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豆看书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一二零章印证一个猜测

第一二零章印证一个猜测(1 / 1)

第一二零章印证一个猜测

炮船之上,袁崇焕站在甲板上,遥望着码头上的东江镇诸将。攫

此时,身为袁崇焕的身边侍卫刘兴治,笑眯眯的望着袁崇焕道:“东江镇总兵毛文龙、副总兵陈继盛,通判刘应鹤都来了,所有将校都来了,这个面子给的不小!”

袁崇焕默不作声,冷眼望着站在最前面的毛文龙。

事实上,袁崇焕是一个非常高傲的人,他万历四十七年赐同进士出身,任福建邵武知县。

天启二年,他得到侯恂的赏识,擢升为兵部执事。

天启三年出师辽东,监修宁远城。

天启四年以防守的功劳,先后晋升为兵备副使、右参政。

作为一个官场新丁,袁崇焕从一个正七品知县,干右参政,相当于副省级,仅仅用了五年时间,他的升官速度,简直就是像坐了火箭。

天启六年努尔哈赤率军攻打宁远,袁崇焕率祖大寿,满桂,何可纲等人坚守,他升任辽东巡抚,与大将满桂闹不和,于是袁崇焕上疏请求将满桂调往别处,明廷于是召满桂回朝。

经略王之臣奏书请求留住满桂,袁崇焕又因此与王之臣闹不和。明廷担心这两个人闹矛盾会影响大事,于是将两人分开,王之臣督关内,袁崇焕守关外。

就是在朝廷的纵容之下,袁崇焕越来越骄横,越来越目空一切。

特别是崇祯当上皇帝以后,以袁崇焕为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经略蓟、辽兼督登、莱、天津军务,镇宁远、安抚大使。

等于说,他已经做到了文臣的巅峰,正二品。再往上,像什么太子太保,太子太师,其实都是虚衔。

然而,袁崇焕最不舒服的就是毛文龙这个刺头,双方的梁子结得有点深,早在天启六年的时候,毛文龙却被“和硕贝勒”阿敏率军出征朝鲜,说是出征朝鲜,其实矛头对准的是毛文龙。

结果,毛文龙向袁崇焕求援,袁崇焕拒绝出兵,而毛文龙坚守不住,败走皮岛,手下两员大将毛有俊、刘文举被杀,对于袁崇焕的拒不出兵,毛文龙心里也不是滋味。

正所谓风水轮流转,仅仅四个月之后,努尔哈赤率领大军攻打袁崇焕镇守的宁远,他命毛文龙出兵袭击努尔哈赤的后方。然而当时,毛文龙向朝廷虚报,说后金兵马十万,事实上当时仅仅五十四个牛录,相当于差不多两个旗的兵力。

毛文龙与后金经过长达两个多月的对峙,缠斗,以杀伤千余,暂首三百的战绩,击退了后金军队,也趁机攻击后金沈阳,间接解围宁远,可是,人家袁崇焕压根不领情,他以已度人,认为毛文龙也会他一样,故意的。

双下结下了梁子越来越深,双方互不理睬。

其实,双方都是骄横的主,袁崇焕是天启朝朝廷与崇祯惯出来的,而毛文龙则是袁可立惯出来的。

直到崇祯元年,袁崇焕这时经略整个辽东,现在可以新账老账一起算了。tianlaixswom戅

这时的袁督师手下有祖大寿,赵率教,满桂,何可纲等一干猛人,全都服服帖帖,袁崇焕确实没有把毛文龙当盘菜。

对于这个不服管教的毛文龙,袁崇焕打算杀一儆百。

袁崇焕其实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知道毛文龙看似粗狂,实则心细如发,他如果轻车简从,毛文龙一定会小心翼翼,甚至暗中戒备。

袁崇焕想要拿下毛文龙并不容易,毛文龙虽然是刺头一个,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能打,和袁崇焕一路扶摇直上一样,毛文龙也是一个

毛文龙万历四年正月十一日出生于浙江杭州府钱塘县忠孝巷。祖父毛玉山,原在山西经营官盐,后因生意需要,举家迁往杭州。参加了辽东的武举考试,“列名第六”,被任命为安山百户,不久又升千总。

万历三十六年,升叆阳守备。

天启二年,当袁崇焕还是六品兵部执事的时候,人家毛文龙已经是总兵官,左都督,挂起将军印,赐尚方宝剑。

论资历,毛文龙在辽东比袁崇焕老多了。

当然,论官职,毛文龙也比袁崇焕大。

毛文龙是平辽总兵官,挂征虏前将军印,太子太保、左都督

太子太保为三师之一,文职正一品,左都督为武职正一品,虽然都是虚职,可实打实的文武都是正一品,而且还有尚方剑。

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督师蓟﹑辽,兼督登﹑莱﹑天津军务。兵部尚书正二品,虽然兵部和五军都督府的权力相当,但品级毕竟差了一些。右副都御史是正三品,督师并不是正式的官名,可以看作是一个临时工作小组,就是总督蓟﹑辽,兼督登﹑莱﹑天津军务。

当袁崇焕踩着踏板,走上了岛来。

毛文龙上前躬身施礼:平辽总兵官,征虏前将军、太子太保,左都督毛文龙,拜见宣抚大使!“

袁崇焕急忙上前,双手扶住毛文龙的臂膀:“文龙不必多礼!”

