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豆看书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一四五章大炮一响黄金万两(二更)

第一四五章大炮一响黄金万两(二更)(1 / 1)

第一四五章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明朝的商税虽然不高,这也于明朝的灭亡有直接关系。就像我天朝,不仅仅不收农税,反而财政补贴农民,这样以来,农民还有意见吗?

明朝开国初期,市税为三十取一,官市以三十取一的比例收取市税,另外一种收税的方式,就是钞关。

既在运河上沿途收税,从杭州到北京,全程一千七百公里,收税三百四十八文,这个税,就是过路费,与货物价值无关。

一船粮食和一船香料,都是收取一样的三百四十八文,这是明面上的税钱,明朝的钞关也不是问谁都要钱,它们有三不收:官员的船不收,太监的船不收,进士和举人的船不收。

明朝人过钞关,变着法儿逃费,有的造一对假牌子,在船头竖起来,一面写“相府”,另一面写“通政司大堂”,冒充官船,就像现在某些民用货车挂军车牌照那样;

有的请进士或者举人坐在船上当护身符,过钞关的时候,人家要钱,就让护身符出面对付,类似现在某些驴友开车出门时尽量捎一记者。

时代不同了,手法仍然会复古。

冒充官船风险太大,请进士或举人做护身符却百试百灵,所以在明朝,进士和举人堪称一专多能,他们不但推动了文化教育产业的繁荣发展,而且在民营航运领域大显身手。船主给他们的回报也丰厚,明朝拟话本《文疯子传》里,一位秀才同时给两艘民船护航,拿了人家五两纹银的顾问费,进士和举人比秀才有身份多了,他们更有资格帮人免交过路费,拿的报酬自然更高。

可是,朝廷的钞关有任务指标的,那么他们任务怎么完成?只能向那些没有后台的船只收取,这个数量,就只能……

官市也是同样的问题,大商户,不差钱的往往不用交税,反而小商贩都会被罚得倾家荡产,别看全旭在草市集收取十五税一,这个税率比官市多了整整一倍。

然而,全楼集的草市集却非常兴旺。

全旭望着眼前的商业街,店铺街有四五百步长,店铺与大名府城的商铺有着明显的区别。

大名府城的所有店铺,几乎都是一间间低矮的小门房。

特别是大门,又狭窄,又矮小。

有些甚至是三进或者五百的院落,既可以开店做生意,也可以关起门来当住宅。也就是说,住宅与商铺,并没有建筑风格的明显区别。

就像全旭的女人坊,如果摘掉匾额,换上某某府,绝对不用重新装修。

然而,全楼集的商业街却与后世几乎相同,虽然都是一层的青砖黑瓦房,不过房间都很高大,一层也有将近四米高的样子,按照规模大小不等,就是前店后宅布局。

各家店铺都是开张,早餐店、酒楼、医馆、药铺子、金银铺子、典当行、茶肆、货栈、客栈,有一百多家。

除了眼前的店铺街外,街边摆满各式贩卖摊子。街道上到处都是四乡八里早起过来走赶集的人,也有做苦力的挑夫,也有穿红戴绿的妇女,吆喝声与驮马骡驴的叫唤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就在全旭有些奇怪的问道:“草市集没有城墙,也没有官兵保护,对于土匪而言,这里就是一块肥肉,他们岂有不吃之理?这里是怎么开起来的?”

“全爷有所不知!”

罗世明带着几名家丁兵跟上来道:“刚刚开始,咱们这里只有刘婆在这里卖羊肉汤,后来随着生意人多了,就有一伙子土匪过来想收保护费,就被俺带着家丁兵打跑了!”

“然后呢!土匪吃了亏不会善罢甘休吧?”

“牛先生跟俺说,草市初创,就需要立威,如果不能顺利解决这股子土匪,恐怕以后麻烦不会少。”

罗世明有些忐忑的道:“全爷当时也不在,俺就与袁管事商量了一下!”

袁世卿道:“牛先生提议,让俺借着全爷的名头,请王保长、李保长、赵保长他们过来,商量对策。今年天气有些干旱,王保长他们也是有些急了,就同意打土匪,弄点钱抗旱!”

“结果怎么样?”

罗世明有些心虚:“那伙子土匪是盘踞在彰德府林县的袁老七,他的人虽然不多,却很扎手,刚刚开始,俺们有些轻敌,吃了点小亏,后来,俺们带着大炮,总算把他的山寨给攻下来了,不过这个袁老七,可是一个穷鬼,满打满算,只缴获了不到三百石粮食,一万三千多两银子,两百多两银子。”

“那个袁老七抓住没有?”

