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豆看书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一三四章都在拼命谁也不能例外(三更)

第一三四章都在拼命谁也不能例外(三更)(1 / 1)

第一三四章都在拼命谁也不能例外

秦承祖命令他的亲卫营把总秦正阳率领四百余名亲卫,化装成老百姓的样子,成功的欺骗住了关宁军。

没有经过反复试探,直接就这样冲上来,给敌人送菜了。

其他的关宁军撤退了,丢下了一百多名坠落战马的战友。其实这些关宁军有很多人并没有立即死去,他们还活着。

可是秦正阳对他们并没有客气,众收起弓弩,拿着刀枪,关宁军骑兵薄挨个补刀,无论有没有死亡,上前直接把脑袋砍下来。

秦正阳向众人命令道:“葛二狗,带着你的人,赶紧把东西给全先生送过去!”攫

“是!”

秦正旭一边解开裤腰带,对着关宁军骑兵的尸体撒尿,一边指挥着部曲赶紧打扫战场。

全旭通过无人机看着这队车队,居然径直朝着自己的大院过来,心中愤愤:“你他娘的这是在害我……”

然而,这队车兵,虽然推着着满载的财货,可是速度却不慢。

秦正阳倒是没有跟着车队一起过来,他指挥着士兵把关宁军士兵的尸体垒成京观,又用箭杆沾着鲜血,在一具尸体衣服上写下了“奉天讨逆大将军麾下前锋霹雳火秦!”

然后,再用一枝长枪,将这具尸体挑起来。

干完这一切,秦正阳又继续作妖。

作为曾经的响马,秦正阳非常了解骑兵的作战方式,也了解骑兵的弱点。

趁着关宁军尚没有过来,他就带着部曲,在京观的四面八方,开始挖坑。

这种坑,面积不大,只有碗口粗,有一个说法叫陷马坑。

在骑兵冲锋的时候,这种坑会陷住马腿,会利用战马的惯性冲击力,直接折断战马的马腿,并且把骑兵摔出去。

全旭大院的西门方向,此时车队已抵达,经过汇报,全旭这才知道这是秦承祖送给他的礼物,连克六县,在六县士绅、地主、富户家中搜刮的财物。

全旭急忙让人接收这些财务。

经过陈应的清点,这些物资的清单摆放在全旭的桌案上。

绸缎一万六千匹,丝绸三千三百匹。

黄金一万三千八五十两。

字画四百五十二幅。戅

黄金首饰一万三千余件,共计四百六十七斤。

银质首饰三万九千余件,共计六百三十六斤。

铜质器皿三千余件,合计一万三千八百余斤。

各种玉器六千余件。

全旭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给东江军的物资,这下赚回来了。

可是,关键是,这些运输财务的车兵们,已经无法离开了。

此时关宁军大队人马已经接到消息,赶紧附近。

好在,秦正阳利用陷马坑,坑了几十名关宁军骑兵,这些骑兵知道厉害,不敢快速追击,不过,步兵再怎么跑,也跑不过四条腿的骑兵。

可以预见,秦正阳等人肯定在劫难逃。

全旭一脸纠结,现在怎么办呢?

人家过来送礼,把自己陷在关宁军的包围之中。

可是,自己若是不管不问,那是不是太过无情了?

可是,怎么救呢?

院子里的东江军才八百余人,他们根本就不是关宁军的对手,更何况,袁崇焕手中不止一个关宁军,他还是赵率教的山海关军,以及满桂的五千骑兵,可以推测,一旦战事不顺,袁崇焕肯定会再次调援军过来。

全旭一筹莫展之际,突然有一名信使,满身湿漉漉的来到全旭面前。

秦承祖原来想用对讲机直接跟全旭联系,怎么奈何对进机的通话距离非常有限。无奈之下,秦承祖又派了信使过来,信使为了避开关宁军,只好跳进河水里,趁着夜色摸上来。

他从怀中取出一根竹筒,竹筒被蜡封着,从中取出一封信。

原来,秦承祖麾下马军的一个千总,居然是白莲教首领陈敬贤的儿子陈志昆,这次白莲教起事,首领就是陈敬贤发起的。

他曾是位于天启二年在山东叛乱的徐鸿儒的右丞相陈灿宇的儿子,陈敬贤原本有意起事,不过是活不下去,他自己并没有推翻明朝,当皇帝的想法。

可是呢,麾下教众纷纷蛊惑,这次陈志昆潜伏在秦承祖军中,准备伺机蛊惑秦承祖加入白莲教,可是在看到秦承祖被全旭用来了无人机,送了千里传音的法器,又送来了数百上千件神兵利器。

陈敬贤决定投靠秦承祖,双方合兵一处。

此时,陈敬贤为秦承祖这个奉天讨逆大将军的长史,兼副元帅,双方军队合兵一处,共计五六万人。

秦承祖决定与袁崇焕决战,趁着袁崇焕的兵马没有全部到来,先声夺人。

决战再既,关宁军也没有心思处置秦正阳所部一小撮反贼。

就这样,秦正阳逃过一劫。

此时位于登州城外的袁崇焕大帐内,他有些愁眉不展。

对于这些反贼,击败他们容易,可是想要全歼他们实在是太难了,他们只要衣服一脱,就变成良民百姓,难道真把山东地面屠上一遍?