他上下打量了毛文龙一番,感慨道:“老了,瘦了!”

他拉着毛文龙的手:“记得上一次见面,还是袁督师辽,那是五年前了吧?”

毛文龙道:“五年前,袁督师还是幕中道员,如今已经是持节鉞的经略抚使,回京之后,宣麻拜相,就是我大明的宰相了!”

袁崇焕苦笑着:“甘苦自知啊,建奴倡乱以来,凡我辽东文武,有哪个是真能得了善终的,前方将士的辛苦,朝廷里那些尸位素餐之辈,能体会得了吗?”

他这番话说出来,听到的东江军将将,不由得一个个点头称是。

刘兴祚低声对陈继盛道:“这个新的督师,倒也没那么碍眼!”

陈继盛冷笑:“这你是错了,文官冲你吹胡子瞪眼睛,拍桌子骂娘,那倒没事,冲你笑的时候,你就要小心了!”

袁崇焕拍了拍毛文龙的手:“多余的话,慢慢再叙,我带来了一封慰劳札子,内阁诸公已经批复了,为众将晋级加爵,找个地方,先宣读了,再说正事!”

攫。毛文龙愣了一下,他一直向朝廷要粮要钱,说实话,朝廷对东江镇简直就像是后娘一样,扣门不说,还欠着。

毛文龙拱手道:“是,袁督师请!”

刘兴治带着一百名安抚卫队,走下船来,一个个盔明甲亮,器宇轩昂。

刘兴祚望着刘兴治挤眉弄眼,他低声对陈继盛道:“看到没有,那个是我兄弟,我家老五!”

就时,炮舰却升响起了战鼓声。

毛文龙向海面上望去,只见海面上出现一艘三千料大船,船的规模与三桅杆炮船一样高大,不过看制式,居然是艘民船。

这艘民船显然也发现了这里的军舰,急忙调头就跑。

这艘突然出现的民船,自然就是全旭的了,他从刘掌柜那里买来船之后,又将存放在体育工厂仓库里的粮食共计五百吨,转移到这艘船上,带着五十名家丁兵,以及临时招募的三十余名水手。

也幸亏全旭临时查阅了一下资料,这才发现袁崇焕杀毛文龙的准确时间是崇祯二年的六月初五,距离现在还有二十多天。

同时,杀毛文龙的地点也不是皮岛,而是双岛。

双岛金州区西南海中有二岛南北对峙,名双岛。

全旭带着船就直接来到双岛,然而,却遇到袁崇焕刚刚登上双岛。

按照历史资料上说,袁崇焕知道毛文龙不好对付,他天天与毛文龙设宴饮酒、行乐,每每到半夜才罢,毛文龙没有觉察袁崇焕的意思。

袁崇焕同他商量更改营制,设立监司,毛文龙很不高兴。

袁崇焕用离职返乡劝说他,毛文龙回答说:“以前有这个意思,但现在只有我了解东部战事,等东部战争完毕,朝鲜衰弱,可以一举而占有。“

袁崇焕更加不高兴,就在六月五日这天邀请毛文龙来观看将士们射箭,先在山上设了帷帐,命令参将谢尚政等安排身穿铠甲的士兵埋伏在帐外。

毛文龙来后,他手下的士兵不能进帐里来……

现在好了,毛文龙暂时死不了,可是全旭的麻烦却来了。

双方距离在视线之内,而军舰却比民船快,最多一两个小时就能追上来。

“全爷,现在怎么办?”

“不用担心!”

全旭转而望着那些水手:“你们知道皮岛在哪儿吧?”

“知道!”

“行了,咱们直接去皮岛!”

随着舵手开始转舵,大船调头朝着皮岛方向航行而去。

明军炮船和蜈蚣船开始追击,不过双方一时半会也追不上来。

但是,双方的距离正在拉近。

妙笔坊戅。“相公,怎么办?”

三娘吓得抓紧全旭的手。

全旭的目光放着船舷上捆着的羊皮筏子,他顿时有了主意:“解下来一个,上面放着几袋粮食!”

众水手解下来羊皮筏子,然后用绳子捆着三麻袋粮食。

全旭拿着笔,在麻袋上面写了两个字:“粮食!”

众水手慢慢将羊皮筏子放到身后。

全旭望着身后的明军炮舰,很快那些炮船看到了羊皮筏子,也看到了上面的字,炮舰和战舰就慢慢停止了追击!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南疆盛世录 革秦 星际特战旅 从亮剑开始崛起 大流寇 重生换夫之嫡妃归来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大明皇弟 旭日东升之帝国霸业 我在明末有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