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豆看书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一零四章女人坊开始赚钱了

第一零四章女人坊开始赚钱了(1 / 1)

第一零四章女人坊开始赚钱了

“魏阉已经伏诛,黄立极却于家中公然建庙,以奉魏阉神主,不臣之心,昭然若揭……”

易应昌苦笑:“我记得,冒宁、锦功,加太子太傅。俄叙三殿功,加少傅,世荫锦衣指挥佥事。迁兵部尚书,仍兼左都御史,并绾两篆,这正是黄立极为先帝所请!”

“何止这些!”

金世俊愤然道:“我的记性好得很,总督南海子,宣付史馆,进本部尚书。叙门功,加恩三等,荫都督同知。加太子太保兼左都御史,督大工。三殿成,进上公……也是黄立极所请!”

魏忠贤的官职和称号(《明史》卷三百五列传第一百九十三+卷三百六列传第一百九十四有记载):惜薪司迁司礼秉笔太监,提督宝和三殿,钦差总督东厂官旗办事,掌惜薪司内府供用库尚膳监印务,总督南海子,宣付史馆,进本部尚书。叙门功,加恩三等,荫都督同知。加太子太保兼左都御史,督大工。三殿成,进上公,加恩三等。母死,不奔丧,夺情视事。冒宁、锦功,加太子太傅。俄叙三殿功,加少傅,世荫锦衣指挥佥事。迁兵部尚书,仍兼左都御史,并绾两篆,握兵权宪纪九千九百岁爷爷。

“黄立极年少时闭门苦读,文采鸣于当时。乡试时一经为第一,只有他才喜欢玩这些文字把戏!”

“这些贼人……无耻之尤!”

“死有余辜,活有余罪!”

……

此时再追究谁杀了黄立极,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黄立极真是该死。

卢象升松了口气,他的这一关算上过去了。

当然,也不是说黄立极的真凶不管了,该查的真凶,依然会查,但是结果如何,已经不再重要了。

地方发生一件凶杀案,在这个年代非常正常,总不能因为这件事,把一个知府给撸了,他现在最多负失察之责,而不是失察之罪,一字之差,待遇却千差万别。

最终的结果,很可能就是不了了之。

就在这时,卢象升又在心中出现一个莫大的疑问?

到底是谁在暗中帮助他?

是谁?

黄立极在祠堂地下的密室设置私祭,祭奠魏忠贤,此时肯定会非常隐秘,至少幸存的黄府家丁和仆从都不知道这个密室。

而且黄氏祠堂能够光明正大进来的也只有黄氏族人。

就在卢象升浮想联翩的时候,杨陆凯来到卢象升面前,他看了看愤怒而暴跳如雷的金世俊,以及义愤填膺的乔允升,压低声音道:“卢大人,我发现……”

全旭做这件事情,最大的漏洞,就是让罗世明带着人清除道路上,末日堡垒留下的痕迹,罗世明等人虽然没有靠近五柳黄府,不过他们却在官道上,被杨陆凯发现了。

“是他?”

卢象升也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瞬间就想通了一切,黄立极身边的外院大总管陈应,如今投靠全旭了,这不是秘密。

全旭在大肆购买田地,就是陈应负责张罗。

而陈应却是最有可能得知黄立极这个秘密的人。

而全旭则趁机出手,派人点燃火药,炸碎密室的大门,把魏忠贤的神位露出来。

卢象升脸上浮现轻松的笑容:“这个情,我记下了!”

……

全旭并没有心思去管卢象升的事情,他这次虽然看似轻松,事实上却非常耗费精力,再加上为了犒劳三娘,他这一睡,足足睡了一整天。

直到下午五点多钟,这才从末日堡垒里醒来。

全旭在房车里洗了把脸,简单梳洗一番,就来到主屋。

三娘正在坐在桌子前,努力的拿着圆珠笔练字,看到全旭进来,一脸欣喜:“相公,您醒了?”

“嗯!”

全旭拍了拍肚子:“饿了,准备吃饭!”

三娘正准备张嘴叫桃仙准备开饭,却看到二娘端着一个砂锅进来,尽管锅盖没有打开,却有浓郁的香气弥漫开来。

全旭有些好奇的问道:“二娘,这是做的什么?”

“三事!”

“三事?”

全旭更加疑惑。

只见桃仙急忙把锅垫放在桌案上,二娘再将砂锅放锅垫上面,然后轻轻打开砂锅的锅盖。

随着砂锅的盖子打开,热气袅袅升起,伴随着蒸汽,还有更加浓郁的香气,香气中带着淡淡的酒香。

“哇,好香!”

三娘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唾沫。

全旭倒还好一点,他的倒是非常自然,随着蒸汽消散一些,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砂锅里装着,海参、鲍鱼、鱼翅、鸡块、蹄筋等东西。

“佛跳墙?”