他愿意,山东布政司和巡抚衙门也不会同意,山东可是大省之一,天启二年徐鸿儒之乱,反叛历时一百九十余天,糜烂了大半个山东,百姓死伤数万人,现在人口都没有恢复过来。

就在这时,一名亲卫禀告道:“禀告经略相公!”

“说!”

“营外抓到一个反贼细作!”

“带进来!”

“冤枉,冤枉啊!”一名眉清目秀的秀才模样的人举起双手:“经略相公,学生没有从贼,没有从贼,他们抓了学生的妻儿,学生不得不替他们送信!”

“信呢!”

“在这里!”

袁崇焕看着赞画,赞画把信里里外外检查一遍,发现没有任何异常,只见信封上写着两个字战书。

“内容很简单,寥寥数言,三天之后,黄县城外十里岗,双军决战,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袁崇焕看着这封信有些难以置信:“居然是决战?”攫

这对于袁崇焕来说,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

现在叛军控制着十几个城池,如果一个城一个城的去打,至少也需要几个月,再过几个月,天气转冷,野战就会非常困难。

可是这个秦承祖居然愿意与他决战?

祖大乐上前问道:“督师,这会不会有诈?”

袁崇焕摇摇头道:“本督总觉得有古怪,以前叛军可万万不敢跟官军野地浪战的,现在一反常态,恐怕有诡计!”

祖大寿道:“那督师的意思是,我们别理他?”

“那倒不是,万一他们真的要跟我们决战,我们却不理他们,岂不是错过了一次绝好的机会?我的意思是,大家一定要多留个心眼,可别中了叛军的诡计!”

“末将明白了!”

吴三桂也不大相信叛军敢离城十里与官军野地浪战,这根本就不是叛军的作风,关宁军虽然比后金军队差点,但是放眼整个大明,比关宁军能打的部队还真没有。

虽然曾经有,不过已经是过去式了。

但打仗就是这样,机会来了,不管成功的几率有多低都一定要作好准备,即便失败了,最多也只是白忙活一场而已,但万一战机出现了,自己却毫无准备,那是要错失战机的,不知道得死多少人才能再换来一次这样的机会了。

袁崇焕麾下的部队开始天亮出发,他们顾不得发财了,只要歼灭叛军,升官发财,一样不缺少。

关宁军为主,骑兵分散两翼,开始一村一村的搜索前进,不放过任何可以隐匿部队的角落。

另外一边,毛承祖气得破口大骂:“我看他是不知道自己姓啥了,居然跟关宁军野地浪战!”

事实上,不管承认或者不承认,关宁军是大明装备最精锐的部队,没有之一。东江镇只相当于关宁军一成不到的装备,哪怕有了全旭的全力支持,东江军已经开始鸟枪换炮,不过他们还比关宁军差得远。

如果全旭再给他们一千万斤钢铁,他们勉强可以着甲率提高到七成,可是,东江镇缺马啊。

不仅缺马,更加缺良马。

三千骑兵几乎都是瘦骨嶙峋,根本就没有办法高强度作战。

刘兴祚想了想道:“要不,让毛帅……”

“来不及了!”

毛承禄苦笑道:“父帅的信最快也需要七八天!”

全旭望着信使道:“我给秦大将军写一封信!”

“好!”

全旭拿着钢笔,在纸上写下“沿河列阵,胜负不论,我包你不死!”妙笔库m戅

毛承禄一脸迷茫。

刘兴祚也非常不解:“这是什么意思?”

“懂的人自然懂,不懂的人,自然不懂!”

全旭得意的笑了笑:“行了,时间不早了,早点睡觉!”

他打着哈欠,开始让三娘准备夜宵。

“一只烧羊腿,十几只大虾,再来几十只生蚝!”

全旭开始拼命的吃东西,只要吃得饱了,他可以运输更多的东西,每次运输,消耗的无非是他的身体的能量。

只要有足够的能量,他的潜力也是更大的。

他准备玩一把大的。

能坑死袁崇焕最好,坑不死他算他命大。

尽管全旭吃得有些撑了,可是为了超过三千吨的极限,他只好吃得更多,哪怕想吐,也要强自忍着。

都在拼命,谁也不能例外。

ps:终于写完了,大戏来临,明天更燃!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星际特战旅 从亮剑开始崛起 南疆盛世录 旭日东升之帝国霸业 我在明末有套房 重生换夫之嫡妃归来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革秦 大明皇弟 大流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