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豆看书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二章正确的穿越方式

第二章正确的穿越方式(1 / 1)

第二章正确的穿越方式

哪怕全旭再怎么无知,他也知道崇祯皇帝就是大明的亡国之君,即使是崇祯元年,大明朝也没有多少时间了。

全旭扑向汤邱氏,紧张的道:“当真?”

“奴……不敢欺瞒公子!”

看着全旭露出吃人一般的目光,汤邱氏有些害怕,她指着西北方向道:“此去西北六十里就是大名县,公子可打探……”

全旭的眼睛瞪大,他的脑袋乱一团。

全旭看过很多穿越小说,一般而言,穿越小说的男主角,只要穿越过去,悲惨的经历都是暂时的,马上就会反转,装逼打脸,然后一直逆袭,开挂吊炸天。

哪怕再落魄的人,也会利用自己在未来时空的知识发一笔横财,抱得美人归。

然而,这只是小说。

他现在倒是穿越了,却没有遇到这么美好的待遇。

反而有了一种极大的落差。

没错,是落差。

在后世,虽然他在工作方面不如意,事实上,那只是他的选择,如果他不想做了,完全可以回家收租。

可是现在呢,他什么都没有。

“我错了,我错了!”

全旭如果不是因为与父亲赌气,他也不至于一个人北上。

更不至于明明可以躺着赚钱,却偏偏自食其力。

汤邱氏到底是成年人,考虑的问题比汤三娘和四喜要多,她一边吃饭,一边考虑着未来。

汤邱氏一边吃着饭,一边给三娘使了一个眼色。

三娘会意,挪到汤邱氏的身边。

母女二人嘀嘀咕咕说着什么。

二人起身,朝着另外一间屋子走去。

汤邱氏一边咳嗽着,一边拿着雪揉搓着三娘的身体,渐渐的三娘身上的污垢被雪洗去。

三娘冻得直哆嗦,她却咬着牙不吭声。

三娘的皮肤并不算白,但也说不上黑,而是健康的小麦色。等三娘用雪洗掉身上的污垢,她缓缓穿着一件红色的衣服。

这是他们一家人最宝贵的东西,一件新衣服。

要说出来,这件新衣服还有些不吉利,这本是三娘二姐的嫁衣,当嫁衣做好了,三娘的二姐却得了风寒,撒手而去。

正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三娘这个看上去像瘦小子的女孩,盘上头,穿着一件红色的嫁衣,款款进入房间内。

全旭回过神来,吃惊的望着三娘,三娘简单仿佛变了一个人。

不在唯唯诺诺,反而有些英姿飒爽,英气逼人。

小孩子的世界非常简单,吃饱了就睡觉。

四喜躺在汤邱氏的怀里,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这顿便宜掉渣的卤肉盖饭,对于四喜来说,无疑是山珍海味。哪怕在睡梦中,他的小脸上依旧洋溢着甜蜜的微笑。

汤邱氏有些着急,不时的给三娘使着眼色。

三娘却仿佛像一只受惊的小猫,坐在全旭的身边,低着头也不说话。

全旭在思考着未来,明末乱世,他多少了解一些,天灾不断,民不聊生,关外有建奴虎视眈眈,朝廷内部也有各种花样作死。

总之,这是一个无比糟糕的时代,也是一个无比黑暗的时代。

寒风从窗户口,门口倒灌进来,卷起火苗,让火苗乱窜,一根细小的树枝落在全旭的脚下,让他醒悟过来。

全旭有一个优点,那就是非常会安慰自己,如果不能反抗,那就试着享受过程。

全旭抬头看着窗外,冬天天短夜长,明明才下午三四点钟的样子,却已经快要黑了。

三娘抬头望着全旭,有些忐忑不安。

她今年已经十五岁了,按说也到了成亲论嫁的年纪,只不过,全旭对她而言,实在太陌生了。

可是,不得不承认,她娘说得很对。

他们家里已经没有男人了,四喜还小,如果没有男人庇护、照顾,那么他们无法在这个乱世活下去。

三娘的长相,猛一看上去,算不上出众。

但是,她却属于耐看型,她的眼睛不算特别大,但也不小。五官精致,挑不出什么缺点,别有一番姿色。

可是,让她自荐枕席,她还真落不下这个脸。

全旭不知道三娘脑袋中的想法,他可是凭实力单身的单身狗,他指详窗户道:“咱们得想个办法,把窗户堵住,要不然,晚上就麻烦了!”