全旭隐隐约约感觉这应该是后世有名的佛跳墙。

“佛跳墙?”

这次轮到二娘疑惑了,其实她做的这道菜,就是明代著名的“三事”,可以说是福建名菜佛跳墙和湖南名菜祖腌鱼翅的鼻祖。

二娘解释道:“我不知道什么佛跳墙,这是曹氏从大名府城带过来的海参、鲍鱼和鱼翅,我就为相公做了三事,这可是大补的!”

全旭拿起勺子,轻轻舀起一勺子汤浓汤喂到嘴里。

鲜美的汤汁在口中慢慢绽放,各种食材的滋味逐一登场,让味蕾有些应接不暇。

不可否认,的确是令人惊叹的美味。

鸡肉烂而不腐,半透明鱼翅,劲道的蹄筋,还有蘑菇的鲜美。

全旭放下勺子,赶紧拿起筷子,根本就停不下来。

三娘虽然也很想吃,只是她却不敢跟全旭抢。

直到全旭吃了一大半,看着全旭满意的样子,她这才拿起筷子。

全旭望着二娘道:“非常完美,再来一碗米饭!”

全旭一边吃,突然想起:“你说曹氏回来了?”

自从女人坊开门营业以来,全旭就没有过问过女人坊的事情,正好可以问问她。

“对!”

“她这次带回来,十几斤鲍鱼,十几斤海参,还有一些鱼翅!”

全旭道:“让她在暖阁等我!”

“好!”

二娘看着全旭吃得开心,仿佛取得了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很快,全旭吃完了晚饭,他径直走向暖阁,三娘看着全旭离开,直接将端起砂锅,将里面剩的一些汤倒进米饭里。

二娘笑眯眯的望着三娘:“你还想不想要?”

“想要!”

“可惜没了,最快也要明天才有!”

“哼,没有你还说……”

全旭来到暖阁里。

曹氏一脸欣喜向全旭躬身道:“全爷!”

“看你的样子,女人坊经营的不错吧?”

“几乎天天爆满!”

曹氏开心的说道:“特别是全爷弄的斯帕,现在天天都需要预约。”

无论任何年龄的女人,都于美,都有着尽乎痴迷的追求,特别是女人坊的美容护理区。

全旭对于这一块并不是很懂,好在苏彤就是一个喜欢去做spa的女人,就像久病成医,苏彤在spa领域,算是半个专家。

在苏彤的介绍下,全旭给女人坊上了木桶浴、足疗、精油按摩等项目。

当然,也采取了非常常规的名字比如容颜焕发、玉背佳人,静谧安逸、天籁之乐,仙泉理疗,天龙八步,冰火两重天等等。

原本全旭以为技师是最让人头疼的问题,事实上,全旭想多了,有曹氏这个老鸨在,她非常擅长调教姑娘们,这些姑娘会很多取悦男人的手段,至于按摩、美容、这一块,她们是更为专业的。

对于女人坊的美容护理区,全旭采取的是半古式,半现代的装修风格,地板上铺出节能氛围灯,专业级音响效果,任何一个明朝女人进入女人坊的美容护理区,都会感觉惊为天人。

更何况,后世的美白化妆品,确实是有独到之处,如果再年老的女人,经过专业的化妆,都可以看上去年轻十多岁。

在曹氏绘声绘色的描述中,原本夫妻之间已经出现了裂痕的刘二夫人,自从生了第三个闺女之后,她的丈夫就没有再碰过她。

她在心忧之下,情绪抑郁,脸色非常差,经过美容护理之后,显得容光焕发,特别是尝试了人参精华和木瓜蜜奶疗法之后,她仿佛变了一个人。

在独守空房十年之后,再次获得了丈夫的恩宠,如今她再次受孕,为了表示对女人坊感谢,她几乎动员了所有的闺中密友前往女人坊。

此时的女人坊隐隐成了“怨妇之友”。

曹氏是一个非常有口才的女人,如果全旭不打断她,估计她可以说到天亮。

“直接告诉我,女人坊赚了多少钱?”

“这个……”

曹氏不知道全旭的成本,毕竟,那些香水、护理品、精油之类的东西,她不知道原价多少。

“具体赚了多少,我不太清楚,我们现在共有会员六百五十二人,六百五十二名会员,一共存入女人坊五十七万六千三百二十两银子。”

曹氏拿出账本,看了看道:“女人坊第一个月营收四万两千两!”

第一个月,其实只有半个月,装修成本已经回来了。

“目前女人坊会员账面上,还有三十七万五千五百两银子!”

四十二天营业额居然多达二十多万两,平均每天高达五千两银子。

全旭心中狂喜:“居然赚了这么多钱?”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重生换夫之嫡妃归来 旭日东升之帝国霸业 从亮剑开始崛起 南疆盛世录 大流寇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我在明末有套房 革秦 星际特战旅 大明皇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