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节(1 / 1)

这边喝得正畅快,阮夏带着旺仔已经洗澡躺在床上看动画片了。

旺仔现在给自己安排得特别好,今天跟宋廷深睡,明天跟阮夏睡,两边都不冷落,跟雨露均沾的皇帝一样。

不过他也将阮夏的话听了进去,现在每天早上醒来,他都不会吵醒阮夏,还特别体贴的轻手轻脚下床,正因为如此,阮夏也就不排斥这小胖子隔一天就要来跟她睡了。

旺仔上的是双语幼儿园,所以看的动画片也是偏英语的比较多,阮夏正好也报了英语口语班,于是每天都跟他一起看。

她毕竟有英语底子在,现在跟外教一对一,口语进步迅速。

阮夏虽然私心里知道能够回去的可能性很小,原主不愿意回来,当然这种事跟她们两个人的意愿没关系,但她还是积极努力地想趁着有条件让自己变得更好一点。

以前总是抱怨没时间没钱,现在有时间有钱了,要是哪天真的回去了,还没一点点变化,那阮夏都觉得自己浪费了这个穿越名额。

***

等到旺仔都睡着了,阮夏才听到楼下传来声音,她猜,应该是宋廷深回来了。

她没打算下去,正准备继续刷微博,哪知道居然有人来敲门,阮夏不情不愿的下床开门,见门口的人是阿姨,便问道:“有什么事吗?”

“宋先生回来了,他喝醉了。”

阮夏压下那句欲脱口的“关我什么事”,现在在这些人眼里,他们夫妻感情就算再不好,那也是夫妻,她只能点点头,披上睡袍,跟着下楼。

宋廷深的司机她是认识的,这会儿正扶着他。

阮夏还真没照顾过喝醉酒的人,还是阿姨提醒她,“太太,你跟司机将宋先生扶到房间去,让他躺着,喂他点水喝,我去煮点解酒汤,免得宋先生明天早上头疼。”

其实司机一个人就将宋廷深扶上了楼,等宋廷深躺在床上,司机就走了。

阮夏看着这带着酒气的男人,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宋廷深,宋廷深,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她给他费力地脱了鞋子之后便问道。

回应她的是均匀的呼吸声,还有喷出来的酒气,不算难闻,但离好闻也有十万八千里遥远。

阮夏是真的拿他没辙,就他这个状态,她根本没办法喂水他喝。

他既然睡着了,也没表现出难受的样子,就干脆让他好好睡一觉吧,抱着这样的想法,阮夏正准备离开房间的时候,他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阮夏本来是不打算接的,可这手机刚消停一会儿,铃声又开始响起来,没办法,阮夏也怕打扰到宋廷深睡觉,就只能从他口袋里去找手机,很快地就找到了,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是个女人的名字——黎静。

她不负责任的猜测,该不会是宋廷深在外面的女人吧?

那她是接,还是不接呢?

想了想,阮夏还是接了起来,那头一道甜美的女声传来,“宋大哥,你回家了吗?”

宋、宋大哥?

阮夏险些以为这是在拍古装剧,这称呼未免太复古了。

“你好。”阮夏出于恶作剧的心理,声音捏得比她更甜更美,“宋廷深现在不方便接电话。”

那边愣了一会儿,又道:“宋大哥没事吧?他今天喝了好多酒。”

女人在有必要的时候,智商跟观察力都堪比福尔摩斯。

阮夏不知道原主跟宋廷深这对塑料夫妻到底是不是各玩各的,是不是各有各的小情人,但这会儿,她能明显感觉到,这个妹子不一般。

这个称呼就已经让人觉得很肉麻了,而且宋廷深才回来没多久,她这电话就来了,从她的这通电话中,傻子都能知道,今天晚上宋廷深是跟她在一起,至于有没有其他人,那就不得而知,至少她是在场的。

让阮夏觉得她有心机的地方在于,宋廷深是喝了很多酒,可能连句话都说不清楚,意识也不清楚,跟一个喝醉酒的人打电话做什么?而且几乎是掐着点打来的啊!

所以,她可不可以大胆的猜测,这个妹子可能根本就不是给宋廷深打电话,而是想给宋廷深的老婆打电话,让她误会?