“麻烦?”

三娘似乎不理解,昨天他们睡在那座破庙里,下了一夜的大雪,他们就依靠着一堆捡来的柴草,反而熬过了一夜。

“雪停了,天只会更冷!”

全旭的目光落在那只空饭盒上,原本饭盒里的积雪,在火堆的烘烤下,已经全部融化成了水,他捡起一根三尺余长的树枝,将树枝卡在窗户上。

树枝不够长,摇摇晃晃,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

全旭将饭盒里的水倒在树枝与窗户的结合部,不一会儿,水被冻成了冰。

全旭试了试,用手根本拽不住被冻住的树枝。

“成了,咱们就这么办,就可以把窗户堵上!”

全旭兴奋的笑了起来:“三儿,你去再捡点树枝,我烧水!”

全旭从屋檐下捡起一个瓦片,结果一不小心掉在地上。

汤邱氏没有动弹,她是实在没有力气,她看着全旭笨手笨脚的样子,有些明悟。

她虽然不懂什么大道理,却知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生来会打洞。

全旭虽然不算太胖,皮色白皙,比三娘的皮肤还要白(办公室白领都是捂白的),手上没有茧子,手上看不出伤疤。

这说明一件事,全旭的出身不低,他不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庶民,也不像卖力气的苦力。

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除非……

可关键是,全旭能够看得上三娘吗?

汤邱氏没有底气,只是在心中默默祈祷着。

她不敢奢求全旭娶三娘为妻,哪怕是纳为妾,也能帮衬着四喜活下去。

汤邱氏看着三娘跟着全旭忙里忙外,特别是全旭拿出他背包里的a4纸,纸上是打印的策划案废稿,他将废稿用水糊在树枝上,形成了简易的窗户。

水被寒风冻实,如果不化冻,任凭再大的寒风也吹不走窗户上的纸。

两个窗户总算糊好了,全旭看着那面门,又头疼起来。

光解决了窗户的问题,如果不把门弄好,寒风一样会吹进来,一样可以把他们四个人冻死。

全旭望着三娘道:“我去其他房间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点有用的东西,趁着天色没有全黑,你再捡点柴火!”

三娘非常温顺的点点头:“好的,公子!”

全旭走到隔壁房内,隔壁房间与主屋差不多,能搬走的东西都被别人搬走了,地上乱落着凌乱的柴草,全旭有些失望,就在他准备转到另外一个房间的时候,脚下被东西绊住了,差点摔倒。

全旭低头一看,这是一张草席,上面还烂了几个洞。

有张草席在门口挡风,总比没有强。

全旭捡起这张草席走到堂屋里,他将一根稍粗一点的树枝充当支架,挑起这张草席,挂在门口。

全旭用仅剩的几张废稿纸,将草席上的破洞堵起来,门外的寒风被挡住了不少,屋内多少出现一些暖意。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汤邱氏抱着四喜距离火堆更远了一些。

“那……那个……”

全旭还真不知道怎么称呼汤邱氏,他指着火堆旁道:“你过来坐,别冻着!”

汤邱氏想了想,最终叹了口气,小心翼翼的坐在火堆旁边。

全旭的左边坐着三娘,右边是汤邱氏与四喜,四个人抱团取暖,全旭有些困意。

不知不觉,全旭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全旭被一阵哭声惊醒。

只见三娘与四喜二人一左一右正推搡着汤邱氏,汤邱氏的脸色苍白,昏迷不醒。

“怎么回事?”

“我娘……她的病……犯了!”

全旭看着汤邱氏双眼迷离,他试着伸手过去,只见汤邱氏气若游丝,不过脸上温度却高得吓人,心中暗道:“不会就这么死了吧!”

