很溜,拨出了宋廷深的电话,那头也很快地就接了起来,深沉的男声传来,“怎么了?”

“爸爸,妈妈让你早点回家,我们等你吃饭!”

阮夏:“……”

宋廷深正在工作,闻言愣了一愣,过了一会儿才说:“好。你是不是跟妈妈在一起?”

“对!她来接我了!”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黄天之世 穿成抱错文好运女配 启明1158 春回大明朝 人在大唐本想低调 宋成祖 看见弹幕后我选择叛出师门 陛下因何造反 我不是野人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