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豆看书 > 武侠修真 > 血色蜀山 > 第十八卷 天星双环 第一百七十九章 替形挪移

第十八卷 天星双环 第一百七十九章 替形挪移(1 / 1)

.一夜无话,到了第二日夜间,整整一天都没有什么人来捣乱,有时候宋长庚心想:“看看我这个老丈母娘混得多好啊,敌人都没几个,那想象我啊!”

因为明日正午便是宝相夫人渡劫之时,郑八姑和诸葛警我他们见连日并无妖人来犯,也是大出意料之外,因明午便是正日,越发格外戒备,不敢疏忽离开,他们两个秦氏姐妹两轮流巡逻,而宋长庚则是在岛上和周围布置了一套防御阵法禁制。

入夜后,紫玲趁替换休息的时候,对宋长庚说道:“昨夜妖人用千年僵尸余气炼成的五鬼来犯,伏诛以后,据我与诸葛师兄他们推测,事已开端,妖人纵无余党偕来,别的邪魔外道定要赓续而至,尤其是那翼道人耿鲲,更是必来无疑。

诸葛师兄说,因此人最长于大小诸天禁制之法,只要被他暗中来此行法布置,不须天魔到临,便能用替形挪移**,将此崖周围数十里地面化为灰烬。

就是玄真子师伯的仙阵风雷,也未必能够禁他侵入,侥幸我们这次请八姑前来帮忙,有了他的雪魂珠,珠光所照,物无遁形。

他如行使妖法,借用别物代替,毁灭此崖,必被看破,仍恐破法时节,敌他别的法宝不过,我与小妹的飞剑也皆非其敌。

诸葛师兄的意思,这里你个和他还有八姑是主力,尚可应敌,他的意思无论峨眉和你有什么过往,请你全力应付。”

因近中秋,月光分外皎洁。景物清丽,更胜前夜,宋长庚看了看她们姐妹两个,两人的脸上都是担心和焦躁,心性浮动,事到临头的时候。虽然他们早就做好了各种准备,但还是焦急担心,他一把将满脸担心的紫铃和寒萼搂在怀里说道:“我知道你们是关心则乱,放心吧,我一定会全力应对。\\\\\\”

时光易过,不觉又交子夜,一轮明月高挂中天,海上无风,平波若镜。银光粼粼,极目千里,虽然距离正时越近,竟看不出有一丝异兆。

紫玲和妹妹一左一右坐在宋长庚身边赏月,忽见海地远处起了一痕白线,往海岸这边涌来,转眼间就离岸约有半里之遥,速度飞快。

快到岸边的时候,白线前边飞起一团银光,大若盆盂。直升空际,仿佛平空又添了一轮明月,光华明亮,流芒四泻,照得海上波涛金翻银浮,远近岩石林木清澈如画。

巡逻的八姑和诸葛两人见这光华浮而不凝,不是海中多年蜃蚌之类乘月吐辉,立知有妖邪来犯。刚打信号让紫玲他们仔细,倏地狂飙骤起。

那团光华好似飞星陨射,银丸脱手,直往波心里堕去。霎时间阴云蔽月,海涛翻腾,海里怪声乱啸,把个清明世界,变成了一片黑暗。

八姑、紫玲等人一见事变将临,自是戒备越紧,只有宋长庚依旧坐在地上。仿佛是没有看见这样变故一样。其实他是不担心,因为他知道无论郑八姑还是诸葛警我都不是好相与的。何况这里有自己布置的禁制,同时还有玄真子以前布置的禁制,对方成功地可能基本没有。

海涛翻腾间,八姑见天气过于阴黑,惟恐各人慧眼不能洞察,心念一动,就将同自己心神合一的雪魂珠祭了出来。

珠子一出现,立刻宛如明月升空一般,一片清冷的银光洒下,众人都感觉到心头一凉,刚才的惊讶和焦躁仿佛消失了一样,心头火气全无。

在雪魂珠的照耀下,忽见一个高如山岳的浪头直往岸上打来,光影里照见浪山中有好几个生相狰狞、似人非人的怪物在内。\\\\\\

大家一见妖邪来犯,寒萼立刻将自己的大衍七星剑飞将出去,眼看那浪山快要近岸,忽然一片红光像一层光墙一般,从岸前飞起,直往那大浪山里卷去,转眼浪头就被红光挡住后逐渐的平息了下去,这红光就是宋长庚布置地防御法阵。