如果她跟宋廷深是正常的夫妻关系,那么她肯定是会误会,误会宋廷深。

不过可惜妹子这好心机,因为无论是她,还是原主,接到这通电话,都没什么感觉,更没有兴师问罪的可能性。

既然这妹子搭了台子要唱戏,她总不能让她一个人表演,想到这里,阮夏瞥了一眼熟睡中的男人,声音温温柔柔的回道:“他没事,只不过现在不方便接电话,你有什么话,我可以帮你转告。”

那头沉默了片刻,“其实有一件事,不过也不重要……”

阮夏在心里呵呵两声,“你说你说,不用客气的。”

那人似乎犹豫了一会儿,“我的手链不见了,到处找都没找到,可能是落在他车上了,所以打电话来也是想问问他。”

问一个喝醉酒的人这种事?

阮夏恩了一声,“那好,我明天会转告。”

不知道这妹子是聪明还是傻了,无论她跟宋廷深关系怎么样,毕竟现在名义上他们还是夫妻,这妹子跟宋廷深无论是什么关系,明天一早她只要原封不动的将这话说给宋廷深听,甚至都不用添油加醋,以她对宋廷深的了解,宋廷深都不会对这个妹子有什么好感。

如果是小三,跟原配说这种事,不是找死是什么?

如果不是小三,傻白甜也做不出来这种事啊!

未免太心急了吧。

阮夏挂了电话之后,端量着宋廷深这张脸,老半天才自言自语道:“别告诉我你有后宫佳丽三千啊。”

作者有话要说:wuli宋总:我不是,我没有……

第016章

阮夏回了房间,旺仔早就睡得鼾是鼾屁是屁了,她帮他盖好小毯子,睡在他身边。

虽然他现在已经满三岁了,但也没断牛奶,屋子里都有一种奶香味。

她在穿越过来之前,也谈过几次恋爱,虽然最后都无疾而终,但因为彼此都是普通人,这种类似女人隔空挑衅的事,阮夏还真是头一回碰到。

站在阮夏的角度来看,宋廷深的确是言情小说男主角模板,有钱有颜又有能力,像这样的男人在生活中肯定是不缺少爱慕者的,所以目前遇到这种事,在短暂的惊讶之后,阮夏也能平静接受了。

她在猜测那个叫黎静的女人的意图。

是希望她误会她跟宋廷深的关系呢,还是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取而代之了?

不管是哪一种意图,目前阮夏都不想接招。

黎静是真小三也好,还是单纯的爱慕者也罢,目前宋廷深没有跟她离婚的意思,她也不想破坏现在这一种平衡关系,更何况他们之间还有个孩子,本身原主跟宋廷深就是井水不犯河水,相信哪怕是原主接到这一通电话,也会无动于衷吧。

阮夏还没有代入进妻子的角色,当然她跟宋廷深这种塑料夫妻关系,会让她这辈子都很难代入进去,她不喜欢宋廷深,在心理上也没觉得这人是自己的老公,在感情上也没任何牵扯,充其量就是各取所需的关系,她何必因为这一通电话去找宋廷深,最后闹得两个人都不愉快呢?

诚然,她只要告诉宋廷深,关于黎静的所作所为,以宋廷深的性格,应该也不会高兴到哪里去,可仔细想想,她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试图去破坏这种和谐的塑料关系,那才是傻吧。

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吧,就当她没有接过这通电话,如果宋廷深明天早上醒来看到通话记录再问她,她也一笔带过,绝对要识趣。

抱着这样的想法,阮夏很快地就入睡了。

另外一边,黎静却是睡不着,她手里紧紧地攥着手机,心情不知道有多忐忑,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打这通电话。

大概是酒精作祟,再加上长久以来无法宣泄出来的情绪吧,在看到宋廷深喝醉之后,她再也控制不了了。

正如阮夏猜测的那样,黎静打这通电话,并不是打给宋廷深的,而是打给她的。

黎静看着夜空,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是期待这夫妻俩因为她吵一架,还是期待传说中的宋太太误会自己的存在?

