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节(1 / 1)

他给她刷卡买了这么多东西,阮夏也就意思意思的客气一下, “要不,下午就在外面吃吧, 我来请你们吃大餐。”

事实上,虽然她卡里的余额非常可观, 即便分不到宋廷深的财产,她也算是小富婆, 但她还是有些小抠门。

这就是之前生活二十多年养成的习惯了。

以宋廷深的性格, 他肯定是不愿意带旺仔在外面吃饭的, 毕竟外面的餐厅注重的是味道, 没家里做得那样干净健康呀。

哪知道他看了她一眼,居然点了点头,“好。”

阮夏:“……”

好吧,反正她现在都已经很有钱了,宋廷深又这么够意思,她对谁小气,都不能对眼前这对父子小气。

旺仔对在外面吃饭非常兴奋,一扫之前陪阮夏逛街的疲惫,吵着嚷着非要吃肯德基或者必胜客。

阮夏将锅推给宋廷深,“你爸爸要是愿意吃,我们就吃。”

宋廷深怎么可能会带他宝贝儿子去吃垃圾食品。

旺仔又看向宋廷深,小胖手双手合十,一脸恳求,“爸爸,我们去吃必胜客吧,我幼儿园好多同学都去吃过!”

宋廷深这才想起来,旺仔今年三岁多了,可在他的严格要求之下,他的确是没吃过必胜客或者肯德基,要说小孩子对这种食物非常渴求那也不是,会不会是他在幼儿园的同学说过,是爸爸妈妈陪着一起去吃,所以旺仔才这样要求?

想到这里,宋廷深便说:“那好吧,就去吃必胜客。”

随着旺仔的一声热烈高兴的惊呼,阮夏整个人都懵逼了。

他居然答应了?

平常旺仔哪怕苦苦哀求,都不会同意他多吃半口冰淇淋的宋廷深居然同意了?

大概是阮夏的眼神太疑惑,宋廷深难得的解释:“以前从来没带他吃过,他可能也馋,少吃一点就够了。”

……这也是,不过今天的宋廷深的确跟以前不太一样。

想来想去,阮夏也明白过来了。

宋廷深之所以陪着她跟旺仔出来,一方面的确是旺仔太缠人,另一方面会不会是因为他要提离婚了,所以想趁这机会,给旺仔多留下一些一家三口相处的温馨回忆?

商场里有一层楼就是吃饭的地方,其中就有必胜客,正好三个人也逛累了,来到必胜客,找了个位置坐下。

今天是双休日,很多父母都会带孩子出来玩,像必胜客肯德基这样的地方,生意一直都很好,尤其是今天这样的日子。

旺仔这也想吃,那也想吃,那馋样,跟逛街时这也想买那也想买的阮夏简直一模一样。

他虽然胃口比同龄小孩要好,可毕竟也是孩子吃不了那么多,不过尽管如此,阮夏还是满足了他的要求,凡是他想吃的,她都点了一份。

宋廷深对披萨没兴趣,点了一份炒饭。

等东西陆陆续续的上来,旺仔才哇了一声,伸出他的胖爪子要去拿披萨。

他今天特别的高兴,明天妈妈还要送他去幼儿园,他还可以跟小朋友说,他跟爸爸妈妈也一起去吃必胜客啦。

***

等到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晚上八点了。

无论是宋廷深还是阮夏,都已经累成狗,于是将给旺仔洗澡的重任交给了阿姨。

阮夏准备回房洗澡休息的时候,宋廷深突然叫住了她,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们之间的关系并没有什么缓和,跟原主在的时候也差不了多少,非常的平和,谁不干涉谁,就算有语言上的交流,那也是因为旺仔。

这会儿他找她又是因为什么事?

不会在走廊上跟她就提离婚吧?阮夏皱眉,虽然阿姨跟旺仔在楼下的洗手间,家里隔音效果也不错,可是也难保他们不会听到。

以宋廷深的性格,应该不会吧?

“前段时间我们不是回了你家一趟吗?我看小区设备已经不新了,又没有电梯,虽然在四楼,但是岳父岳母每天爬楼梯也很辛苦。我是这样想的,要是岳父岳母愿意的话,给他们再买一套房子。”

阮夏眨了眨眼睛,还以为是自己出现幻听了。

虽然宋廷深对阮父阮母已经很好了,可就算他很有钱,也不会做到这个份上吧?主动提出来帮她父母买一套房子,要知道他们现在住的大房子都是他出钱买的啊。

从昨天开始,宋廷深就给她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不怪阮夏会这么想,实在是宋廷深说的这话就足够人猜测很多了。

女婿就算好,也不会好到这地步吧?又不是亲爹妈。

阮夏勉强压住内心的猜测,摇了摇头,“不用了,我爸妈以前还没住过那么好的房子,再说了,他们在那小区也住习惯了,真要让他们搬家,他们还不乐意……”她顿了顿,“至于爬楼梯,他们今年也就五十来岁,身体还很硬朗,爬楼梯反倒还能活动筋骨,不过,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谢谢。”

宋廷深压根就不会讨好人,自己的提议被否决之后,他沉默了片刻,又说:“最近有新车要上市,你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

阮夏:“……”

这人真的很擅长使用糖衣炮弹。

这会儿她哪怕是再迟钝,也能感觉到宋廷深在讨好自己。

不过话说回来,霸道总裁讨好人的方式……还真是让人无法拒绝、心痒难耐啊!

他又是要送房子又是要给她买车,实在让人晕乎乎的。

这可比电视上那些霸道总裁大方多了!

