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豆看书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四章方便面引发的血案

第四章方便面引发的血案(1 / 1)

第四章方便面引发的血案

汤邱氏做了一个梦。

在这个梦里,她的女儿三娘成功嫁给了全旭,她看着三娘一身嫁衣,却哭得撕心裂肺。

三娘最终还是坐着八抬大轿走了,汤邱氏心中空落落的,非常不是滋味。

只剩下四喜与她相依为命,她们熬过了最寒冷的冬天,终于等到了春天,她与四喜在温暖的太阳下,晒着太阳……

汤邱氏感觉身上很热,特别是心口,那火辣辣的太阳,仿佛只灼热着她的胸口。

就在这时,一股温热浇在她的腿上……

汤邱氏终于醒了,她发现这只是一个梦,四喜尿了她一腿。

作为母亲,她并没有生气,只是突然发现,她现在不是躺在草堆里,而是一个褥子上,洁白干净的棉褥子,身上还盖着一个奇怪花纹的被子,被子很大,也很软,相当暖和。

这个褥子怎么来的?

这个被子怎么来的?

汤邱氏发现这个屋里不仅仅多了一个被褥,还有一个湿漉漉的灶台,灶台上放着一只带着手柄的锅,她们睡觉的火塘前,还架着一个架子,一只银光闪闪的水壶,正烧着热水,水壶里还冒着泡泡,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

一大堆说不出来的东西,就胡乱的放在地上的草堆里……这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全旭回来了。

汤邱氏喜极而泣,全旭没有丢下他们,没有把他们当作拖累……

谢天谢地,汤邱氏赶紧跪下,虔诚的祈祷着。

四喜也醒了,他已经知道自己尿床了,他也有些害羞,有些尴尬,他用被子蒙着头,不敢正视他娘的眼睛。

可惜,四喜多虑了。

汤邱氏并没有怪四喜,而是掀开被子,将四喜挪动到干净的褥子上,同时,她也发现四喜穿着一件非常不合身的衣服,这件衣服非常奇怪,也非常厚实,面料很柔,却不是她见过的布料。

根本就不难猜测,这应该是全旭带过来的。

好在四喜尿床的时候,只尿湿了裤子,汤邱氏将四喜的湿裤子脱下来,准备给他洗干净。

“太好了,太好了!”

屋外传来全旭的声音,汤邱氏脸上有点热,更加的是尴尬。

被褥在明朝可是一件值钱的大物件,当初他们在逃难的时候,就把给二娘准备的嫁妆,两床崭新的被褥当给了当铺,得到了五两三钱银子,要不然,他们也不可能活着渡过黄河,跑到河北大名府。

可是,现在这床看上去非常新的被褥,却被四喜尿了。

这该怎么向全旭交代?

……

全旭非常兴奋,他将这个大瓮里的金锭装进背包里,一百多块金锭,虽然成功装进去了,然而,尴尬的是,全旭却无法背动这个被包。

三娘小心翼翼的问道:“公子,要不咱们再把这些金子埋进去?”

“不用!”

全旭笑道:“有了这些金子,我就可以给你们添加一些家具,再买一些粮食,这个冬天就容易过去了!”

三娘点点头。

全旭指着那些浮土道:“再埋进去!”

三娘非常听话,拿着工兵铲,扭转成铁锨的样子,将土一股脑的推到大瓮里,地面还是有些凹痕。

全旭想了想道:“这样吧,你去拿些柴草过来!”

看着三娘离开,消失在视线里。

全旭集中精神,脑袋里想着这些金锭,然后再开始念叨:“神啊,让我离开这个地方吧!”