四喜看到全旭醒来,也不知道发什么疯,一下子跪在全旭面前,朝着全旭磕头,一边大哭,一边哽咽道:“神仙,神仙,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娘,救救我娘……”

三娘也是梨花带雨,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全旭满脸苦笑,他懂个屁的医术。

真有医术,他就当医生了,当医生来钱多快?

全旭有一个高中同学,大学考上了北京医科大学,毕业以后,短短三年就开上了凯迪拉克,换女朋友比衣服还勤快,让他曾经羡慕不已。

直到,全旭的二十四岁的生日的时候,他的父亲送了他一辆添越。

开车就成了他最头疼的问题,每天都有无数美女,找个各种各样的借口蹭车,让他烦不胜烦,那辆添越,就在他家别墅的车库里落灰。

全旭被四喜哭得心软,他无奈道:“我想想办法!”

三娘起身抓住全旭的手,紧张的问道:“公子,你真能救我娘?”

“我!”

全旭听到这话,眼前不禁一亮。

这个时期不是后世,而是大明朝,他这支廉价的塑料一次性打火机,如果运气好,可以骗一个傻帽,换个十两八两银子。

“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去找一个郎中过来!”

三娘和四喜点点头。

三娘仿佛想起了什么,她急忙从怀中掏出一个手镯,手镯的样式非常古朴,看质地不是黄铜就是金的。

三娘道:“这是我娘的嫁妆,应该能换几两银子!”

“钱的事,我会办法!”

“拿着吧,我们拿着也不用,万一被别人看到,这个金镯子就会害了我们!”

全旭想了想感觉也是。

明末乱世可不比后世,他们母子三人可没有半点战斗力,一旦遇到歹人,那就麻烦了。

全旭收起这只金镯子,背着自己的背包,他想了想,将背包里还剩的两盒盖饭拿出来,递给三娘:“记住怎么吃这个的了吗?”

三娘点点头。

“那就好,我会尽快回来!”

全旭掀开破草席,朝着门外走去。

外面天很黑,路也非常滑,全旭朝着西北方向,沿着那条路艰难的走着。

“扑通”

全旭的脚下一滑,摔在地雪地上。原本松软的积雪被冻得坚硬无比,全旭摔得胳膊、膝盖都破了皮,流出了血。

全旭满腔悲愤:“神啊,让我离开这个地方吧!”

然而当他的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原本漆黑的夜空突然间变得明亮无比,一团刺眼的光芒亮起,让他下意识的闭起了眼睛。

全旭缓缓睁开眼睛,当初在办公室里的那一幕诡异的景色又出现了,天空中出现一个银色光芒的漩涡,漩涡的中心是一个漆黑无比的黑洞。

他的手和脚无法动弹,身上也突然发出蓝色的光芒,随着光芒暴涨,他感觉他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缓缓浮起。

黑洞产生了巨大的吸力,将他吸向那个黝黑无比的黑洞中。

全旭失去了意识,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

当他再次醒来,全旭发现自己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

“原来是在做梦,谢天谢地……”

就在这时,全旭发现了不对劲。

他的胳膊上、腿上传来了阵阵疼痛,却显得无比清晰。

他撸起袖子,看着胳膊上的伤疤,伤疤刚刚结疤,显然是受伤不久,他挽起裤子,膝盖上的伤疤也是如此。

“这伤是怎么回事?”

就在全旭浮想联翩的时候,他的手机突兀地响起铃声,他拿出手机,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正是备注着“天杀逆子”的头顶上司顾川。

他急忙接通电话:“喂……”

“全旭,今天干什么去了,手机也打不通,也不请假,我告诉你,今天你算旷工,罚款一千,还有,那个策划案……如果不能让我满意,我让你好看……”

全旭全程将手机放在办公桌上,等了他的头顶上司咆哮了足足十几分钟:“说够了吗?说够了轮到我说两句了吧?”