对现在的她来说,摊上一个出手大方也舍得花钱的丈夫……不,前夫,也很不错。

无事献殷勤,的确非奸即盗,阮夏很快地就从这金钱攻势中缓过神来,宋廷深根本没必要讨好她,她现在都要靠他养着,那么,他今天之所以如此奇怪,自然是有理由的,这理由,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因为旺仔。

“不用了,我那辆车还很新呢。”阮夏虽然有些小贪心,也很难拒绝车房的攻击,但她还是觉得,目前她拥有的已经够多了,去商场买买买让他买单尚可接受,现在动辄就换豪车……她还是心虚的,毕竟宋廷深虽然有钱,可那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她说的也是实话,现在她名下的那辆车相当于还是崭新的,根本就没开过几次,换车实在太奢侈了些,她对车的要求本身就不高,能开就成了,她在穿越过来之前,开那辆二手的小破车不也是高高兴兴的吗?

宋廷深又一次沉默了。

他实在不知道该给她买些什么才好了,本来在跟阮夏结婚之前,他在感情方面也没太多经历,一心都扑在事业上,跟阮夏结婚之后,这相敬如冰的婚姻自不用说,在跟女人相处,揣测女人心思这方面,他真的不擅长。

房子,她不要,车,她也不想换,衣服鞋子今天也买了……

就在宋廷深准备进行钻石攻击的时候,阮夏赶忙抢在他前头开口了,“那个,我身上都是汗,黏糊糊的,想去洗澡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回房了。”

她不知道宋廷深还要用什么糖衣炮弹,但她不敢确定自己还能抵挡得住,只能先一步撤退。

宋廷深面露尴尬,“……恩,好。”

阮夏回到房间,拿了换洗的睡衣进了浴室,站在花洒下,她还是在想宋廷深的目的。

她自然没有傻白甜到以为宋廷深突然对她情根深种。

在一个屋檐下相处了四年还没处出感情的人,不可能短时间内就改变心意。

明天宋廷深就要跟她提离婚了,她不意外,只不过今天他的做法倒是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他肯定是为了旺仔,一般有孩子的夫妻谈离婚,谈的无外乎是两件事,一是财产分割,二是孩子抚养权归谁。

财产分割,他们之间肯定是不会有矛盾的,就算有,以他的性格,也不会因为这件事讨好她。

可是旺仔的抚养权……如果他想要的话,以他的能力还有目前的条件,旺仔跟着他的确最合适,那他就更没必要讨好她这个在外人眼里并不称职的妈妈了。

难道是……他不想要旺仔的抚养权,想让给她,但怕她不接受,所以提前讨好她?

阮夏摸了摸下巴,这倒不是不可能。

第22章 022

对旺仔抚养权的事,阮夏倒是很淡定。

离婚之后, 夫妻双方自然不可能再在一个屋檐下相处共同养育孩子, 这段时间以来宋廷深对旺仔的在意, 她也都看在眼里,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他在旺仔身上倾注的心力比任何人都多, 所以, 宋廷深如果真的要跟她争抚养权,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她都争不赢他,闹到法庭上也没用。

她相信,旺仔跟着宋廷深也会过得很好,被照顾得很好,所以就抚养权这件事,她并不打算跟他争。

毕竟从种种角度来看, 宋廷深是年轻有为、手腕能力都在线的成功人士,他对孩子也有耐心, 就未来发展而言,旺仔跟着他也是一件好事。

不过, 如果宋廷深不打算要旺仔的抚养权,她也会欣然接受, 毕竟这小胖砸她是真心实意喜欢, 她也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抚养他、照顾他、教育他。

越是在这边呆的时间越长, 阮夏就越明白, 回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虽然她很看不惯原主的做法,不过既然变成了原主,总是要承担起她的责任跟义务。

无论是她的父母还是她的孩子,她都应该去照顾。

阮夏想了想,宋廷深真的不要旺仔的抚养权吗?他会放心将孩子交给一个过去几年里对孩子不闻不问的人?

这跟他的人设是相悖的。

她摇了摇头,决定不去想这个一时半会儿也得不到答案的问题,明天就是周一了,到底要怎么谈,谈什么,一切自有分晓。

另外一边,宋廷深讨好计划失败,显得格外的沉默。

旺仔本来是跟阮夏一起睡的,但在回卧室的途中,又自发的迈着小短腿进了宋廷深的房间。

“怎么,今天也要跟爸爸一起睡?”宋廷深将他抱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笑着问道。

旺仔摇了摇头,他刚洗头洗澡,这会儿头发软趴趴的贴在额际,显得煞是无辜可爱,“爸爸,你是不是不开心呀?”

“没有。”宋廷深拿起一旁的干毛巾帮他擦着头发,“旺仔,你妈妈喜欢什么?”

旺仔也很认真地思考起这个问题来,最后指了指自己,露出一口小白牙,“她喜欢我。”

“我是说东西。”

“恩,我不是东西。”

宋廷深被这番童言稚语给逗笑了。

“妈妈喜欢漂亮衣服鞋子。”

“……恩,然后呢?”

“喜欢冰淇淋!”

“恩?”

“喜欢饼饼!”

“……恩?我是在问你妈妈喜欢什么,不是在问旺仔喜欢什么。”

旺仔犯了难,“那我就不知道了。”

父子俩同时唉声叹气起来,还是宋廷深想到这小子的尿性,又补充了一句,“爸爸这是在考你,你就不要将这件事说给妈妈听了,妈妈要是知道你都不知道她喜欢什么,她会不高兴的。”

旺仔自然分分钟就被忽悠,他也点了点头,不放心的说道:“那爸爸也不准告诉妈妈,我会好好观察妈妈的,一定会知道妈妈喜欢什么东西的。”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启明1158 春回大明朝 宠妃的演技大赏 穿成抱错文好运女配 看见弹幕后我选择叛出师门 我不是野人 宋成祖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人在大唐本想低调 黄天之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