下一刻,如同实质的银光闪现,哪怕是白天,那个银光的漩涡中央,也是漆黑如墨。

全旭陷入昏迷……

等全旭再次醒来,他出现在自己的出租屋中,脚下放着那个硕大的背包,背包里当然装着金光灿灿的金锭。

房间里来房东的电子称,全旭将这些金锭放在电子称上,经过粗略的称重,这一百多块金锭共计重达一百八十四公斤,三百六十八斤。

全旭也坦然了,怪不得他背不动。

全旭打量着房间,果不其然,厨房里少了那一套名贵的刀具,也少了一只炒锅。

全旭想来,自己突然离开,三娘和四喜肯定着急……

却又转念一想,如果自己不回明末,光依靠着这一百八十四公斤黄金,那岂不是美滋滋?

一克黄金就是三百八,哪怕他这批来路不明的黄金卖不了市场价,卖三百五应该不成问题,那岂不是六千多万?

全旭从电冰箱里拿出一瓶可乐,打开可乐,喝了一口,他开始纠结起来。

拥有六千多万,那岂不是可以向父亲证明,自己也比他强?

不用被他安排,一样可以活得似模似样?

全旭第一次产生了选择性痛苦。

但是,只要想到三娘与四喜,包括汤邱氏,全旭有些于心不忍。

他们三人在明末那个人吃人的黑暗时代,怎么活下去?

全旭拿起笔,记录了自己从房间里带走的刀具和炒锅,这些东西应该给房东还回去,不过一事不劳二主,全旭决定从出租屋里再搬些东西。

比如,主卧室里那张进口实木的席梦思床,当然,还有客厅里的红木沙发和茶几,对了、锅有了,还没有碗,菜板,最关键的是没有粮食……

想到这里,全旭没有启动穿越,而是直接跑出去,来到出租屋小区外面的生活超市,看着钱包里还有一千多块,全旭就买了一袋五十公斤的大米,一袋面粉,油盐酱醋和各种调料,蔬菜区又扫了一大堆蔬菜、水果包括肉,还买了一只鸡。

花了五十块钱,找了一个跑腿,帮着自己把这些东西送到出租屋,万事俱备,全旭开始了穿越。

当全旭再次来到右厢房的时候,三娘不在这个屋里,当然,全旭也被吓了一跳,整个右厢房大约五十多平方的空间里,堆放着全旭带来的东西,一张大床,一张茶几、红木家俱,还有蔬菜、水果、锅碗瓢盆、油盐酱醋等等。

全旭正准备喊三娘过来帮忙,结果主屋方向就传来汤邱氏喝骂三娘的声音。

当然,由于汤邱氏说的是河南方言,又急又快,全旭根本就听不懂。

三娘低着头,两只手玩着衣角。

全旭虽然听不懂,不过却也明白,那么一大笔金子被自己拿走了,出于人性考虑,汤邱氏怀疑自己不告而别,属于人之常情。

全旭没有点破,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直接大声说道:“三娘,三娘,过来帮忙!”

汤邱氏微微一愣,三娘却飞快的跑到外面,一下子扑到全旭怀中,三娘这才委屈的哭了出来。

“你去哪里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不知不觉中,汤三娘对全旭产生了深深的依恋。

全旭指着屋里的东西道:“当然是买东西了,这里啥也没有,你们怎么生活下去?”

汤邱氏自然不相信全旭的鬼话,她感觉自己的这个女儿算是白养了,还没有嫁过去,胳膊肘就开始往外拐了,以后还怎么了得。

右厢房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特别是看着这么多东西,汤邱氏说不出话来。

三娘其实也没有跟汤邱氏说实话,她是告诉汤邱氏挖到金子了,但是没说多少。

其实汤邱氏根本就没有见过金锭,只知道一两金子可以换八两银子,但是随着去年旱灾的发生,粮价越来越高,八两银子其实也买不到多少东西,如果是大米的话,大约可以买到四石多点。

汤邱氏看着右厢里的大床和奇怪的东西,仿佛明白了什么。

她虽然久病初愈,身子根本就使不出力气,却没有纠结金子问题,而是与三娘一起开始收拾东西。

全旭其实并没有想过与三娘他们长期住在一起,这些东西,其实都是给三娘他们准备的,但是在汤邱氏看来,全旭应该是与家里闹了别扭的贵公子,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把三娘明媒正娶,而是养在外面,当作外室。

这也是命,毕竟,这个年代,结婚讲究门当户对,全旭的家里绝对不允许他找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为妻。

汤邱氏又开始埋怨起了三娘:“三娘,你不该把灶台垒在主屋!”

