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豆看书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一二四章真是让人防不胜防(一更)

第一二四章真是让人防不胜防(一更)(1 / 1)

第一二四章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在众人眼中,全旭这个火枪,枪枪打中这名建奴的四肢,甚至有一枪命中了那个男人不可描述的部位。

众人,包括刘兴祚在内,所有人对全旭都刮目相看。

枪枪击中四肢,特别是胳膊直接打断,大腿成了血窟窿,唯独不击中要害,这是要让对方活活流血流死。

只有全旭自己清楚,他是真没有打中脑袋,明明瞄准了大腿,为何飞到蛋上。

全旭沉默的收起手枪,长长叹了口气。

自己是真不适合打手枪,难道说以前打多了?

耿仲明起初还看不起全旭,全旭怎么都像一个弱不经风的酸秀才,没有想到,全旭出手的时候,那真叫狠。

耿仲明与孔有德面面相觑,心中对全旭打了一个不能得罪的标签。

这尼玛太狠了。

全旭自然是装的,装的非常辛苦。

突然,他看到一名面黄肌瘦的孩子捂着肚子蹲在路边,发出痛苦的喘息,全旭眉头一皱走了过去,上前问道“怎么了?”

那孩子吃力的抬起头,呆呆的看着他,那张还很稚嫩的脸看不到一点肉,几乎就是一张薄薄的皮裹着个骷髅,嘴唇张了张,气息奄奄:“饿…饿…”

全旭瞪着刘兴祚:“怎么回事?”

“现在是青黄不接,粮食有限,只能确保他们每天吃一顿饭。他应该是抢不过别人,所以才饿成这样的。”

刘兴祚苦笑着解释着。

三娘问道:“为什么不多发放一点粮食?”

耿仲明苦笑:“哪里有什么多余的粮食?再怎么节省,也只能吃上十几天,要不是什么鸟毛袁督师要来校阅三军,水师可以出海打鱼,或者去朝鲜征点粮,我们的日子还会好过一些!”

全旭的心情有些不好受:“这里是军镇,留这么多百姓在这里做什么?不能运往内地吗?”

“他们不要我,嫌我们是负担!”

孔有德愤愤的道:“他们巴不得我们全部饿死!”

“行了!”

全旭摆摆手道:“不要牢骚,节寰公家里还有十几万亩地,也能安置些人,你们一下,愿意走的,就让他们跟我的船走,后面还有粮食!”

“还有粮食?”

尚可喜兴奋的跑过来道:“朝廷终于给我们发军粮了?”

“指望他们,你连屁都吃不上!”

全旭没好气的道:“这些粮食都是节寰公自讨腰包,从江南采购的,他怕你们坚持不下去,登州还有个上万石粮食,你们不用担心,现在就把粮食给百姓和将士们发下去,让他们吃个饱饭!”

刘兴祚急忙劝道:“全先生,万万不可!海上风高浪急,难以预测,谁也不能确保船队能准时到达,必须作万全的准备!万一运粮船没到,粮食却吃光了,这仗就没法打了!”

全旭没好气的道:“如果人都死光了,打这仗还有什么意义?”

全旭望着徐彪道:“徐彪!”

“全爷!”

“把你的压缩饼干拿出来!”

“是!”

全旭从徐彪手中接过两块压缩饼干,递给那名孩子:“弄点开水就着吃……味道不是很好,但是能顶肚子,这一块够顶半天了。”

全旭想了想,干脆把又把徐彪的另外两块压缩饼干都塞给那孩子,“都拿去,和你的家人一起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那孩子呆滞的眼睛恢复了一点点神采,呆呆的说:“没家人了,都死了…”

全旭感觉有些心酸的叹了一口气,心里泛起一种无力感。

他能给这个孩子几块饼干让他活下去,可他没有办法让孩子的家人活过来,把那一个个已经破碎了的家庭重新粘合起来。他用力拍了拍那个孩子的肩膀,说:“活下去,努力活下去,会好起来的。”

说完,站了起来,转身就走。那孩子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吃力的问:“大人,朝廷会派兵过来救我们吗?”

“会,一定会!”

当然,这是一个谎言,一个善意的谎言。

全旭心情郁郁的道:“刘副将!”

“全先生!”

“此事需保密!”

全旭认真的道:“节寰公给东江军送粮这事,不能让全军将士知道,一旦知晓,节寰公定会落得一个邀买人心,因为不臣的罪名!”

“刘某晓得轻重!”

老朱同志如果可以活过来,他一定会气死,他积的多年阴德,活人无数,却被他的不肖子孙败得干干净净。

两年半不给军队发军饷,这是哪个朝廷干出来的事?

答案是大明朝?

官军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依旧没有造反,偏偏某些历史专家,大言不惭,明亡是亡于明军的背叛……

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就算杀鸡,还不允许人家鸡扑腾几下?

