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豆看书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一五六章玄鹰卫开局三步棋(二更)

第一五六章玄鹰卫开局三步棋(二更)(1 / 1)

第一五六章玄鹰卫开局三步棋

全干倒没有直接说明自己的想法,反而问道:“那要看主人想要什么了!”

“现在是多事之秋,我只想活下来,让身边的人都活下来!”

全旭自然知道全干,也就是陈乾,他曾经是锦衣卫北镇抚刘侨的心腹,无论是军国大事,还是朝廷动向,多少知道一些。

同时,他也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全旭非常清楚,他一直在做什么,他一直其实在学老朱同志,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

“这是一个虎狼当道的世道,就算你想关起门来过日子,虎狼也不会允许你安生!”全旭决定与全干推心置腹,开诚布公,他苦笑道:“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想要活下去,那就必须耍一点小手段,不是虎狼吃掉我,就是我把虎狼的皮剥下来当垫子,一直以来,我都在走一条独木桥,左右都是万丈深渊,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当然了,以前的事情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

全干点点头:“门下似乎明白了主上的意思,然而,问题是,玄鹰卫毕竟不是真正的锦衣卫,锦衣卫就凭那身皮,可以做很多事,玄鹰卫非但不能成事,反而容易坏事。主上以城管大队作为掩护,以所有人充当眼线,以利诱之,可以充任基础,不过,纵然如此,还远远不够!”

“不够!”

全旭点点头,他知道这样的做的肯定不够,只是,他真不知道如何落子。

全干想了想道:“我们锦衣卫在用人的时候,通常都会采取利诱!威逼,设局,不需要他们那些当官的表忠心,只需要有他们的把柄既可,玄鹰卫的工作重心,应该放在京师,至少在朝中,掌握一定的话语权。”

别看明朝的御史、言官看似像疯狗一样,连皇帝和宦官都不怕,但是,他们却怕凶名昭著锦衣卫。

锦衣卫可不会给他们邀直卖名的机会,可是直接先泼水,再打死,绝对不会有翻身的机会。

全旭点点头道:“可以,按照你的思路去办,不过,有一件事,我非常好奇!”

“主上请吩咐!”

全旭此时还是越来越疑惑大明灭亡的真正原因,不像是一个正常王朝那样寿终正寝。而大朝朝廷在这个时间,所有的决策层面,都是昏招频出,招招置自己于死地。

所有战局,局局都会出现一些诡异的现象。

就像两年后的大凌河之战,1631年(崇祯四年)农历八月二十六日,总兵吴襄、宋伟率锦州兵六千前来救,这一天上午,雾非常大,几尺外就看不清人。阿济格却准确的发现吴襄的援军,并且以少敌多,直接把吴襄所部打败。

农历九月,金兵哨探报告明总兵吴襄和宋伟再次率兵来援,皇太极率军迎了上去,途中见到前面烟尘滚滚,便知是敌人的援兵。皇太极与弟弟多铎走在前面,沿着山悄悄行进,明军也有哨探,他们发现了这一小股队伍,六千大军掩杀过来,皇太极率身边的二百名亲兵冲了过去,明军六千多人竟被二百人冲杀得溃不成军……

以前全旭在看到这些资料的时候,也认为关宁军是一支废物军队,直到秦承祖发动吴桥暴乱,与关宁军真正对上。

虽然秦承祖所部赢得非常漂亮,然而,关宁军除了第一次因为轻敌之外,其他两战,秦承祖付出了较大的伤亡,并且依靠大量的火炮,这才取得最终的胜利。

关宁军骑兵比明军伤亡超过百分之十就兵败如山倒不同,关宁军承受伤亡的能力更强一些,特别是在吴大弼的率领,他麾下伤亡超过三分之一的时候,都没有发生崩溃,直接造成崩溃的还是因为祖大弼的战马被炮火击毙。

皇太极身边二百亲兵就算个个可以以一挡十,装备精良,可是,二百人打六千人,还是远远的不够的,除非他们都是神。

然而,大明军队在大凌河之战中的乌龙事情,并非个例,哪怕最关键的是萨尔浒战役中,明军同样昏招连出,北路军杜松所部点燃火把,后金军利用杜松军点燃的火炬,由暗击明,集矢而射,杀伤甚众。

这就更加扯淡了,明军的火炮,哪怕射程最近的虎蹲炮,通常射程在二百步或三百步左右,拿弓箭射炮兵,还杀伤甚众。

杜松难道就是一个棒槌?让炮兵孤立前出,冲当靶子?