在明代,但凡有点身份的人,住哪座房间,都有着明确的讲究。老人长辈一般住在北房也就是主屋,长子住在东厢房(左),次子住在右厢房。

虽然这座房子布局简单,只有九间房子,哪怕全旭不住在主屋,也应该住在东屋。

四喜非常好奇,这儿看看,那儿摸摸。

汤邱氏小心翼翼的问道:“这张床,挪到主屋吧?”

全旭没有想那么,他点点头道:“可以!”

好在这张实木床是可以组合的,三娘拿起扫把,将主屋里的东边进行清扫,那些柴草也不舍得扔掉,只是堆到西边的位置。

全旭将床头柜、床板拆下来,然后搬到主屋里进行组装。

汤邱氏倒是没有帮忙,关键是她也不懂,不过,她看到了肉和蔬菜,就让四喜帮着她摘菜,其实很多菜,汤邱氏也不认识,更不知道怎么做,她就洗了几颗胡萝卜,将胡萝卜切丁,与大米放在锅里一起煮。

四喜在汤邱氏面前,变得非常乖巧,跟着在灶台前烧火。

汤邱氏拿着刀,从全旭买来的肉块上切了一小块肉,准备炒菜。

全旭与三娘用了足足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这才把床重新组合好。

全旭虽然不是一个有洁癖的人,但是他的那床被褥,被四喜与汤邱氏睡过了,他也不准备要了,全旭这次准备更充分,还有一套崭新的被褥。

三娘认真的铺好床,她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席梦思床,非常好奇,在床上打着滚儿,笑得非常开心。

全旭又将衣柜、茶几以及沙发搬进去,这样以来,整个房间显得有些拥挤,不过却有了一个家的样子。

然而问题是,灶台的浓烟实在让人呛人,全旭不得不说道:“等会做好饭,咱们把这个灶台挪到西屋去。”

三娘还没有开口,汤邱氏笑道:“应该的!”

全旭看着满地的包装盒,还有包装纸,三娘和汤邱氏包括四喜不识字,他们不认识没问题,可是明朝识字的人也不少。

想到这里,全旭急忙将这些饭盒、包装袋,包裹罐头上的包装纸都撕下来,扔进火堆里,毁尸灭迹。

将菜板放在桌子上,全旭洗洗手道:“我来做饭吧!”

三娘正想说话,汤邱氏给三娘使着眼色。

汤邱氏和三娘虽然会做饭,不过他们都是做农家家常饭菜,所以难登大雅之堂。

汤邱氏看了看屋里的沙发,感觉应该是用来的坐的,只不过,她看着自己身上的脏衣服,却又不敢坐,怕弄脏了。

全旭这才发现,此时的汤邱氏依旧是那套脏兮兮的单薄衣服。

全旭指着昨天晚上带过来的衣服,还有药说道:“三娘,拿着这身衣服,去跟阿姨换了,对了,茶壶里有热水,可以去西屋里简单洗一下!”

三娘点点头。

汤邱氏也跟着去了西屋。

全旭这才开始做饭,只不过,他除了煮泡面,唯一会的菜就是西红柿炒鸡蛋。

那些肉和其他蔬菜,都是他给三娘准备的,随便他们怎么吃,自己吃的话,还是要按照自己的口味来。

米粥熬好,全旭也没有起锅,直接放在炒锅里,拿了另外一口炒锅,洗刷之后,将油倒进锅里,然后打鸡蛋。

四喜没有见过西红柿,看着全旭切着西红柿直咽口水。

全旭其实还挺喜欢四喜这个孩子的,看着四喜的年龄,应该是后世人憎鬼厌的年龄,他却非常懂事,而且绝对不任性。

全旭将一颗没有切的西红柿递给四喜:“吃吧!”

