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豆看书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一四二章朕真的是太难了(一更)

第一四二章朕真的是太难了(一更)(1 / 1)

第一四二章朕真的是太难了

全旭躺在游艇里的椅子上,开始反思自己。

他策划这场叛乱的根本目的不过,全旭根本就没有想过叛变,充其量只是带着山东响马,进行有目的的洗劫。

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有两个,第一是将登州军的注意力从登州城调开,其次是消灭吴桥兵变的原凶王象春。

只不过,从开始,这场叛乱就不受控制了。

秦承祖连克六城,所洗劫的士绅大户的钱财和财物,除了一部分分发给了麾下部将,其实最大一部分,居然落进了全旭的腰包。

绸缎一万六千匹,丝绸三千三百匹。

黄金一万三千八五十两。

字画四百五十二幅。

黄金首饰一万三千余件,共计四百六十七斤。

银质首饰三万九千余件,共计六百三十六斤。

铜质器皿三千余件,合计一万三千八百余斤。

各种玉器六千余件。

不仅古玩字画的价值,仅仅是这些丝绸和黄金、首饰的价值就高达百万两,那些古玩字画,一时半会还无法统计出其中的价值。

全旭本来打算是无尝援助东江镇,然而经过秦承祖叛乱,他居然成了最大的赢家。

此时的秦承祖肯定不能再回到东江镇,就算他想回去,毛文龙也不敢接收,毛文东与袁可立可是铁杆的保皇派,无论皇帝是谁,他们只向皇帝效忠。

秦承祖麾下哪怕裁撤老弱,再精简人员,此时仍有一万三四千人马,其中,骑兵三千,装备不弱于明军正规军。

全旭不仅仅获得一百多万两银子的盈利,反而获得了获得了一万三四千余名部曲,而且是以他为信仰的部曲,更为关键的是,这是一支有战斗经验的部曲。

似乎,这并不是一件坏事?

不过,就在这时,全旭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突然想起,从崇祯二年元月,袁崇焕与兵部尚书王洽,联合禁海,东江军陷入了绝境,六月份,袁崇焕亲自操刀,干掉了毛文龙。

再到十月份,后金破关而入,洗劫京师。

然后,袁崇焕被杀,东江镇开始哗变,再到大凌河之战,如果有东江镇孔有德、耿仲明以及李九成等部曲的加入,大凌河之战结果如何?

就算后金会胜,也会是惨胜,毕竟东江军的战斗力是有目共睹的,在山东他们这八九千残兵,在十数万朝廷大军的包围中,硬是东拼西杀,糜烂了大半个山东。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东江军三参将麾下,战斗力几乎等于十数万明军。

虽然说,李九成和孔有德并不是有意造反,可是,他们却是被逼着反的。

山东士绅不卖粮食和给养给他们,官府也不发粮食,东江军将士不能不吃饭,就算没有王象春,也会有李象春,最终他们也一样会被逼反。

从袁崇焕从一个兵部六品主事,升为朝廷二品督师,前后只有五年多,这种升官速度,简直就是坐火箭。

然后,袁崇焕掌握了权力以后,就开始了一系列的骚操作。

全旭慢慢惊骇异常,这是巧合吗?

明末所有的事情,都透着诡异。

似乎有一双无手的大手,在操控着这一切。

辽东经略这样重要的位置上,短短几年之间,居然上了好几位不知兵的纯粹文官,首先是杨镐,棒槌一个,既不能抚民,又不能带兵,一战耗尽大明所有优势。其次袁应泰,专水治水,擅长理政,带兵完全不行。

再次就是王在晋,这货基本上就是一个吉祥物,屁正事没有干。

王之臣太弱势,高第眼高手底。熊延弼这位倒是一个合格的将领,然而却不是一个合格的抚臣,更何况公私不分,王化贞战败他坐壁上观,视国事如儿戏,死得不冤,杀他死有余辜。

无论是孙承宗还是袁崇焕,都是饱受非议的人物。

如今,袁崇焕生死未知,却让全旭难以确定的是,袁崇焕是姓蒋呢,还是姓汪?

全旭不懂官场,而三娘更加不懂。

估计三娘此时根本分不清知府与巡抚的区别,不知道经略和督师的区别。

这些事情根本就没有办法与三娘商议。

不行,全旭感觉自己太被动了,他没有消息渠道。

虽然他在女人坊已经搭建了一套班子,然而,问题是,古代的正妻,口风极严,一般大家闺秀,别说人前人后议论,就连娘家人也不会说。

女人坊能得到的消息渠道,非常有限。

必须再建立一套可以了解朝廷动向的渠道。

另外,就是全旭的摊子越拉越大,自己处理问题难免有些疏漏,像后世企业里的总裁办公室,也必须成立,分担全旭的工作压力。

三娘看着全旭一脸阴晴不定,知道他在做着激烈的斗争。

“相公,你是不是太累了,要不我……”

三娘伸手在全旭的脑袋上轻轻的按起来。

全旭摇摇头:“不是,现在很多事情,你也知道了,我现在做一件大事!”