如果宋廷深过得幸福,他跟他太太之间关系很好,那她不会去做什么,会将自己放在正确的位置,可现在现实跟事实都告诉她,他过得并不好,他并不幸福,那么,她是不是可以为了自己这一场长达好几年的暗恋努力一回?

***

宋廷深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还是感觉到了头疼,不过还在能忍耐的范围内,去冲了个澡之后舒服了很多,他像往常一样打开手机,看了一下通话记录,在发现昨晚上黎静打来了电话,并且显示接听了将近两分钟时,宋廷深的第一反应就是阿姨或者司机帮他接了电话。

下楼来到客厅,阿姨已经准备好了早餐。

“旺仔呢?”宋廷深问道,一般这个时间,旺仔早就醒了。

阿姨一边热牛奶一边回道:“他在洗手间,太太也在。”

宋廷深恩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先生,需要煮解酒汤吗?昨天您回来的时候已经喝醉了,多亏了司机,太太后来也一直在照顾您。”阿姨假装不经意的提了一嘴。

作为一个热心肠的中年女人,阿姨虽然平常话不多,但毕竟在这家也做了很长时间了,对阮夏跟宋廷深之间的关系有所了解的同时,也有些关心。

当然她的关心也是在合适的范围内,就好比现在,她只是随口提一下昨天的事情,除此之外别的话她也不多说,毕竟她也怕丢了这份工作,这年头保姆阿姨的确很好找工作,只不过遇到合适又让她觉得舒适的家庭就不是那么容易。

宋廷深愣了一下,他的确是没想到阮夏居然有在照顾他,那昨天黎静的电话有没有可能是她接的?

洗手间里,旺仔正在用他的儿童牙刷在刷牙,对小孩子来说,刷牙实在算不上美好的一件事。

周一到周五,他都是要去幼儿园的,阮夏不用起那么早,但在双休日的时候,她很自觉的早起要陪旺仔玩。

旺仔刷牙,阮夏就在洗脸,脸上全都是丰富的泡沫。

“妈妈,你为什么要往脸上抹沐浴露?”旺仔好奇问道。

“这不是沐浴露。”阮夏纠正,“这是洗面奶,你洗头要用洗发水,洗澡用沐浴露,我呢,比你要精致一点,洗脸不只是用清水,还得用洗面奶。这就是精致生活。”

旺仔又问道:“那我怎么没有洗面奶?”

“你还小,不能用。”

“那爸爸也没有。”

阮夏一点都不意外,虽然说现在很多直男都开始护肤,但像宋廷深这样的人……估计冬天用大宝都已经是极限了。

不过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虽然宋廷深没有护肤品,可他的皮肤一点儿都不差,虽然不白,但也不是暗沉毛孔粗大又油腻的那一种,相反还很清爽。

阮夏回道:“那是因为你爸爸不是精致Boy。”

宋廷深来到洗手间门口,听到的就是这么一段对话:“……”

阮夏冲掉脸上的泡沫,露出一张脸来,正好透过镜子就看到倚在门口的宋廷深。

她还是没忘记欣赏一下这镜子里的顶级美貌,真的很想借用南韩的语录——这样的美貌是真实存在的吗?

要知道在现实生活中,她上妆之后勉强算得上是小美女一枚,可卸了妆之后脸上还是稍显暗沉,甚至黑眼圈眼袋也尽显无疑。

原主这皮肤底子也太好了吧,这会儿没化妆,是纯正的全素颜,但这颜值仍然可以笑傲江湖。

宋廷深轻咳了一声,“昨天你帮我接了电话?”

阮夏用洗脸巾擦干了脸,开始耐心地护肤,一边拍拍打打一边回道:“恩,我看你都喝醉了,就帮你顺手接了。”

“谢谢。”宋廷深矜持的说道。

阮夏这会儿也不知道,他是感谢她帮他接了电话,还是感谢她昨天照顾了他。

“没事儿。”

她一点儿打探黎静是谁的想法都没有,也没想在他这边上眼药。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黄天之世 春回大明朝 启明1158 我不是野人 看见弹幕后我选择叛出师门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宠妃的演技大赏 穿成抱错文好运女配 人在大唐本想低调 宋成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