四喜裂开嘴,憨厚的笑着,一边烧火,一边吃着西红柿。

……

汤邱氏在西屋里。

汤邱氏也是一个勤快的人,她用热水擦擦身子,换了那套黑色的保暖衣,用着全旭带来的洗发膏洗头,感觉非常舒适。

“三娘!”

“嗯!”

“你和他那个没有?”

“啥……”

“你这死妮子!”

三娘恍然大悟,她一脸娇羞:“没……昨天晚上,我……”

“要抓紧,虽然你成不了正妻,当外室的话,如果有了一儿半女,以后也吃喝不愁了!”

三娘看着自己单薄的身材,特别是看着保暖衣上那张图画,那个美女身材凸凹有致,可自己啥也没有。

汤邱氏又将四喜尿湿的裤子洗好,挂在西屋里凉起来。

这才来到主屋。

“吃饭吧!”

全旭吃着满满一盆西红柿炒鸡蛋。

鸡蛋,汤邱氏倒是见过,可是却没有炒着吃过。

三娘起初还不好意思,可是随着全旭认真而真诚的让她吃,她吃得狼吞虎咽,满嘴流油。

炒锅的份量本来不足,熬的米粥,四个人一人一碗,就见底了。

四喜和三娘其实还没有吃饱。

全旭又拿出原来买的方便面,这是他最拿手的饭,将油倒入炒锅里,然后打上四个鸡蛋,等着鸡蛋变黄,然而倒是少量的水。

随着水开了,全旭将袋装的方便面放进炒锅里,他一下子放了五袋方便面,将调料包倒进锅里,不一会儿,方便面发出诱人的香味。

然而,三娘和四喜还没有来得及吃。

门外就传来阵阵沙沙的脚步声,脚步声非常凌乱,听着人应该不少。

全旭急忙拿着门口的工兵铲,三娘也拿着那柄多功能刀,跟着全旭来到门口。

透过矮小的院墙,全旭看着门口至少二三十名衣衫褴褛的灾民,男女老少都有,还有几个孩子,这些灾民满脸污垢,瘦骨嶙峋,人人露出饿狼一样的目光。

这两天全旭他们没有开火,只是刚刚开火煮了方便面,却把这群饿引过来了。

院子幸亏被三娘制作了一个简单的木门,虽然不够坚固,至少他们没有冲进来。

全旭望着这二三十人,有些紧张的问道:“你们做什么?”

“行行好,给点吃的吧!”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其中还加着小孩子的哭泣声。

全旭望着主屋方向,顿时恍然大悟,这附近没有人烟,距离最近的灾民聚集点就是那座破庙,只不过,这座房子距离破庙还有半个小时的路程。

他们今天用湿灶台开火,浓烟升起,几里外都能看到,这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全旭在做西红柿炒鸡蛋,这种香味,顺着风可以漂很远。

全旭当然有吃的,可是呢,这些东西不能露面,否则,这些灾民马上就会一拥而上,把他们抢光。

众灾民一边叫嚷着,一边推着那道简陋的木门,简陋的木门摇摇欲坠。

肯定挡不了多久。

全旭虽然不了解明末,可是他却从这些灾民眼神中看出了贪婪,还有兴奋。

怎么办?

怎么办?

全旭的脑袋急转起来,他倒是可以不用担心,随时可以通过穿越,返回未来的现代,他可以走,关键是三娘和汤邱氏,包括四喜他们怎么办?

三娘也有些紧张,她伸手抓住全旭的胳膊,显然,三娘被外面的人吓倒了。

更让全旭头大如斗的是,远处隐隐约约又走来一些灾民。

随着时间的推移,灾民会越来越多。

别说全旭不会武功,就算他会武功,双拳难敌四手,好虎架不住狼多,这些多灾民,他能怎么办?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南疆盛世录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重生换夫之嫡妃归来 旭日东升之帝国霸业 大明皇弟 从亮剑开始崛起 革秦 大流寇 星际特战旅 我在明末有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