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豆看书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一百章卢象升的麻烦

第一百章卢象升的麻烦(1 / 1)

第一百章卢象升的麻烦

其他王公贵族,看到陈应带着水晶艺术品,也纷纷出钱购买。毕竟,无论品质,还是造型,这些玻璃饰品比明朝的更潮。

最为关键的是,陈应根本就没有一件一件的卖,而是在京城最奢华的酒楼之一的潘楼,用八千两银子包下整整一座院落,又花了五千两银子包了一百多名青楼女子过来伺候,十几名头牌过来献艺。

这场盛宴空前宏大,受邀而来的不是王公贵族,就是高官巨贾,陈应就是采取类似于后世拍卖的形式,把这些玻璃饰品,共卖了五十三万多两银子,除去投入,共得五十一万余两。

他又按照全旭的要求,陈应在京师各大钱庄,一共兑换了六万两黄金。这些是六万两黄金,就是两吨多黄金。

哪怕明朝黄金不纯,不过像金饼这样的黄金,含量在百分之八十九到百分之九十五不等,除去杂质,黄金的净含量也超过两吨。

原来,全旭眼看着那十三万余亩交割日期临近,只怕无法购买了,可是现在,正应了陆游那句诗:“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好在陈应带来了五十多万的进账,加上全旭从后世购买的十吨工业白银,基本上可以满足买地的交易。

更为关键的是,这些黄金很容易变现。

古银子虽然拿到后世也可以变现,事实上,物稀以为贵。偶尔放出去几枚还行,数量多了就不值钱。

全旭直接丢出去一颗七百多斤的银冬瓜,这就是一万多两银子,不过,暂时还没有变现成功。

黄金其实是最容易变现的,这六万两金,这些金锭与银锭的样式差不多,采取中间凹,两边翘起,类似于小船型,也有的直接是一块粗糙的金饼。

全旭望着看这些黄金,简直就是心花怒放,当然,基本的城府他还是有的,在陈应面前表现得非常冷静,冷静得暗暗掐了好几次大腿,避免自己失态。

“做得不错!”

“这是应该的!”

如今全旭的银子和金子数量增多,而活动板房的结构强度太差,为了防止出现意外,全旭直接从后世购买了两只四十五尺的高集装箱,用来充当临时金库。

别看集装箱的箱体表面只有两毫米的钢板,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可不是那么容易弄开的,至少比活动板房容易得太多了。

这两只高集装箱的体积是1358x234x271米,容积八十六米,用来存放银子或金子非常合适。

将所的金银入库,全旭与陈应、周宏儒、三娘离开银库,这次倒没有赏赐陈应钱,他指着夹沟河方向正在施工的工地道:“我这个人,向来是有功就赏,有错就罚,看到没有!”

陈应顺着全旭手指的方向望着,沿着夹沟河河堤,这是一个庞大的工地,长达一千余米的河堤上,浩浩荡荡将近两千人在同时施工。

原本的河堤用三合土夯实,更多的则是在挖地基,用钢管搭建脚手架,看上去非常壮观。

“这是……”

“咱们未来的城堡!”

全旭有些得意的道:“这是将是未来黄河岸上最璀璨的明珠,人间的天堂,等建造好,里面有一幢宅子!”

“谢全爷赏赐!”

这一幢宅子,又不是普通的宅子,而是代表那个时候,全旭接纳陈应进入真正的核心。

来到暖阁之中,三娘让桃仙和曹引娣上茶水,就退下。

三娘跟着无双学习识字,与她学习武术的一点就透不同,她的学习很慢,不过算术反而很快,特别是计算钱的时候,十万以内的加减法,三娘可以不用笔也不用算盘,轻易把支出或收入的数据算出来。

此时,三娘就开始前往银库,不再数一遍金子和银子,她有些睡不着觉。

陈应朝着全旭拱拱手,他的脸色微微凝重起来:“全爷,有件事不知道我当不当讲!”

“什么?”

“我在京师听到传言,不辩真假!”

陈应接着道:“卢大知府恐怕有麻烦了!”

陈应自然是知道全旭与卢象升的关系不错,可以说,如今大名府的士绅没有与全旭产生直接冲突,有两个原因,首先是大名士绅们忙着瓜分黄立极的产业,全旭没有针对黄立极的产业下手,没有直接利益冲突。其次是有卢象升这个大名府庇护着。

如果卢象升因为黄立极满门被杀的案子,受到了言官的弹劾,大名府再换一个知府,就算这个知府,不偏不向,大名府士绅就会像疯狗一样扑上来。

当然,全旭不见得会怕大名士绅们。

陈应已经看出来,全旭所图的不小。

特别是全旭大院里储备的钢铁,足足有一千多万斤,如果打造铠甲,足足够打造数以十万计。

大名士绅们或许别的本事没有,但是,他们可以像熊孩子一样,搞得什么事情都做不成。

全旭不以为然的笑道:“卢大人,可不是一个人,他身后可是有东林党,东林党岂会坐视不理?”

