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阴阳师(1 / 1)

一家高级日料店中,上川悠仁第一次体会到了有钱人的快乐。

即使不使用双手,但是只要他眼神微动,身边胸怀博大的大姐姐就会将菜品小心翼翼地送到他嘴里。

和风庭院中,翠竹奕奕,响竹伴随着流水的声音敲击着。

大快朵颐之中,大姐姐收拾了餐桌之后退下,将这个房间留给两人。

北月品了一会儿热茶之后说道,“你在剑道的天赋超乎了我的想象。”

“这没什么,一般人都可以做得到啦。”上川悠仁打着马虎说道。

“一般人?”北月的嘴角勾起不屑的神色。

虽然北月一直表现得温和和平易近人,但是接触了这么久,上川悠仁明白,北月对一般人的态度其实和普通人对猫猫狗狗差不多。

之所以温和,是因为他们没有杀伤力,不会伤害到北月。

不过老师你这个想法有点危险啊,人民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

“我思考了一下,剩下一个月的时间,我会给你找一位剑道老师,你觉得怎么样?”

“剑道老师?”上川悠仁迟疑了一下。

很多剑道流派都需要从小教授,一个月的时间,其实上川悠仁更想要在北月这里学习阴阳术,毕竟这次的传承虚境是属于芦屋道满这位阴阳师的,而不是大剑豪。

“时间够吗?”

北月莞尔一笑,“这位可是我都需要花费人情才能够请动的人物。”

有着鲛珠和猛禽斗篷的帮助,上川悠仁的伤势在三天内就恢复了。

这三天中,他也随北月学习了不少阴阳师的东西,比如基础的阴阳师阶位划分和五行理论。

在现代的体系中,以黑铁,青铜,白银,黄金来划分超凡者大的生命段位,每个阶位又以一星到三星来区分不同实力层次的差别。

但是具体到不同的超凡道路,又有细分。

比如黑铁阶的阴阳师就分为阴阳助,阴阳师和阴阳士。

其中阴阳助最好理解,辅助阴阳师的学徒,指那些初步进入阴阳师道路,能够初步运用灵力,辅助进行占卜,消灾,祈福仪式的人。

而阴阳助进阶为阴阳师,则是一次不小的跨越,这个时候阴阳师就需要开始选择道路,将体内的桔梗印凝聚成为不同流派的阴阳罗盘。

阴阳师虽然是一个缝合怪一般的超凡体系,但是在创立之初,这条超凡道路的起点并不低,甚至比大多数超凡道路都高。

最初的阴阳术的根本典籍一共有四部,《易经》,《河图》,《洛书》,《太乙》。

虽然都是副本,但是从这里就可以看得出阴阳术本身的起点有多高了。

原本阴阳术的开创者雄心勃勃,想要以这四本典籍形成一条能够阐述天地至理的道路,不过这种思想也让他几乎将什么东西都往阴阳术里塞。

最后融合了巫祝,神道,天文,地理,甚至佛学理论的阴阳术变成了一个臃肿而畸形的怪物。

那个时候阴阳术几乎要从历史中消亡,因为没有根本指导理论的阴阳术道路修行起来万分危险,简直就像是一部狂人编写的超凡典籍。

上川悠仁估计,那个时候光看阴阳术典籍,都需要经过一次意志检定。

就在阴阳术几乎要如同烛火一样消失在历史舞台的时候,安倍晴明出现了,他从万千阴阳术典籍中,删繁就简,整理出了一条新的具有可行性的修行道路。

这才是现在的阴阳道,因此现在被称之为阴阳师始祖的是安倍晴明,而不是历史中那位名字都早已经消亡的狂人。

安倍晴明继承了阴阳术的核心理念,阐述天地。

他发明了五芒星桔梗印,作为契约式神和修行灵力的第一步。

而在修行的第二步,安倍晴明以五芒星所代表的阴阳五行理论为根基,结合阴阳术不同的方向,形成了不同的阴阳罗盘。

就比如在阴阳术中专研天文的,其形成的阴阳罗盘的形象就是星象仪轨。

专研地理的,其形成的阴阳罗盘的形象就是山川社稷。

专研鬼神的,其形成的阴阳罗盘的形象就是图腾万灵。

这是阴阳道的三个主要分支流派,具体到各个流派的传承,又有种种秘法。

上川悠仁询问过北月的流派,见过北月出手,自己当然第一时间就将北月划分为天文一脉,不过北月却说他并不是天文一脉的,而是鬼神一脉的阴阳师。

汽车缓缓地停在了荒川区的一处古典庭院大门之前,这里周围都是老旧的民房,夏日微醺的风中,连知了的叫声都变得有气无力。

大门的牌匾上写着‘琦玉’的姓氏。

上川悠仁凝重地站在门前,久久不语。

“怎么了?”北月问道。

“老师,我感受到了一股强者的气势。”

“哦,是吗?”北月带着笑意说道。

推开半掩的发出腐朽吱呀声的大门,北月先走了进去,“对了,忘了告诉你,这里有一个你的同龄人,或许你们会相处的很愉快。”

剑道老师再送一个萝莉师妹?

上川悠仁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时来运转了。

北月旁若无人地带着上川悠仁穿过前院,看得出来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修葺过了,各处都透着一股陈旧的气息,但是地板擦拭得很干净。

上川悠仁已经可以想象萝莉师妹摇晃着胸前的负担,认真擦洗地板的样子了,自己是时候要挺身而出了。

转过拐角。

一个只穿着黑色长裤,裸露这上半身,肌肉精壮的少年皱着剑眉起身,他浑身大汗淋漓,显然整个庭院的地板都是他刚刚擦洗的。

将抹布在水桶中揪干,少年打量着北月和上川悠仁两人,“你们是谁?”

“讨债的。”北月说道。

“该死!”少年咒骂了一句,噔噔噔走进了里堂,出来的时候,手握着两柄有些破旧的竹剑,横刀立马,“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当然里面那个酒鬼你们随意带走!”

少年,这画风不对啊。

上川悠仁张了张嘴,我可爱的萝莉师妹去哪了?

北月似乎看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他脸上的笑意将眼睛压成一条直线,随后半睁开眼睛说道,“人情债,里面那个人还。”

“你不早说。”少年放下竹剑,指了指里堂,“随意处置。”

随后抱起水桶和竹剑离开。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权游:睡龙之怒 诡眼开天 我在少林签到万年 人在东京抽卡降魔 代码零九 弃宇宙 拿错游戏剧本后我超神了 柯学捡尸人 我成了女生宿舍一只猫 星谍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