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豆看书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一七零章站着说话永远不嫌腰疼(一更)

第一七零章站着说话永远不嫌腰疼(一更)(1 / 1)

第一七零章站着说话永远不嫌腰疼

整跨卢象升其实只是第一步,只要卢象升调离了大名府。

对付一无官无权的全旭,那就简单多了。

全旭的钱多、地多、粮食也多,在有权有势的人手中,那就是一块大肥肉。

黄立极倒台,他的三百多万两银子的家产,马上就被大名府士绅们瓜分干净。

就在这时,陈应也跑过来:“全爷,不好了!”

“什么”

“京师有御史言官弹劾卢大人,这只是开始,上来就是几条小鱼小虾,接下来,恐怕就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陈应有些急道:“全爷,赶紧去找卢大人,让他赶紧想想办法!”

“想办法,他能有什么办法想?”

全旭不以为然的道:“那么多人被咱们的油水迷住了心窍,他们要瞒着圣上整垮大名府实在太容易了!”

“那我们怎么办?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将我们的心血毁掉不成!”

陈应掌握着全氏银行,随着银行的扩张,特别是全氏银币份量足,成色好,深受顾客的喜爱。再加上存钱有利息,这让那些小地主、富户动了心思。

现如今,经过近半年的发展,全氏银行已经铺开了十五家分店,总存款超过八十万两银子,贷款出了五十六万余两,一年利润轻松破十万两银子。

当然,这银行还比不上女人坊的盈利。可是,女人坊的发展,已经到了瓶颈,每天的营业额度也就五六千两银子的样子。

除去开销,净盈利有四五千两。

可是,这个全氏银行却让陈应有了更大的野心,假以时日,全氏银行就能成为大明最大的钱庄。

“当屁股决定了脑袋,再荒唐的事情他们也能做得出来。”全旭他拍拍手,笑着说:“好了,都别哭丧着脸了,开心点!天大的事情,等集体婚礼结束后再说,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举办好这次盛会,一来庆祝咱们这里的四百多对新人结成夫妇,二来,也为咱们的发展提供一条明路!”

全干沉默了一会儿道:“全爷,你的意思是……”

“先把幕后黑手找出来!”

“可……”

全干苦笑道:“这幕后黑手藏的很深,不好找!”

“其实,并不复杂!”

全旭伸手敲击在桌案上,缓缓道:“这些当官的,关系往来,无非就是同年、同乡、亲戚、朋友,这几种。”

全旭拿出一笔水笔,拉出屏风后面的白板,在白板上画了起来。

“参与弹劾卢大人的籍贯,你给我列出来!”

“是!”

全干拿着笔写道:“目前为止,参与弹劾卢大人的共有十七人,几乎全部都是六七品小官,他们分别是侍御史(从六品)陆怀玉,万历四十七年进士出身,松江府人士。翰林编修侯恪、万历四十七年进士出身,归德府人士……”

“等等!”

全旭突然问道:“这个侯恪,与侯恂是什么关系?”

全干拿着资料一看,沉吟道:“侯恂之弟!”

全旭的脸上浮现了一抹笑容:“这不,目标已经出现了,这个侯恪是太常寺卿侯执蒲,兵部左侍郎侯恂之弟,东林党,接着说吧!”

“御使(不是笔误)张元芳,万历四十七年进士,松江府人士。给事中王心一,万历四十一年进士,苏州吴县人。御史蒋允仪,万历四十四年进士,江苏常州人……”

看着这些名单,全旭反而疑惑起来。

弹劾卢象升的人,几乎七成以上,都是明确的东林党。

这是怎么回事?

东林党内讧?

还是狗咬狗一嘴毛?

全旭思考好一会儿,突然目光落在了松江府上面,这十七个人弹劾卢象升的人,有一个籍贯的重合点,那就是松江府,有一个名字,进入了全旭的视线中。

松江府华亭县,现任内阁辅臣钱龙锡。

这下,全旭全部都明白了。

钱龙锡为什么要敌视卢象升,根子其实还是出在全旭身上。

全旭之前前往东江镇,给毛文龙送了一大批粮食,还有物资,东江镇熬过了最困难的时期。

其实,袁崇焕杀毛文龙,提前与内阁阁老钱龙锡私晤过,并且告诉了钱龙锡他的打算,铲除毛文龙,入其门夺帅,这是钱龙锡知道的,也就是说,钱龙锡其实是默许的。

钱龙锡为什么要对付毛文龙?