顾川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全旭心中暗爽:“告诉你两件事,第一,小爷不干了,小爷不在乎这点工资,小爷回家躺着收租去。第二,你的事……我知道了……”

说完,全旭干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全旭还真不知道顾川的问题。

只是他感觉,顾川肯定有问题。

一个公司部门长,充其量也就是中层管理干部,工资收入也就不到三十k。按说其实不算少,只是这里是北京,最苦逼的就是这种名义上的中产阶级。

上有房贷要还,还有车子、孩子要养,经济状况本来就不算太宽裕,他居然有三部同样款式的手机。

另外一边。

他的顶头上司顾川,一个聪明绝顶的老男人拿着手机在风中凌乱……

他的事,全旭知道了?难道说,他与欧总的事……

他不敢往下想下去,这可不是渎职问题,而是经济犯罪,他一旦被揭发,他至少要蹲三到五年。

电话再次响起。

“那相啥,小旭,资方爸爸崔得急,老哥我也是没有办法,今天,我算你年休,工资一分不少,公司策划案,你……明天,可以晚点去,好好休息,中午十二点,最迟不能超过下午两点,把策划案弄出来就行,其实,随便弄弄就行,这是行活,你懂……”

全旭拿着电话愣住了:“这个人怎么这么贱呢?早知道就不用委屈求全了啊!”

全旭打开背包,发现背包里的策划书打印稿全部不见了,他愣了一会儿,这才打开电脑,启动打印机,重新打印一份。

将策划案放在顶头上司的办公桌上。

就在这时,他伸手摸到一个东西,掏出来一看,居然是那个金色的镯子。

全旭愣住了:“难道不是梦?”

全旭走出办公室,来到公司楼下,骑着自己的小电驴,公司对面的小诊所还在亮着灯,一名妇女抱着一个孩子冲进诊所。

隐隐约约传来医生的咆哮:“你们怎么做父母的,孩子这么烫也不早点来,再烧下去就没治了……”

全旭忽然又想起汤邱氏,还有三娘,还有四喜。

全旭骑着电动车,朝着出租屋走去。

全旭来到一处夜市摊前,要了一份麻辣小龙虾,十个羊肉串,还有两瓶啤酒。

不知道怎么的,全旭的眼前老是浮现那个一身红衣的三娘。

“老板,打包!”

全旭将啤酒和小龙虾打包,他又转头跑到诊所,买了一大堆消炎药、感冒药。

又跑到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里买了足足一大包零食,什么方便面、面包、火腿肠、罐头,直到他的背包塞不下来,当然,全旭的钱包也少了两百多块。

全旭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到那个时空,不过他确实是忘不了三娘。

就在结帐的时候,突然看到便利店的货架上还有几盒保暖内衣,男女都有,全旭想也没想,直接买了四套。

全旭又想到那个时空是明末乱世,他们距离那群灾民其实并不算远,人要是饿极了,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

全旭想了想,直接返回出租屋。

在他的出租屋里,还有全旭之前买的一把工兵铲,那件东西应该可以防身,自己抡起来,对付三五个手无寸铁的灾民应该不成问题。

全旭找到那只布满灰尘的工兵铲,又想了想,将身上的衣服换了一下,穿上冬天的保暖内衣,羽绒服,不一会儿热得他满头大汗。

此时的全旭同学,一手拿着一包感冒药,一手拿着工兵铲,背上背着满满一大包食物,他大吼道:“明朝我来了!”

不一会儿,全旭依旧站在出租屋内。

开启的方式不对,全旭再次大吼:“明末我来了!”

“你麻痹,脑子有病……”

隔壁的邻居爆发出了热情的问候。

全旭仔细想了想,终于想起了开启穿越的正确方式:“神啊,让我离开这个地方!”

他的脑袋刚刚升起这股念头。

银色光芒便出现在他的面前,那团银光开始快速转动,形成一个巨大漩涡,漩涡中央就是一个黑洞。

漩涡将他卷了进去,他昏迷过去。

全旭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个冰天雪地中……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星际特战旅 从亮剑开始崛起 南疆盛世录 旭日东升之帝国霸业 我在明末有套房 重生换夫之嫡妃归来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革秦 大明皇弟 大流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