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推导(1 / 1)

牛车缓缓停在了仓廪官的门前,周围的平民靠着墙角而行,小心地张望着上川悠仁华丽的狩服,心中暗自想到,果然不愧是阴阳师大人啊,穿的比大人们还要华丽。

仆人见到牛车,立马迎了上来,美子上前开口道,“我家大人从远处山巅眺望这里,发现你家恐有灾祸,因此前来解厄。”

听到美子的话,门仆们赶紧将上川悠仁迎了进去,丝毫没有认为上川悠仁是骗子的可能性。

不要说上川悠仁身上,甚至他仆人的衣服看起来都比自家大人的衣服更加华丽,光其伟岸的身高和英武的样貌,就算上川悠仁自称天皇后裔,他们也会有七八分相信。

真是淳朴的民风啊,上川悠仁感叹道,候客厅没有等多久,一位穿着水干服的官员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

这个虚境的时代属于平安后期,有点像周朝末年,虽然中央政府会派遣例如仓廪官这样的官员到地方收取赋税,但是绝大多数的时候,收取到的赋税少的可怜,甚至到最后几乎没有。

而坐拥着大量土地,庄园和人口的领主自号‘名主’,随后演变成为‘大名’,相当于春秋诸侯,名义上服从天皇统治,但是却拥有各自的行政体系和军队体系,也被称之为‘武家’,和侍奉天皇的‘公家’相对。

不过在这个世界或许还有着更多的隐秘,上川悠仁一边打量着这位中央派遣下来的仓廪官,一边想到,天皇拥有着半神的力量,但仍然放任地方自立,所以他是被什么牵制住了吗?

仓廪官只有一米六左右,身形偏瘦,年龄在40岁左右,头顶之上乌黑之气如同云雾,只不过中心有一缕纯白之气破开,才没有直接暴毙。

“在下是这座山源城的仓廪官九条宝正,我听仆人说,足下是为了解厄而来,不知道如何称呼?”看到上川悠仁装束,从京都而来的仓廪官神色自然明白得更多,眼前这套狩服,即使一般的公卿之家也很难见到。

对方说的是带着地方口音的雅言,也就是所谓的正统官话,和现代的通用语还是有很大区别,不过大多数读音仍然可以辨识清楚。

虽然不能够像忽悠外面的士兵一样忽悠仓廪官,但上川悠仁早就想好了说辞,不过相比于说辞,更加直白的是力量。

衣袖之中,无形的力量出现,托举着面前的水杯正好到他身前,就像有一个无形的仆人在送水一般。

这是恶童千叶‘念力’的力量,虽然它现在并不是上川悠仁的式神,但是经过这一个月的‘感化’,成为了上川悠仁的虔信徒,和式神已经没有什么区别,现在放它走,它都不会离开上川悠仁。

上川悠仁接过水杯喝了一口,仓廪官屏住了呼吸。

美子开口说道,“我家大人自幼被派遣到东土修行,这次归国游历天下,一边为百姓攘除灾祸,一边斩杀妖魔积累功德,对于‘国语’还有所不熟悉。”

说到这里,美子语气略带轻慢。

仓廪官脸色一红,有些羞恼,显然美子在嘲笑他的雅言不标准,但他又找不到辩解的地方,毕竟事实上美子的雅言确实比他标准。

上川悠仁咳嗽了一两声,“真是失礼了,阁下可以称呼我为上川悠仁,一名游走天下,拯救苍生的阴阳师罢了。”

上川悠仁的语速很慢,而且词语并不复杂,仓廪官虽然听着别扭,但还是能够明白意思的,他顿时赞叹道,“这就是纯正的上国之音吗,真是如同寺庙中的钟声一样悦耳。”

这个年代,一切达官显赫一场谈话之中,如果不称赞几句唐朝,都会显得自己没有文化。

“这次我来到贵府邸,就是为了替阁下攘除灾厄。”

当上川悠仁再次提起的时候,仓廪官几乎已经完全相信了上川悠仁的话,他诚恳地鞠躬道,“还请上人赐福。”

“现在天色尚早,等到晚上,我自然会为阁下驱邪。”说到这里,上川悠仁露出些许疲惫的样子,仓廪官立马会意,让下人将上川悠仁三人带到最好的客房中休息。

仆人在点燃松香和油灯之后缓缓退下,上川悠仁将双生怨婴放出来,躲在屋子和走廊阴暗的夹角,确定没有人盯梢之后,对着两人点头道,“可以说话了。”

太郎谨慎地问道,“这间屋子真的有妖魔吗?”