杀猪的时候,猪也会反抗,更何况是人?

东江军是被朝廷逼反的,如果设身处地的换成全旭,或者换成其他人?谁愿意受这么大的气?

没有给养,没有市场卖粮,饿得狠了,偷了一个王象春。有一士兵在冻饿之下,偷窃王象春家一鸡,随即被王家家仆发现,家仆闯入大营将此事状告给孔有德。

孔有德畏惧王家势力,不敢包庇士兵,下令将该丁被“穿箭游营”。士兵受辱羞愤不已,於是偷偷潜入王家杀死家仆。

事後象春之子不肯罢休,坚决要求查明真相,严惩凶手,孔有德只得将士兵正法。此举立刻引得全军激荡悲愤,最终发生了吴桥兵变。

孔有德想过造反吗?

没有?

他要是想造反,不用处罚自己的兵了,也不用看到王家一个家仆过来,就低头赔罪,不是老程想给孔有德洗白,只是东江军士兵们有选择吗?

难道说,他们为朝廷效力多年,就应该等死?

刘兴祚将东江军将领介绍给全旭认识,然后众人寒暄一番。

刘兴祚道:“全先生,不如先回总兵府,某已经备下薄酒为先生接风洗尘,我们先开怀痛饮!”

“如此也好!”

全旭跟着刘兴祚、孔有德、尚可喜、耿仲明等东江军将领,沿着道路来到总兵府。

这套宅院看着还算可以,内部还算整洁。

不多时,进入了宴会大厅。大厅里站着十数名侍女,只是这些侍女虽然穿得还像样子,大多营养不良,而酒菜摆上来之后,全旭相当失望。

十几道菜,几乎都是鱼,不过由于缺乏佐料,腥味非常重,唯一的肉菜,就是一盆煮蚕豆里的一只羊腿,这只羊腿目测绝对不超过两斤。

全旭不是没有吃过简朴的饭菜,卢象升也简朴,不过卢象升再怎么简朴,也不如东江镇如此寒酸。

至于酒,都浑浊得不像话,还隐隐透着一股馊味!

就这样的酒还少得可怜,在粮食不够吃的情况,怎么可能有粮食酿酒。

东江镇将领舔了舔嘴唇,下腭喉结一起蠕动起来,眼睛冒出油绿油绿的光芒。

全旭舔了舔嘴唇,他根本就找不到什么可以吃的。

刘兴祚也知道饭菜太少,他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皮岛物资奇缺,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来招待全先生,委屈全先生了。”

刘兴祚用筷子挟起一条瘦巴巴的羊腿放到全旭的盘子里,又把另一条羊腿分为几分,各位将领一人一份。

羊腿就那么点肉,这一分,也就勉强够一人一口了。

分到羊肉的将领连声道谢,刘兴祚让侍女把酒斟满,举起杯来。

全旭端着酒杯,差点吐了,他摆摆手道:“我带了一百坛酒,去取那些酒,还有……”

全旭起身道:“我险些忘记了,船的夹层里,还给诸位带了点好东西!”

全旭如一阵风一样,扔下满堂东江镇将领,直接跑向外面。

众人面面相觑。

刘兴祚摆摆手道:“换了,换了吧!”

众东江军将领们倒没有客气,急忙把酸酒喝了,然后鱼和肉直接三两口吃完,这才随着追向全旭。

全旭哪儿还有夹层里的东西,不过,他随时可以回去。

现在的坐标在皮岛,他就可以把物资直接运到皮岛。

全旭一路小跑,不过他留下了三娘和沈良材、徐彪等人,倒也没有人拦着全旭。

全旭快速来到大船上,进入船舱,将一根绳子从系在舱室里,然后跳进水里启动传越,回到后世。

他出现在体育工厂的仓库里,看到了一个货车防止掉落网兜,顿时有了主意,再次穿越,就回到了海水中。

“全先生,你怎么掉海里了?”

全旭一手抓着绳子“过来帮忙!”

刘兴祚不明所以,还是用力的拉绳子,随着绳子越拉越紧,绳子后面出现一个网兜,网兜里装着很多东西。

刘兴祚突然明白了,全旭这是把货物扔在海里,由大船托着走,那些圆形的小铁罐子有浮力,可以让那些钢铁不能沉入海底。

“妙啊,全先生真有你的!”

刘兴祚冲着全旭竖起大拇指:“全先生,幸亏你不是建奴的细作,要不然,还真是防不胜防啊!”

尚可喜兴奋的问道:“全先生,这是什么东西?”

“罐头肉,还有钢铁,都是不能从登州运出来的东西!”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南疆盛世录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重生换夫之嫡妃归来 旭日东升之帝国霸业 大明皇弟 从亮剑开始崛起 革秦 大流寇 星际特战旅 我在明末有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