“全爷,五根手指尚且长短不一,一母同胞,尚且亲疏有别,更何况东林党?”

全旭的神色缓缓凝重起来,卢象升在崇祯九年,曾上疏崇祯皇帝:“台谏诸臣,不问难易,不顾生死,专以求全责备,虽有长材,从何布展?”

从这道奏折可以看出,卢象升虽然是东林党,可是与东林党内的嘴炮们不同,他是一个务实的,但是这道奏折,同时也让卢象升得罪了很多东林党言官们。

于是,卢象升被东林党孤立了,直到他弹尽粮绝,血战最后,依旧得不到任援军,死后过了八十天卢象升的尸体才得以收殓。第二年,卢象升的妻子王氏请恤,第三年,卢象升的弟弟象晋、象观又请,都不允许。直到杨嗣昌剿张献忠失败自杀后,朝廷才赠卢象升太子少师、兵部尚书,赐祭葬。

也就是说,东林党之中,像孙传庭、卢象升这样的务实派官员,少之又少,而嘴炮居多,在拥有阉党势大的时候,他们可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一旦没有了外敌,一家独大的时候,他们又开始狗咬狗,一嘴毛。

想到这里,全旭皱起眉头:“你的意思是……”

陈应眯起眼睛:“全爷,应提前打点!”

全旭缓缓点点头,陈应或许不知道是谁动的手,可全旭知道,但是知道没用,他没有证据,魏忠贤给刘侨留下了太好的遗产,在阉党势大的时候,他是被“迫害”的,被摆官去爵了。

现在又经过刘侨的打点,骆养性这个贪得无厌的指挥使,开始启用刘侨,官复原职,任锦衣卫北镇镇抚使。

就算全旭出面指任刘侨,刘侨也可以推得干干净净,在刘侨的行程上,他根本就没有经过大名府,也拥有不在场的证据。

全旭思来想去,脑袋中陡然出现了一个主意,他望着陈应道:“黄立极应该还有私库吧?”

“有!”

陈应想了想道:“很多个,黄府祠堂下面,有一座密室!黄府失火,黄氏祠堂未受波及,想来那里应该没有泄露!”

“怎么进去,你应该知道吧?”

陈应点点头道:“香炉就是开启机关的机括,右转半圈,往下按三分,再左转一圈!”

“行了!”

全旭想了想道:“帮我办件事,给我找一件魏忠贤神位,最好是能找到他的生祠塑像!”

陈应想了想道:“可以!”

……

大名府,卢象升正在接见三位来自京城的客人,不准备的说,应该是上官。

时任左副都御史易应昌,刑部尚书乔允升、大理寺卿金世俊,这三位,分别代表着刑部、督察院和大理寺,就是传说中的三司会审的三司。

崇祯皇帝是一个念及旧情的人,无论黄立极百般不好,他却一好,那就是正是他在天启帝驾崩之后,提议拥立信王为君的人。

当然,信王是朱常洛唯一在世的儿子,也算是第一顺位继承人,不过,如果其他大臣像正德皇帝死后无子,直接以侄子继位,也是有可能的,也不是没有前例。

所以,崇祯皇帝下旨三司,尽快办理此案。

就这样,都察院、大理寺和刑部三大佬,带着足足三十多名随官,以及上千扈从,浩浩荡荡抵达了大名府。

卢象升也只能小心翼翼的应付着。好在乔允升年纪大了,一路异常疲惫,简单吃一顿饭,就匆匆结束了洗尘宴。

不过,看着易应昌和金世俊脸色不善,卢象升也意识到了不妙。

没有办法,卢象升也非常无奈。

黄立极再怎么说,也是前内阁首辅,如今他被制成了蜡人,当着众人的面烧成灰烬,全家四十七口,以及数十名家丁,共计一百余人死难,这可不是小案子。

用官面的话说就是,影响极坏,必须严惩。

可是,卢象升一点有用的线索都没有,不能说没有,关键是拿不出任何证据,多次有证人提及对方身穿锦衣卫官服,手执绣春刀,为首的人还身穿飞鱼服。

可崇祯朝,整个厂、卫被赐飞鱼服的人只有三个,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曹化纯以及东厂提督孙云鹤,可这三个人都没有出京。

杨陆凯看着愁眉不展的卢象升道:“卢大人,时间不长了,歇息吧!”

“哎……”

卢象升深深叹了一口气,查无实据,可是作为崇祯二年第一大案,必须取得开门红,他的脑袋不大不小,正适合顶雷。

三司会审,抵达案发地,直接审理,这种事情可从来没有出过,无论黄立极是忠是奸,只要崇祯皇帝点头,他就是以致仕首辅的待遇处理。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重生换夫之嫡妃归来 旭日东升之帝国霸业 从亮剑开始崛起 南疆盛世录 大流寇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我在明末有套房 革秦 星际特战旅 大明皇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