其实,说穿了还是因为利益。

明末时期,各种利益团体,粉墨登场。其中名声最大的就是以东林书院,形成的东林党,这些人代表了东南官商地主和资本家的利益。

东林党的名声大,其实他们的势力一直不大。

作为一个派系其影响最大的应该是明神宗万历后期,短暂的光宗泰昌一朝和熹宗天启初年,至于崇祯一朝,其实自孙承宗于崇祯四年离开中枢之后,“东林党”对朝廷的影响力便几乎为零,根本无法与天启初年“众正盈朝”的大好形势相提并论。

崇祯年间换内阁辅臣更换之频繁如走马灯一般,但“东林党”人却再也无缘于权力的游戏,几个比较大影响力的人物全部在南京陪都坐冷板凳,处于半下野状态。

钱龙锡作为东林党大佬,他为什么要敌视毛文龙?要一心铲除东江镇?

说穿了,毛文龙并没有把钱龙锡的孩子扔不井里,也没有挖钱龙锡家的祖坟,他们的矛盾和冲突,说穿了,还是因为利益。

作为东林党为首的江南集团,其实就是一个官、商、匪各方利益勾结的走私集团,他们走私的渠道,偏偏在福建、广州这一块插不进手,唯有从登州、皮岛到日本,以及华亭这两条水路。

东江镇不听话,只能换一个听话的人。

全旭想到了这里,反而松了口气。

钱龙锡的倒台已经没有几个月了,他也蹦跶不了几天。

全旭是没有办法在朝廷方面扳倒一个内阁次辅,不过,他却可以制造一些意外。

全旭想到这里,望着全干道:“你之前在京师,应该也有一些旧识吧?能不能派上用场?”

全旭不是君子,也不是官员,他不会用官场的那一套来斗钱龙锡,只能用见不得光的手段。

“是有一些,不过都是一些鸡鸣狗盗之街,只怕派不上大用场!”

“这样的人正好!”

全旭想了想道:“你稍等我一会!”

历朝历代,改革都会受过莫大的阻力,崇祯当皇帝的第二年,其实也在廷议淘汰冗官,这个负责人就是钱龙锡。

准确的说,这是对于大明朝的好事。

可是呢,钱龙锡偏偏是站在读书人的立场上,支持崇祯淘汰了驿站系统,结果,身为驿卒的李自成丢了工作,只能造反。

全旭进入自己的末日堡垒内部,他将电脑和打印机、复印机打开。

“廷议汰冗官,帝谓学官尤冗。龙锡言:学官旧用岁贡生,近因举人乞恩选贡,纂修占缺者多,岁贡积至二千六百有奇,皓首以殁,良可悯。且祖宗设官,于此稍宽者,以师儒造士需老成故也。”

帝亦纳之。言官邹毓祚、韩一良、章允儒、刘斯琜获谴,并为申救。御史高捷、史褷既罢。

当然,这一段是钱龙锡干的事,也是为了他倒台埋了下因子。

全旭就掐头去尾,断章取义。

帝谓京官冗何解,龙锡言:“致治之本,惟在于审。量才授职,务省官员。当以省官为首,何也?易于选择,上不至于失人;俸禄易供,下不忧于厚敛;权任专一,无避事苟免之患;员数不多,无纷更生事之忧宗亲以及勋旧无行能者,终不任之,年老及耄或积病智昏,久妨贤路,以行黜陟……

全旭直接将这一段话用电脑打印机打印出来,然后放在复印机里进行复印。

短短半个小时,复印一千余份。

全旭将一千余份复印件放在全干面前:“五日之内,我要让大街小巷,全部知道!”

其实,任何事情都怕上纲上线。

就像所谓的环境保护主义者,整个炮轰,这个污染,那个污染,结果,大量重工业企业被迫关停。

他们还不放过,继续炮轰,现在连洗浴中心都不让烧锅炉,农民也不让烧柴火做饭,非得把灶台封上。

问题是,他们从来不会去站在老百姓的立场上考虑,烧燃烧做饭,一个月怎么也要七八十块,可是农民在农村,随便可以找到柴火,一年下来就可以节省上千块钱。

至于更加可悲的就是摩托车的上班族,被利益团体封禁,被迫骑电动车或者骑自行车。

全旭现在也是学着站着说话不腰疼,虽然说,崇祯皇帝的改革初衷是好的,出发点是好的,可惜,跑错了方向。

裁撤驿站才能节省几个钱?

罢几个有名无穷的学官才能省几个钱?

真正需要动的就是士绅免税群体。

谣言的精髓,那就是真真假假。

钱龙锡向崇祯皇帝谏言淘汰学官是属史,但是至于其他冗官,别说是他,就连头铁的王安石都不敢碰,更何况是钱龙锡。

谁碰谁倒霉。

但是,全旭让钱龙锡动了冗官,还有勋贵,宗亲,官员为了自己的利益,肯定会马上炮轰钱龙锡。

钱龙锡能不能从这个漩涡里脱身,那就看他自己的了。

ps:这一章写的有点卡文,憋了一天。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我在明末有套房 从亮剑开始崛起 重生换夫之嫡妃归来 大流寇 旭日东升之帝国霸业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革秦 大明皇弟 南疆盛世录 星际特战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