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豆看书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三十九章所谓的忠诚就是背叛的筹码不够

第三十九章所谓的忠诚就是背叛的筹码不够(1 / 1)

第三十九章所谓的忠诚就是背叛的筹码不够

“哐啷,哗啦……”

黄立极正在喝茶,可是当他听到全旭率领众庄丁全歼钻林豹周楚麾下四百余的消息时,手一哆嗦,手中的茶杯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半杯热茶,浇在他的腿上,烫得他蹭的一下起身,然而,他毕竟不再年轻,手脚跟不上自己的脑子,随即瘫倒在地上。

两名丫鬟急忙上前扶起黄立极,黄立极挣扎着推开两名丫鬟,上前抓住陈应的衣领:“你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

陈应苦笑着道:“钻林豹周楚麾下四百余人,让全旭那个小子全歼了,一个也没有跑掉,周楚被斩掉一臂……”

黄立极难以置信道:“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周楚的能力,他是非常清楚的。

天启七年,崇祯登基,随即清算阉党,罢免了他这个内阁首辅。作为锦衣卫世袭指挥同知的长子黄蘅若也被牵连,当时黄蘅若在锦衣卫的亲信、骨干成员将近六百人,装备着绣春刀、鸳鸯战袄,加上亲信家丁,付出了三百余人的伤亡,这次拿下周楚。

而全旭不同,他们已经调查得非常清楚。

全旭身边只有新近招募的灾民一百多人,其中过半是老弱妇孺,青壮男人在六十余人左右,战斗力低于让人发指。

如果是训练有素的武装家丁,六十余人确实是可以借助高大坚固的院墙击退那些没有攻城装备的土匪。

然而问题是,这不是借助高大坚固的院墙击退,而是全歼。打败四百多名土匪和全部歼灭四百多名土匪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

就算是出动三千官军,如果不是将土匪堵在绝地中,他们不可能全歼周楚。

陈应哭丧着脸道:“我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是…那四百多名土匪真的被他全歼了呀!卢象升今天带着三千步弓手出城,他们还没有抵达金堤,战斗已经结束了。据说,周楚昨天夜里在金堤边上的破庙扎营,半夜破庙大殿坍塌,把周楚麾下骨干土匪都埋了,全旭那个小子趁机带着麾下庄丁一拥而上,当场就砍死一百多人,余下的人更是一个都没跑掉,不是被斩了就是被他活抓,老爷,这可怎么办啊?”

黄立极面色发白,不过到底是当过首辅的人,他很快就冷静的下来。

黄立极非常清楚,慌乱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会把问题搞得越来越糟糕。

“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很快,黄立极的眼珠子一转,顿时有了主意:“你带着钱,赶紧进京,上下打点一下,向那些言官、御史透露,卢象升卢大知府,准备劫富济贫,抄了五柳黄家,赈济灾民!”

陈应哭丧着道:“老爷……可是,得花多少钱才能喂饱那帮饿狼啊!”

明朝官员的俸禄是出了名低,一个县官,正七品,年俸90石米,更可怕的是,有三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二的的米他们是拿不到的。

那一部分就光明正大地被皇帝折换成别的东西,例如绢布、棉布,甚至一些零碎的小东西。

就像卢象升这样的正四品知府,他一个月的俸禄相当于24石米,加大约人民币三千多块。

至于都察院的御史们,他们都是典型的权重位轻,俸禄收入大约与正七品县令差不多,既每个月七石五斗粮食,这些粮食吃肯定是吃不完,可关键是,像他们这些官员可不仅仅需要吃饱,也需要吃好,还要有体面的排场。

可是俸禄就这么多,他们的钱从哪里来?

只能想办法,

所以,中国丈母娘抬高房价,自行车过多导致拥堵,应该取缔自行车之类的奇葩观点就出来了。

他们不是没有脑子,而是屁股决定脑袋。

黄立极利用御史言官给卢象升上眼药的思路其实是对的,正所谓伴君如伴虎,谁也不敢保证一辈子会官运亨通,更不敢保证致仕以后,会不会地方官员欺负。

前内阁首辅被现任知府抄家,一旦这个口子开了,可就在官员们头上挂着一柄利剑,将心比心也好,兔死狐悲了也罢,那些御史言官们肯定会仗义执言。

……

就在黄立极派出陈应北上京师的同时,亲自审问过周楚之后,卢象升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并不是周楚的供述有问题,相反,非但没有问题,反而一切正如全旭之前所说的那样,正因为如此,卢象升反而更加疑惑了。

