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恶童(1 / 1)

上川悠仁将注意力集中在眉心,灵魂能量一栏出现了‘50’。

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判断方式,上川悠仁想到,补刀可是一项必须的反派技能。

三井凉子走到前川早田消失的地方,将两只手臂捡起来,递给了上川悠仁。

手臂呈古铜色,带着一股刺鼻的生铜味,手臂之上还排列着一枚枚仿佛铜钱一般的凸起物。

“这是‘煞铜’,勉强算是黑铁阶的材料,好在这次的分量很足,应该可以打造一两件武器。”

上川悠仁笑着说道,“这次的除灵行动,师妹出了很大的力气,我实在是不好独占。”说着将其中一截手臂递给了三井凉子。

三井凉子看了上川悠仁一眼,虽然这截‘煞铜’并不珍贵,但是却代表着对方的态度,所以她也没有拒绝,笑着接过了‘煞铜’,“谢谢师兄。”

上川悠仁挠了挠脑袋,有些不好意思,随后转移话题说道,“既然今天还有这么多时间,我们不如去将‘恶童’的事情一起解决吧。”

有着明确的信息,三井凉子也表现得意外靠谱,上川悠仁自然想要快点解决三个超凡事件。

三井凉子思索了一会儿点头答应下来,相比于可以潜入海中的鱼人,活动范围更小的‘恶童’自然更好处理。

离开了三井银行,汽车缓缓向着足立区的三井福利学校驶去。

“前川早田因为私自挪用公款,畏罪自杀,因此灵魂徘徊在大厦之中不愿意离去,但是这名‘恶童’就要麻烦多了。”

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如同万花筒一般绚烂,上川悠仁一边看着这个时代东京的夜景,一边听着三井凉子解释具体的情况,“怎么个麻烦?”

“这名‘恶童’并不是福利院中的小孩······”

看到上川悠仁微微疑惑地目光,三井凉子继续说道,“我们三井家虽然不是良善之家,但既然想要做好事,必然会全力以赴。”

说着她自豪地扬起头,“三井家的各个福利学校,都是以东京中上水平标准开设的,专门聘请优秀的教师和员工,不仅能够回馈社会,同时我们也想要培养出真正能够信得过的家臣。”

家臣?原来如此。

上川悠仁在前世确实听到了不少福利院和养老院不好的传闻,但那些很多都是资源不够的公立福利院和养老院。

毕竟人都是驱利动物,福利院和养老院中的护工,如果薪资连自己的温饱都难以解决,自然没有心情照顾他人,毕竟无论是照顾小孩还是照顾老人都是费心费力的事情。

而且没有资源的公立福利院,也没有条件对护工资质进行筛选,必然会出现鱼目混珠的情况。

像三井家这种大财阀承办的私立福利院反而很少出现这种情况。

第一这是大财阀的脸面,经常会上报纸,来宣扬自己的‘善行’,自然会形成无形的公众监管力。

第二就像三井凉子说的那样,他们已经过了一代富的阶段,想要累世富贵,因此无论是从积攒阴德和名望的角度,还是为自己家培养优秀的人才的角度,必然会全力以赴,这甚至可以说是三井家的基本盘之一。

第三就是充足的资源,在这个金钱至上的社会中,有钱做善事和没钱做善事完全是两个概念。

“那个‘恶童’是从哪里来的呢?”

三井凉子微微摇头,“像学校这种地方,因为聚集了大量富有生气的小孩,自然会吸引很多恶灵,‘恶童’算是最容易被吸引的一员,毕竟它们大多数都是生前怀有怨气,不甘心死去的小孩,出于嫉妒心理,自然会产生报复活人的想法,幸好‘恶童’这种妖魔本性还不坏,因此我们需要在对方没有真正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前解决掉对方。”

“我明白了。”上川悠仁点了点头。

······

一间苍白的病房之中,有着深重眼袋,头发杂乱的妇人小心翼翼地帮床上的小孩翻了翻身,她大约三十来岁,只不过最近一周的心力憔悴和丧子之痛让她看上去远超实际年龄。

这个时候一位医院的护士推开了门,看到房间内的母子,有些不忍地说道,“和田夫人,你先去休息吧,翻身的事情我们会做好的。”

眼前这位和田夫人本来有着幸福的一家,但可惜一场火灾夺去了她的一个儿子,她及时赶了回来,虽然抢救出了自己的另一个儿子,但因为吸入了过量的一氧化碳,小孩的神经系统受损,现在还陷入昏迷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醒来。

“我······”和田夫人伸回了手,转头看向护士,嘴角凝噎,显得有些手足无措,慌忙地道歉道,“给您添麻烦了。”

护士叹息了一声,眼前的和田夫人显然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甚至连逻辑都有些混乱。

病房的窗外,一个小孩正趴在窗户上看着里面的场景,他的面容和躺在床上的小孩有着九分相似,穿着一件焦黑的短袖,只不过眼中泛着嫉恨的目光。

为什么是弟弟得救了?

如果母亲找到的是自己,那么自己就不用死了吧?

我不想要死,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扭曲的怨念几乎要化作实质,深紫色扭曲如同毒蛇,带着点点深黯的火星。

“你不是还有我们吗?”一双干枯的手穿着雪白的寿衣环抱住小孩,脸庞近似骷髅的女性在他耳边低语,“杀了他们,这样母亲和弟弟不就可以都陪着你了吗?”

已经化作了‘恶童’的小孩黑色的瞳孔之中,犹豫,挣扎,不甘的神色交织,最后发出一声无形的吼声。

医院六楼的窗户破碎,白炽灯管发出‘砰’的爆裂声,一片黑暗和玻璃洒落中,原本有些手足无措的和田夫人准确地向身后一扑,将病床上的小孩护在身下。

黑暗之中洒落在半空中的玻璃渣为之一凝,窗外的小孩伸出手虚握,随后向右一挥,玻璃渣砰砰砰地砸在墙上。

随后小孩带着哭腔地转头抱住寿衣女子,“那是妈妈和弟弟,我不能,我不能再让他们伤心了。”

寿衣女子骷髅般的脸上无悲无喜,头颅靠在小孩的肩上,贴在他的耳旁,“你现在一定很痛苦吧,那为什么其他小孩还那么快乐呢?”

一缕莫名的气息从寿衣女子口中吐出,窜进了小孩的耳中。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权游:睡龙之怒 诡眼开天 我在少林签到万年 人在东京抽卡降魔 代码零九 弃宇宙 拿错游戏剧本后我超神了 柯学捡尸人 我成了女生宿舍一只猫 星谍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