“没有,那货比猴子还滑,钻山沟那个叫快,被他跑掉了!”

袁世卿道:“这个袁老七,只是他的花名,他的真名叫袁时中!”

“袁时中?”

全旭隐隐约约记得他是李自成的部将,好像被李自成杀了。

全旭还真没有放在心上。

全旭在参观商业街的时候,刘兴祚与毛承禄也带着几名东江军士兵,来到商业街上。

刘兴祚望着商业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有些感慨道:“就连复州城也没有这里繁华!”

“复州!”

“登州城也没有这么热闹!”

就这时,一队十几名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的全氏家丁兵,排着整齐的队伍,从街道上走过。众人纷纷闪避。

后面跟着一辆平板车,两名壮丁推着大车,大车着放着两个大箩筐,一名看似憨厚的中年男子,拿着一个账薄,走到一家打铁的铺子前:“老张头,你的税!”

那名汗流浃背的铁匠,心不干情不愿意的从钱柜里取出一把铜钱,扔在大箩筐里。

此时,大车上的箩筐里,已经装满了铜钱,还有一些散碎的银子,也有银光闪闪的银币。

毛承禄望着这一幕,一脸呆滞:“都说马贼抢钱厉害,我看这些个乡野豪族比马贼凶猛多了,只不过他们抢钱不见血罢了!”

全旭走过来笑道:“也不是不见血,养活这些家丁兵可需要不少钱!对了,刘将军,毛将军,怎么东江军的兄弟们没有出来?”

“这个……”

“袁世卿!”

“仆在”

“你去找周账房,让他给东江军的兄弟们每个人支十两银子,让他们放心大胆的采买自己想要的东西!”

“这怎么使得!”

“难得来一趟,全某怎么也是地主,略表心意!”

“谢全先生!”

全旭与毛承禄、刘兴祚一起参观全旭的产业。

全旭大院与松树林之,原本只是一块平整的盐碱地。

不过,现在却多了一条河。

一条人工开挖出来的河,与夹沟河相连接,河面不算宽,约为五十步的样子,可以通过百石运输煤炭或砖石的船只。

这条人工运河让全旭的灵光一闪,要不要把自己的私人游艇通过黄河开进来?

不过,他只是想想而已,黄河虽然可以通过满载两千六百多吨的军舰,可是,夹沟河却不行,吃水太浅了。

经过了七八个月的发展,窑场的发展规模最大,如今已经有了二十座大型砖和瓦窑,生产的砖瓦除了自己使用,还远销周边。

当刘兴祚看着密密麻麻,一望无际的砖垛时,他感觉简直难以置信。

随着全旭抵达铁匠工坊的时候,刘兴祚的目光一下子就直了。

因为,牛结实采取钢水冷铸的方式,直接铸造钢质的压水井结构部件。

刘兴祚伸手拿着还带着温度的压水井部件,看着上面光洁没有气孔,也没有飞边毛刺,一脸欣喜的道:“这是钢?”

“是啊!”

“能不能铸造炮!”

“铸炮?”

全旭有些难以置信,他信不过牛结实这样的技术,他们的工作效率极低,一百多名工匠,一天只能产出一百多台压水井。

这样的效率在后世,一台机械,一个小时的产量都不止一百台。

“用得着吗?”

全旭有些不解,在后世购买火枪这样小口径的无缝钢管虽然定制,至于火炮炮管级别的无缝钢管,更是可以大批量购买,虽然比普通钢材重一点,然而再重也没有到六千块每吨。

“东江军也需要火炮吗?”

这当然是全旭的明知故问,他是想打开一条销路。

明朝铸造一门千斤红夷大炮,需要银子两千五百两,如果购买无缝钢管加工而成,成本不到一千块。

“用得着!”

毛承禄问道:“不知全先生这里能否制造火炮?”

“没有问题!”

全旭道:“应该可以做只是……”

“价钱好说!”

毛承禄道:“现如今袁公复起,他定不会亏待东江军,我想请全先生帮助东江军铸造一批火炮!”

“这个……好说!”

全旭沉吟道:“咱们不是外人,明说了吧,送给东江军一批钢铁,这点我能办到,可是大炮,一门就需要多达两三千两银子,只是全某心有余而力不足!“

毛承禄叹了口气:“可惜了,东江军太穷了,拿不出太多的钱!“

“这样吧,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全旭笑道:“我有一个办法,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全先生请说”

ps:等会继续,大家新年快乐!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南疆盛世录 革秦 星际特战旅 从亮剑开始崛起 大流寇 重生换夫之嫡妃归来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大明皇弟 旭日东升之帝国霸业 我在明末有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