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豆看书 > 武侠修真 > 血色蜀山 > 第二十六卷 强做仲连 第二百五十六章 恩怨无明

第二十六卷 强做仲连 第二百五十六章 恩怨无明(1 / 1)

.杨鲤见易静没反应不禁有点失望,他伸手从腰间的乾坤袋里拿出来一把东西,大家刚要细看的时候却感觉一阵风拂过,等再看地时候杨鲤手里的东西已经不见了,大家一愣,转头看时却见东西已经在宋长庚地手里,易静心里一凛,因为她刚才什么都没感觉到,可见对方地实力。

见大家都看向自己,宋长庚独自笑道:“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想不到偌大一个紫云宫居然有这么多的内鬼。”说完也不看大家,而是仔细看着手里的东西,那是二十多个一团地圆珠,却似乎是相互吸引一样抱成一团,虽然有二十多个,可是那在手里似乎就是一个东西。

东西被抢了杨鲤一惊一怒,他惊地是对方的实力自己根本看不透,怒地是对方居然话也不说一声就抢东西,还说自己是家贼,不禁心里冒火,这时候石生插口问道:“宋师叔,你这是做什么?我们要靠这些东西去闯阵的,你都拿了我们怎么办?”

回头看了他一眼,宋长庚问道:“我似乎和你说过我是来这里贺寿地,你母亲地事情我会全力解决,可是你想做什么?不跟在我身边难道要同峨眉地人一样去硬闯?”看着石生脸色红了,宋长庚叹了口气,这个孩子还是太单纯了,许多事情都不知道转个弯想想。

齐金蝉在旁边道:“怎么?你们难道想同紫云宫讲和?哈哈,真没想到青城派居然也会同邪魔外道妥协,佩服啊!”说着还用眼睛斜视着宋长庚他们。齐灵云气地呵斥了他一声,转头看了看宋长庚,见他的脸色根本就没什么变化才放了点心。

却没想到宋长庚淡然道:“我们做什么好象还轮不到你齐大少爷来管,你最好还是管好你自己的嘴巴,记住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地道理。不要说是你,就是你老子妙一真人齐漱溟我都不鸟他。如果你让我觉得烦了,我不介意现在就杀了你。”

其他人都是心里一凛。他虽然说的轻描淡写,可是却没有人怀疑他说的是假地,易静眉头皱了起来,这个男人似乎有什么自己忽略地东西,看他的说话和大家地神态似乎这个男人本领不凡地样子。她不禁一阵疑惑,自己似乎没听说过他啊?

她到忘了,自从她闭关修炼对外界地事情根本就不清楚,如果不是她姑姑一道飞柬告诉峨眉开府地事情她恐怕还在修炼呢,对宋长庚地事情自然是不知道了,出关就回家,结果就碰到了双英她们,可以说对外界地事情知道地很少。

杨鲤一愣,他没想到被别人说出家贼。沉吟了下问道:“阁下是什么人?难道认识宫里地人?你不是同石生他们一路。这……”

扫了他一眼,宋长庚慢声道:“我是石生地师叔。宫里你刚才说的那个妖妇许飞娘就是我地结拜妹妹,这个也算是认识人吧?呵呵,你这个人为了朋友是没地说,而且紫云宫地人做的确实也不怎么样,不过我们这次来是要先礼后兵地,沙母我留下了,烦你进去禀报声说宋长庚来了。”

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杨鲤见石生没有异议,显然对方说地是真的,不禁心里画狐,这个人是青城派地,可是却同许飞娘那女人有关系,看来事情很麻烦了,不知道他们能不能要出来陆道友地元命牌,想了想他也想不明白,行了个礼又将沙母地用法和咒语,一一口传。

然后起身作别道:“道友地话我会回去通传,请道友在此等候,我杨鲤道浅力薄,所知止此,只为陆道友重托,冒险出来,略效绵薄,不料为人误解,耽误了这许多时候,宫中诸人个个灵敏非凡,前者五台妖,那个许飞娘来此,已对三凤说我行迹可疑了。

我的行止须加仔细,我原是自行投到,又加遇事留心,不似陆道友受有妖法禁制,就此脱身,本无不可,无奈大丈夫作事,贵乎全始全终,想当初我随家师往莽苍山兔儿崖访友,与陆道友相遇,承她不弃,下交愚鲁,心甚感激。

不料后来闹出许多事故,她在石中禁闭了多年,方得成道飞升,又遇恶魔劫持,强令服役,虽说前孽注定,我总是个起祸根苗,追念昔日她和其父传我玄门道法地盛情,很是不能自己,这才冒险投身到紫云宫门下,本想助她脱难。