全旭不相信,这种荒诞而怪异的现象,层出不穷,让明军陷入于被动的局面。

如果这些事件单独出现,可能大家不会觉得奇怪。但明末这段历史确实很离奇,汉人为何在这个世界历史关键点上,连连失误,最终被一群野蛮人征服。

要知道在17世纪时,无论是西方还是中国,早就已经进入了火器时代。那个时间野蛮人再征服文明人,其实基本上是不大可能的。而偏偏让中国给赶上了这倘末班车。

有人把这些离奇事件背后,说真是一个王朝的宿命。

全旭两世为人,他根本就不相信什么宿命,什么天命,他在寻找明末错乱复杂亡国原因时,有人向全旭提出了黑幕论,这个黑幕大到足以颠覆所有人的世界观。

全旭自然不会轻易相信,他需要去验证这些消息。

“泰昌元年(1620年),泰昌帝病重,李可灼进献红丸,自称仙丹。泰昌帝服后死去,而在当天,首辅方从哲拟遗旨赏了进献红丸的李可灼。”

天启七年八月,天启帝在客氏、魏忠贤的陪同下到宫中西苑乘船游玩时,在桥北浅水处大船上饮酒。然后,又与王体干、魏忠贤及两名亲信小太监去深水处泛小舟荡漾,却被一阵狂风刮翻了小船,不小心跌入水中,差点被淹死。虽被人救起,经过这次惊吓,却落下了病根,多方医治无效,身体每况愈下。后来,尚书霍维华进献一种“仙药”,名叫灵露饮,说服后能立竿见影,健身长寿。天启帝依言饮用,果然清甜可口,便日日服用。饮用几个月后,竟得了臌胀病……”

全旭望着全干道:“这些事情,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一些!”

“你认为这是意外吗?”

“哼,根本就经不起推敲!”

全旭起初也相信网络上的论点,天启帝死于阴谋,但是,这个阴谋并非因为所谓的信王说,也非阉党,更非东林党。

虽然说,东林党对天启帝并不友好,在天启帝拉偏架的情况下,东林党还真不是阉党的对手,就像东林党大佬孙承宗也被赶下台,但是,东林党还真没有实力向天启帝下手。

魏忠贤更没有动机,他本来就是与天启一体的,至于信王阴谋论,更是无稽之谈,信王没有权力,没有势力,也没有能力,如果真是他做的话,满清不会不大肆宣扬。

全旭两世为人,看得更为深远。

天启帝时,他利用阉党与东林党相争,虽然党争激烈,然而问题是,大是大非方面,总体还在掌握之中。

然而,天启帝死后,崇祯成了唯一的顺位继承人,他上位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打破朝中平衡,铲除阉党,自毁长城,然后再说接着,各种昏招一个接着一个,把大明推向无底的深渊。

“我是隐隐约约感觉,这个幕后黑手的手太长了!”

全旭望着全干道:“如今,我们玄鹰卫在暗,他们露出的手脚太多了,我希望你能利用你之前的关系,去碰碰这个幕后黑手!”

“主上,这……”

全干苦笑道:“一旦被对方察觉,恐怕我等会死无葬身之地。”

“非是如此,你难道忘了,我还有其他力量!”

全旭不以为然的笑道:“你只要能他们找出来,剩下的事情可以交给我!”

全旭给秦承祖只预备了三千吨粮食以及五百吨的罐头,按照他现在的人数,满打满算只能支撑九个月,如果节省一些可以坚持一年,到时候,就需要他们动了。

全旭不相信这个幕后黑手,可以抵挡上万精锐大军的致命一击,如果再不够,还可以多加几百上千吨汽油或柴油。

“是!”

全干望着全旭道:“主上还有什么吩咐!”

“三步棋,你要下好,第一,我需要马,土默川林丹汗,那里有非常多的马,他需要用马来换粮食、盐和茶叶,这些物资我都有。”

全干默默记了下来。

“第二步,我有兵器作坊,无论是大炮、长枪、刀、还是火铳,品质绝佳,你可以派人联系满桂和赵率教,他们两个如果愿意,我这里可以大量提供优质廉价的兵器!”

全旭想了想道:“第三步,其实也是最重要的一步,派人前往辽东,在后金内部插几颗钉子,哪有压迫,哪里就会有反抗,建奴贵族虽然团结,可是蛮夷就是蛮夷,落后就是落后,贵族的纸醉金迷的优质生活,就建立在建奴奴隶的痛苦之上。我们可以团结建州女真一部分人……”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重生换夫之嫡妃归来 旭日东升之帝国霸业 从亮剑开始崛起 南疆盛世录 大流寇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我在明末有套房 革秦 星际特战旅 大明皇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