而寒萼一时冲动飞出的大衍七星剑也没入红光之中,不知去向,那红光只闪了一闪,与那大浪头一齐消没掉。

大家见寒萼才一出手,便失了大衍七星剑,都大吃一惊,寒萼更是痛惜惶骇,不知如何是好,连使收法,竟未回转。

看寒萼已经有要哭的架势,宋长庚看了她一眼,拍了拍她的肩膀,一声长啸而起,化成了一道红光没入海中,只是一会,就见附近的海水剧烈地翻腾起来。

一会是巨浪排空,一会大小旋涡流转,时有闷雷一样的声音传了出来,好一会后,海上才风云顿散,一切归于平静,一轮明月又出,仍和刚才一样,更无别的异状。

四人正都测不透宋长庚的吉凶如何,忽见近海处海波滚滚,齐往两边分涌,映着月光,翻飞起片片银涛,顷刻之间,便裂成了一个两丈多宽的裂缝。

郑八姑还疑是妖邪将来侵犯,飞身凌空而起,将手一指,雪魂珠飞将出去,一团明亮的光晕照耀下,就见刚刚地分水缝中,宋长庚一身白衣飞来。

他的两手各夹着一个怪物,吱吱怪叫,大家定睛一看,又惊又喜,八姑也连忙将珠收起,未及她招呼众人,宋长庚已飞上岸来。

一上岸,宋长庚就将手臂上夹的两怪物丢了一个在地上,伸手在乾坤袋里拿出来两条绳子,用手一指,那绳子化成了两道红光飞出去,自动地缠在怪物的身上,见绑好后,他又自乾坤袋里拿出来寒萼的大衍七星剑来。

看见自己的宝剑又被夺了回来,寒萼一声欢呼,一把接过大衍七星剑轻轻地摩挲着,高兴地说不出话来,她对这剑可是爱若性命的。

宋长庚也不同大家说话,看了这两个妖怪一眼,低头沉吟了一下,转头向宝相夫人所居的山洞看去,忽然他御气凌空,直往宝相夫人所居地洞前飞去。

众人也顾不得看清那两个水怪形状,忙即起身,驾着遁光跟在后面,眨眼便入了阵法中,诸葛警我见宋长庚神色不对,知道怕是出了什么问题。

见他到了洞口,走入阵内,忙上前将自己师傅布置的阵法门户移动,准备放开通路时,猛觉阵中风雷禁制已经没有可,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暗中破去,心中不禁大惊,他和其他人都没想到,自己这么巡逻怎么还能让人潜进来?

郑八姑本来和大家一起追随宋长庚入内阵没有多远,快到洞口的时候,八姑一眼望到左面几株杉树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座人力堆成的小山,那形状和宝相夫人所居地小岛崖洞形式一般无二,只是微缩了许多的尺寸,宛如一个模型一样。

看到这个东西,她猛的想起来大小诸天禁制之法中的替形挪移**,而翼道人耿鲲刚好是最长于此术,她不禁失声道:“不好!”

宋长庚也看见那里的古怪,他本来还是怀疑,所以过来看看,没想到真的出了问题,没空多想,他已直往那小山奔去。

到了近前,他将两手一搓,运起来自己的玄阴血焰神罡,只见他手里飞起一团红光,顷刻间就将那小山模型罩住。

而被他扔在地上地两个妖怪中地一个人头鼋身的,忽然口中长啸了两声,胸前忽然伸出一只通红地光芒大手,朝海沙连忙扒了几下,瞬间就扒成了一个深坑,而这个妖怪立刻直往土中钻去,顷刻全身钻人地下,等大家转头起看的功夫,那妖怪已经不见了踪迹。

秦氏姐妹和诸葛警我都跳过去看个究竟的是,宋长庚和郑八姑都不禁对望了一眼,都知道事情恐怕出来了变故了,他们没想到对方不是强攻而来。

转头间宋长庚忽然看见那小山模型居然逐渐缓缓往上隆起,一会竟然离却地面,虽然被他的禁制压着,很慢很吃力的在动,但是确实是在移动。

他仔细一看,发现在小山模型的底下居然就是土遁跑的那怪物,如今已从土中钻出来,正将小山模型驮了起来移动呢。

这个小山模型通体不过数尺高而已经,怪物驮着,竟好似非常沉重,爬行迂缓,显出十分为难神气,不用看他也知道,除了自己刚才加的禁制肯定还有其他的法术在上面。

那怪物见宋长庚看他,便吭哧吭哧地说道:“求上仙饶我们一命如何?我这就把这禁制移走,我们也是被逼无奈才帮助他的,如今上仙比他厉害,求您帮我们一次吧。”

怪物说几句话的功夫,已经是喘气如牛了,它不时回首望着宋长庚,仿佛负重不堪,眼中全是乞怜之意,宋长庚一手指定掐诀帮助它减轻禁制,一边喝道:“拿这么一点劳苦换你命?你到是好算计,不过看在你能临阵倒戈的份上,我就饶你一命。”

正说间,就听天际似有极细微的摩空之音,几个都抬头一看,只见月光底下,有一点白影,正往崖前飞来,快离海岸不远,便有数十道火星,直往众人头上飞星一般打下。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且乘风去 诸天位面逍遥录 虎道人 这个师父贼带劲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我真是仙界萌新 修真棒打鸳鸯计划 证道诸天从武侠开始 九涅盘 灵田笑