“我知道,相公要给拯救贫苦百姓,给百姓一个公平!”

全旭莞尔一笑:“这个公平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无论多难,我都会跟你在一起!谁挡我们,我们杀了谁!”

三娘的目光变得有些坚定。

“好,我们一起!”

全旭仿佛想到了什么:“这艘船上有六十个人,你把他们叫过来,我有几件事要吩咐!”

时间不长,四十女,二十男全部登上了甲板。

“拜见全爷!”

全旭望着众人道:“你们是不幸的,家里遭了灾,需要卖了你们,家里人才能活下去。你们是幸运的,因为遇到了我,我可以让你们吃得饱,穿得暖,你们怎么回报我?”

“愿为全爷效死!”

“很好,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全旭望着众人道:“我会派人教你们武艺,无论男女,人人都要训练。也会派人教你们读书识字,能不能成器,那就看你们自己够不够努力!”

“是!”

“三娘!”

全旭伸手指着三娘道:“从现在开始,你们就跟着三娘学习武艺!”

“是!”

……

秦承祖自北直隶景州吴桥县起兵造反,白莲教自莱州造反,一时间连陷十余城。

然而在不过八百九里外的京师,一切如常。

京城达官显贵们继续挥金如土锦衣玉食,贩夫走卒继续为三餐一缩奔波,百姓继续为活下去而挣扎,大家仿佛像是不知道山东正在打仗,不知道山东官军一触既溃,他们的日子不受任何影响,该怎么过的还是怎么过。

只有在茶楼酒肆里,偶尔会听到一些热血青年议论一番,都是忧心忡忡的,大骂白莲教和秦承祖。

对于北京人来说,山东的战事固然很揪心,但也正因为很揪心,所以他们才不敢去过份关注,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

明军让他们失望得太久了,他们害怕过份关心会继续受伤,所以选择了冷漠,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

崇祯皇帝坐在龙椅上听了半天,满臣诸公不停的在破口大骂秦承祖欺君罔上,应该杀一儆百,或者弹劾北直隶和河涧府的官员,或者是弹劾山东都司。

崇祯皇帝隐隐感觉有些不对,镇压叛乱才是首要任务,怎么变成追究责任了?

争论了一天功夫,朝野双方还是谁奈何不了谁。

崇祯二年的时候,朝中还不完全是东林党的天下,魏忠贤余党还有相当一部分人还在朝中,身居要职。

明朝的党争,就是因为反对而反对,哪怕就像秦承祖叛乱这样的问题,还需要讨论吗?根本就不需要,直接派兵镇压就是了。

更何况,东林党得力干将浪里白条王象春的家被抄了,十数万石粮食被哄抢一空,二十多万亩田地被烧毁地契,十几座田庄和祖宅化为灰烬,东林党倒是喊打喊杀,火气实足。

不过,反对东林党的魏忠贤余党,则提出招抚。

按说,双方坚持不下的时候,皇帝应该出来表态。

正所谓,窥知一斑而知全豹。

可是,崇祯皇帝却像木偶一样,坐在上面听了半天,既不赞同剿灭,也不赞同招抚。偏偏双方大臣都以为皇帝支持自己,他们越吵越兴奋,越吵声音越大。

直到中午过后,众大臣吵得累了,各自散了。

崇祯满腹心事的回到御花园,不,现在应该说是菜园了。

天启帝的皇后张嫣无子,在崇祯皇帝登基之后,就把皇后大印给了周氏,自己平时在花圃里种菜种粮食,纺纱织布,打发无聊的时间。

周氏年纪小,以为这是皇家传统,就学着张嫣的样子,在御花园当起菜园。

崇祯皇帝过来的时候,周皇后正指挥一帮宫女在料理菜园呢。

这块菜园开垦出来都有一个多月了,里面种的蒜苗都长老高了,黄瓜也长起了一尺多高,还冒出了一片油菜苗,相信再过两三个月,周皇后就能吃上自己种的黄瓜、豆角、以及蒜苗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绿油油的菜地,崇祯皇帝原本烦闷的心情竟然轻松了许多。

周皇后行礼,见崇祯皱着眉头,不禁问道:“陛下,有心事?”

崇祯皇帝长长的叹了口气:“朕真的是太难了!”

ps:今天大年三十,回到农村老家,帮助家里干了点活,忙到现在,今天三更肯定来不及了,争取两更。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重生换夫之嫡妃归来 旭日东升之帝国霸业 从亮剑开始崛起 南疆盛世录 大流寇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我在明末有套房 革秦 星际特战旅 大明皇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