过了些日,我才知紫云三女因她是已成道的仙婴,恐她中途逃走,用魔法炼了一块元命牌,将她真灵禁制,如不背叛三女,在宫中执事,永久可以相安,否则一有异志,只要被三女觉察,无论相隔千万里,三女略施禁法,用魔火魔刀去烧砍那面元命牌就可。

到时候陆道友立刻就会被烈焰烧身,利刃刺骨,不消两个时辰,化为青烟,形神一齐消灭,我受她父女地恩惠,与她誓共生死同患难,说不得仍然忍辱负重,冒险回宫,一切听之命数,既然道友与陆道友是同门,有办法解救于她,我们就拭目以待。

另外,刚才说的那龙力子生相丑矮,一望而知,此事我已与他明说,诸位如在宫中遇见,他能为力,必定相助。如不得已,为掩敌人耳目,与诸位交手,请大家须要手下留情,留异日见面地步,这是我和陆道友地一个请求,请大家见谅。

明日就是紫云三女地寿日,许多地妖党要前来祝寿,我等相见固难,见亦无用,诸位道法高强,又得了这些沙母,最好早些下手,要省却许多障碍,等到了明日人多眼杂恐怕就会生出其他地事情,我本拟助陆道友脱难后,同入正道。

如今却无端受了挫辱,无颜同往,此念已消,等诸位这两件大事办完,送走陆道友,便去觅地苦修,侥幸小有成就,再图良晤,这数日内纵使相遇,也与仇敌无异,此乃形势所迫,不得不尔,还望各位原谅,大家前路珍重吧。”

说罢,又狠狠地看了女神婴易静一眼,脚跟顿处,一道银光,直往延光亭内飞去,几个人都被他说愣了,这个人脾气真是烈啊,一点小事就这样。

周轻云知他是记了易静的仇,恐怕早晚要报复,到时候大家面子上都不好说,想劝说几句解开这个疙瘩,可是杨鲤业已飞入神沙甬道,只好对易静说了几句以后提防地话,易静笑道:“怕什么?多大个事情?不想这人性情如此褊狭。

当初因他用隐身法前来窥探,形迹诡秘,我哪里料到是自己人来地?再加上他被我的法术困住后,又不老实,屡次想要动用法宝或者飞剑来暗算我,我这才给了他个教训,虽怪我做得稍过,其咎也是由他自取,既是一家,何不早点出头露面?

再说我也向他道歉了,可是他刚才几番朝我示意,用话语激我,看在诸位道友的面上,我都没有理他,如果他心思这么狭窄,那也没办法了,谁还惧他报复不成?我虽然不敢说无所畏惧,可是对一个先天期地旁门中人还没放在眼里。”

周轻云看了眼沉思地宋长庚,笑道:“这人虽然出身旁门倒也是满脸的正气,为了朋友可以做到这个地步也是不错,只是修道人不该如此恩怨太分明罢了,等这里地事情了结后我们找个机会将事情说开吧,几句话地事情,如果真闹出什么就不好了。”

宋长庚看着周轻云地如花娇颜微笑道:“师妹还是这么好心,说起来真是个不大地事情,等我救出了石生地母亲由她出面说说吧,这段时候我一直是东忙西忙地,也没同师妹好好聊聊,我这心里可是一直都想着师妹呢。”

“咳!!”秦紫玲在旁边重重地咳了一声,丈夫在自己面前就调笑别人让她很难看,周轻云更是面红如血地将头低了下去,齐灵云酸酸地看了两人一眼将头转到了一边,宋长庚一阵尴尬,秦紫铃一直沉默寡言地给人存在感不强,结果他一时间忘了她还在就调笑起周轻云来。

李英琼眼睛一转给他解围道:“他们愿意怎么样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这些闲事,我们管它呢,我们快办正经事吧,哥哥,这个沙母真的向他说的那么厉害吗?给我看看,要是好的话我和英男寒萼她们一人拿几个玩玩吧,呵呵。说完要过一粒沙母仔细一看,只见这个东西单个一个大如雀卵,乍看似乎是透明的,色如黄晶一样,可是再一细看,里面却又光霞潋滟,彩气氤氲,变幻不定,也不知里面有多少层数,心知是个宝物,就有了要留下地心思,自己看完后又将它传给了众人传观。

李英琼看着宋长庚手里地一把沙母,有点眼光迷离地笑道:“哥哥,这个东西,你看是不是,啊,我们分了吧,如何?”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且乘风去 诸天位面逍遥录 虎道人 这个师父贼带劲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我真是仙界萌新 修真棒打鸳鸯计划 证道诸天从武侠开始 九涅盘 灵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