上川悠仁看了太郎一眼,对方可能是出于谨慎这样询问,当然也可能是出于北月监视他的授意,他可不认为自己能够在这几天就让两人归心。

“猜的,毕竟这里是平安时代,妖魔横行几乎成为常态,我只是想要一个贵族家落户罢了,难道我们去平民家借宿?”

“不过如果有妖魔也好,我刚好看看你们两个人有没有资格继续侍奉我。”

上川悠仁神色冷漠的说道,带着上位者的语气。

“是,大人。”两人恭敬地说道。

上川悠仁摆了摆手,“你们下去吧,我有些乏了。”

两人退下后,上川悠仁看向窗外阴沉的天空思考道。

“虽然太郎和美子在,对自己的帮助不小,但也是某种掣肘,就比如刚刚,自己就绝对不能够暴露出法目这个能力,除了这个之外,死神卡的施法能力也不能够暴露,如果暴露了,必须要快速将两人杀死,不留后患。”

“等等,这样也不妥,以北月的小心思,两人身上肯定有特殊的咒印,如果自己亲手杀死,说不定才会真正引起北月的怀疑,怪不得他几次提醒自己,如果合适,完全可以将两人当做诱饵,这纯粹是误导。”

“嗯,这很符合北月老师的气质,不然真的是不用在意的诱饵,他会有心的提醒自己几次吗?”

“所以这两人不能够死在自己手上,不然会真的变麻烦,北月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他想要知道自己在这个虚境之中确实的收获,毕竟很多秘术传承不落纸张,自己掌握之后不告诉他,他也很难分辨。”

“除开这两人之外,自己还要注意的是这个仓廪官,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运气太好,直接就挑到了宝,但这次仓廪官家里出现妖魔之事,很有可能不只是单纯的妖魔为祸。”

“原因很简单,仓廪官毕竟代表着霓虹天皇,身上必定有某种信物,即使不能够对妖魔产生直接的伤害,但也能够起到震慑的作用,从其灰黑色云气被纯白云气冲破这一点,也可以看得出。”

“那么反推回来,一般的妖魔如果没有人指使,是不会选择仓廪官作为对象,结合这个时代的特征,能够驱使妖魔,又最讨厌仓廪官的人,是这座山源城的城主大人,毕竟一个山高皇帝远的天皇来自己地盘上收税,自己也会不乐意,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收税的人消失。”

“这也很符合这个时代的特征,毕竟现在还不是真正的战国,各地大名完全独立,脱离天皇的掌控,表面文章还是要讲的。”

“那么自己帮助仓廪官是不是就意味着和城主作对?”

上川悠仁想了想,“不一定,首先自己完全可以装作不知者不罪,而且显露出本事之后,会更快得到城主的拉拢,按照这个城主的谋划来看,他不是那种不动脑子的人,反而是老谋深算,那么很大概率会接受自己这样有本事的人投诚,大不了自己到时候带着仓廪官的人头投诚,另外一方面,现在毕竟还是天皇名正言顺统治的时代,即使是山源城的城主,也不敢直接撕破脸,就说明仓廪官手中还是有一些能够威慑的东西,自己刚好可以待价而沽。”

坏事盘算完了之后,接下来是好事。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星谍世家 柯学捡尸人 人在东京抽卡降魔 代码零九 我在少林签到万年 拿错游戏剧本后我超神了 弃宇宙 我成了女生宿舍一只猫 权游:睡龙之怒 诡眼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