这话听起来有些绕口,事实上,却说不通。

周楚不是刚刚上山的雏鸟,他是一个活跃在鸡鸣县将近十年的悍匪,而且又是边军出身,他不可能不检查留宿的破庙大殿,就算不为了大殿的安全性,也会检查有没有其他危险。

大殿倒塌,将他身边的骨干土匪全埋了,这是一个非常低级的失误。

这样的失误,出现在一个刚刚上山为匪的新手身上并不奇怪,可是周楚却是一个积年老匪,这样的人,都比猴还精。

他能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

所以,卢象升一方面派出杨陆凯悄悄去勘察破庙现场,反而更加迷惑了。

现场的尸体确实是有一百多人是被坍塌的破庙砸死的,也有一部分则是残缺不全,比如一具抬到卢象升面前的上体,下半身完全消失。

“这是腰斩吗?”

杨陆凯摇摇头道:“不是,如果是腰斩,伤口会平整,更重要的是,他的内脏被挤到口腔,显得他的腰腹部位,更像是被重伤碾压……”

杨陆凯拿着刀尖拨开那具尸体的口部,只见里面露出已经发紫的肺。

卢象升又问道:“碾压?是不是大车?”

“多大的车?”杨陆凯一脸迷惑不解:“即使再重的马车,那也只是压断骨头,可这太离谱了!”

针对诡异和不寻常,卢象升并没有认真追究,无论是全旭雇佣杀手也好,蓄养家丁也罢,其实无关重要,只要他露出狐狸尾巴,在朝廷百万大军面前,野心家是没有市场的。

更何况,卢象升也不会眼看着全旭坐大。

不过,卢象升的真正目的可不是为了破案,他非常容易从土匪口中得到了他想要的情报,这股来自永平府的悍匪钻林豹周楚,正是受前内阁首辅黄立极所邀请,目的就是为了铲除全旭。

这一点就足够了。

卢象升一边骂黄立极无耻,愤怒之下奋笔疾书,一份奏折飞一般送往京师,一份是报捷的,还有一份是告状的!

姓黄的,你敢放纵土匪洗劫我的地盘,我跟你没完!

钻林豹周楚洗劫大名府一案,持续发酵。

黄立极率先恶人先告状,占据了先手,御史言官开始攻击卢象升欺负致仕官员,帽子扣得挺大,黄立极是崇祯皇帝钦点的铲除阉党的功臣,所以,打击黄立极的卢象升就是为阉党复仇。

卢象升是天启二年进士,入户部观政,后升迁为员外郎,外放大名府知府,正值阉党气焰嚣张的时候,要说卢象升与阉党关系莫逆,还真有人相信。

然而,卢象升可不是一个人,他是东林党。

尼玛,敢动我东林党的正人君子,喷你没商量,论嘴炮,我东林党认了第二,谁人敢人第一?

于是,双方摆明车马,展开全方位的互喷。

结果不重要,证据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态度。

而作为始作俑者的全旭,则完全置身事外。

在袁世卿和罗世明的蛊惑下,大名府步弓手共计三十六名男丁,自愿卖身为奴,成为全旭的家丁。

全旭的大院,人口正式突破二百大关。

全旭深知,所谓的忠诚,其实就是背叛的筹码不够,只要筹码足够,别说背叛亲人和朋友,左手都有可能出卖自己的右手?

举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有人花钱买你的右手,一千万不心动,一个亿呢?估计肯定有人左手砍右手。

全旭为了让这些庄丁成为他的铁杆心腹,他决定再加大对庄丁的福利,让他们没有背叛自己的理由,当然,即使别人想收买,那也需要沉重的代价。

全旭没有直接让这些大名本地青壮与府里的寡妇们拼户成家,而是召开了第一届全员大会。

会议地点,就是全氏大院的集体食堂。

等到所有人都到齐了,全旭与三娘一起来到食堂里搭建的高台上。

此时无论大人或者小孩,二百多号人黑压压的一大片,他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全旭咳嗽一声:“诸位安静,大家都听我说!”

众人很快就安静了下来,有的小孩子捣蛋,一巴掌过去,马上就老实了。

既然是全员大会,就连一直不常露面的汤邱氏、辛方氏也出现在前面的座位上。

全旭望着众人微微笑道:“咱们大家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的来自河南,有的来自山东,也有的来自河北,不管来自哪里,从现在开始,咱们都是一家人。今天召集大伙过来,有几件事要宣布!”

事关自己的切身利益,大家伙都竖起耳朵认真听。

全旭接着道:“第一件事,我准备办理一座学堂,让所有的孩子都去读书!”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星际特战旅 从亮剑开始崛起 南疆盛世录 旭日东升之帝国霸业 我在明末有套房 重生换夫之嫡妃归来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革秦 大明皇弟 大流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